有一天我在早餐店吃早餐時看見報紙上出現一個熟悉的名字:「葉百融」。
標題是:「清大學生葉百融強姦女同學,辯兩情相悅,檢求處兩年徒刑。」

不好意思,我是開玩笑的。
而且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現實生活中的強姦罪為什麼都判這麼少?應該老二直接割掉然後撒鹽巴沾醬油做成老二沙西米餵他自己吃下去啊他媽的。

抱歉我離題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3. 彷彿

感覺得出來拍照片的人有一種觀天下的氣勢,
彷彿她的存在是上帝的視角,
彷彿整張照片的構圖完全依她的安排在進行,
彷彿風是依她的指令偶爾吹偶爾息,
彷彿我就是那個被線牽住的木偶人隨她擺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認識顏芝如的時候,她有個男朋友。
這再正常不過了,這麼美麗的女孩子沒有男朋友的機率大概比廖神學長變得不白爛的機率高一點點而已。

她跟我同年,唸世新新聞系,她想當記者,最好可以跑體育線,因為她喜歡籃球,更喜歡棒球。問她喜歡哪個球員,她說:「鈴木一朗」。

為此我去翻遍了鈴木一朗的資料,幾乎背得滾瓜爛熟。認識她這年是2002年,鈴木一朗從日本職棒轉戰美國大聯盟西雅圖水手隊的第二年,第一年時他拿下美聯新人王,美聯MVP、盜壘王、安打王、打擊王和金手套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她」很美。

多美?
美到凱聖看著她流口水,美到百融當下就想為她寫一首詩,美到其他的男性顧客都不自覺地多看她幾眼。

美到我覺得自己的世界因為她的出現瞬間安靜了下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三那年的校園演唱會,是政業的樂團第一次登台表演的時候。
樂團成立了整整一年,五個團員們努力寫了二十七首歌之後,他們終於有機會在面對幾千人的舞台上,貢獻出他們的第一次。

演唱會安排他們在歌星中場休息的時間上台串場,僅僅只有十分鐘。但這十分鐘對政業和他的樂團來說,或許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個十分鐘。

那次演岀之後,政業的樂團得到了台北市兩間地下音樂PUB的固定表演機會,每週一次,各唱兩小時。酬勞其實不高,但他們說,只要有舞台,其他的都不重要。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暑假過後就是大二了,廖神學長邀我跟政業一起住。
「我兩個室友都搬走了,你們跟本神有緣,我們來當室友吧。」他說。

看了他住的地方,我嫌吵,政業嫌小,於是廖神學長退了租約,跟我們另外找了一間三房兩廳兩衛浴的老式公寓。

公寓在三樓,三十年的房子了。老歸老,但很幽靜,也很乾淨,從樓梯間的整潔就看得出來鄰居都很用心在維護的痕跡,每一戶都有盆栽,整排的連棟公寓綠意盎然。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 超級大絕招

因為我跟他的補習班不同,
我根本不知道那女孩是誰,
當然百融也不知道。

他說成敗與否,在此一役,講得好像要打仗一樣。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生活常有太多的不愉快了,
像是在暴風雨中求活。
於是,我在心裡築著堅強的堅牆
努力讓自己住在晴天裡。」

這是君儀的名片檔,每次上BBS站,我都會查詢她的ID,然後讀一遍。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漸進曲 (4)

政業喜歡君儀的事情後來被我發現,頓時晴天霹靂!
有多霹靂?比霹靂布袋戲還霹靂!

大一上學期還沒結束,君儀就寫信給學長暗示了自己對他的情愫,沒想到學長竟很快地約她出去吃飯看電影,她高興一半,「耶。學長也喜歡我嗎?」,卻又猶疑一半,「但他不是喜歡另一個學姊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一冬天某個早上,凱聖他們班跟淡江大學的女生辦了一個聯誼,身為召集人兼主辦人,他必須負起出遊前探路的責任。於是他打電話給我,要我陪他一起去探路排行程,目標是陽明山和金山老街。

凱聖這個人是標準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他找你一定有事,他沒事的時候就像在地球上消失。

好死不死,我們約好探路那天剛好有個寒流報到,他從新莊輔大數十里迢迢到外雙溪來找我,結果氣喘病犯了。

我跟他從高一就認識了,結果到這天才知道他有支氣管氣喘病。我開始在腦海中翻閱回憶,確實以前我跟百融約他打籃球的時候,他都只在旁邊替我們撿球,我們以為他只是對籃球沒興趣,從沒想到他是個無法劇烈運動的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