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某天翻開報紙,斗大的幾個字紮實地吸引住我的目光:「華崗之狼假釋確定」。

「我的天!」這是我當下的反應。感覺像是一個已經退伍的男人,突然又接到兵單一樣的驚訝。那時我有一種預感,這一陣子,網路上一定會充滿了討論這件事的文章。

果不其然,台大批踢踢實業坊當天晚上的某些看板變成了戰場,好多好多人為了這隻狼到底該不該離開監獄吵個不停。不過怎麼看都實力懸殊,贊成華崗之狼假釋出來唸書的人數與反對的人數相差太多了。那像是一個小隊的人遇上了百萬大軍一樣。

那個小隊有個名字,叫做人權團體。感覺上是一個極度光明神聖的團體,請注意,我用的詞彙是「極度」。他們極度地正面、極度地仁慈、極度地相信人總是善良的、極度地認為人有一種神授予的權利,是「任何外力與壓迫不得抵抗之」。基於這些「極度」,他們主張每個人永遠都有重生的機會,哪怕是曾經犯下多大的錯誤。只要你是「人」,你就絕對擁有「神授予你的權利」。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人都是一樣的,面對同一種情況;同一件事情;同一種痛苦與憤怒;甚至同一種無奈或仇恨,撐到最後再也無計可施時,就是放棄了。

所以當政客們一再地腦殘智缺、說話不經大腦,一堆院長部長局長委員等等的講話跟放屁一樣,今天放了這種臭味的屁,明天再放另一種臭味的屁,當所有人都已經嫌惡到不想再面對他的臭氣衝天時,他還以為自己的屁真是千變萬化,好不熱鬧。

不過,今天我不是來罵政客的。寫專欄一年多了,我發現最難寫的專欄就是扯到政治,但難的部份不是發揮有限或是題材窘悶,而是永遠寫不完。

所以我今天要罵什麼?我要罵中華職棒聯盟跟球員,還有一堆腦殘智缺愛賭博又只想贏的無恥惡徒。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這是一篇寫給台灣所有政客的信,不管你是議員、立委、文武官員、某某長官甚至是院長、總統、副總統,還有各政黨的老大們,我於心有感寫這篇專欄,不奢望你們看見,不奢望你們了解,只求一件事情:「請你們做該做的事。」

筆者正在寫這篇專欄的同時,謝長廷宣布了他的副手,一如所有人一開始就已經預測到的一樣,這個人就是好幾個月前“非常非常明確地拒絕謝長廷”的蘇貞昌。

我看著電視新聞,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這時旁邊我的朋友說了一句話:「一部爛戲終於完結篇了,但另一部爛戲接著上檔。」

那一剎那間我好佩服我的朋友,他一句簡單的話輕輕鬆鬆地道出了幾個月來全台灣人民的心聲。而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只有被迫;而且是強勢地被迫收看這些爛戲。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最近我很心疼一些孩子們。孩子們指的是現在已經紅到不行的星光幫,還有一大堆一大堆數都數不盡的想成為星光幫一份子的孩子們。

或許我一個大男人說我心疼那些小男生感覺上是噁心了點,這些我承認,但是我還是沒辦法不坦承我真的是心疼。心疼什麼?心疼他們被玩弄。

一天跟朋友一起出去吃飯,那家餐館的電視正在播著某台的新聞,新聞播到楊宗緯過去寫過的情書被媒體翻出來了。朋友正一口白飯一口雞腿的大快朵頤著,看到這個新聞突然停止了動作,臉色一沉,眉頭也皺了起來,等他把一整段約兩分多鐘的新聞看完時,他指著電視,然後眼底有些冒火的問我:「幹!這是三小?這也能是新聞喔?」

對,我知道你現在的感覺,他說話很粗沒錯,但我必須向你坦白,我也一樣說話很粗:「幹!你才知道媒體如此地墮落喔?」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最近蠻多朋友的老婆都已經進入待產期,甚至我在寫這篇專欄的前兩天,才有一位高中時的女同學剛生了孩子,是一個女嬰。姑且,我們稱這位新手媽媽叫阿美好了。

我在偶然中有幸陪阿美跟她的老公在一個多月前一起到百貨公司買了一大堆嬰兒用品,那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搖籃嬰兒床還有一堆嬰兒服,讓我們同行的三個大人是提到手快斷掉,走到腳快軟掉。當下真的只有一種感覺,「天啊,養個孩子真不簡單!」

是吧!我說得沒錯吧?養個孩子真是不簡單!那是他們之間的第一胎,沒經驗的夫妻兩到處問別人怎麼辦,因為夫家的親人大都在國外,而阿美的父母親是做生意的,沒什麼時間來幫他們的忙,所以他們兩夫妻還真是什麼事都自己來,連孩子出世那天,都是救護車送阿美到醫院的。(陣痛比預產期早了十五天)

我到醫院看阿美的時候,她的老公正坐在病床旁邊拿著一張名片,他手邊還有一堆資料,我拿起那資料一看,都是電話號碼,每個號碼前面的頭銜都是某某老師,某某居士,某某隱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後來,我常常不自覺地掉眼淚,因為我總是幻想著你會伸出溫柔的手來替我擦。當我看見鏡子裡的我又是兩行清淚掛雙頰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對你已經無法自拔。



所以,已經八年了,我倆已經沉默的夠久了。如果你是因為覺得大麥比你優越,家境比你好,才華比你優秀,所以你不忍心向我告白的話,那就由我來吧。畢竟我已經是個年近三十的女人,我已經不需要去在乎少女的矜持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跟大麥在一起的事情,漸漸地在我的同事們之間傳開了。她們每個人都很好奇到底是誰溶化了我這座冰山。當她們在下班後看見一輛黑色BMW停在公司樓下,而且總有一個高高帥帥的男士站在車旁,他會為我開門,然後等我坐好,再為我關門,接著他回到駕駛座,很快地駛離公司大門,她們便說「哇,真是個風度翩翩的公子哥啊。」



偶爾大麥因為工作忙,會開不完,所以我會硬是拗你來陪我吃晚飯。雖然你總是開玩笑地說「我怎麼可以跟老闆娘單獨去吃晚飯呢?」但是你知道嗎?這句玩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尤其是從你嘴巴裡說出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麥對我的喜歡,我想你早就知道了吧。在你還在當兵的時候,他對我展開的追求攻勢一度讓我無法招架。甚至你還對我暗示過「他可是小開呢!」。你看,你又變笨了,如果我只在乎自己以後能當個少奶奶,那麼我何必等你這麼多年呢?在這裡我必須跟你坦白,曾經有那麼一剎那,我寧願我從不曾遇見你,那麼我便可以自由自在地接受別人的感情,而不是等待你給我你的感情。



但我並不是自由的,因為你。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但是,你也是個可愛的男人,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迷戀你的原因之一。當大麥要你決定一個英文名字好方便印名片的時候,你竟然打電話問我說:「喂,如果我決定英文名字叫Nokia會不會很奇怪呢?」



你難道不知道憋著笑意對一個正在開會,一句話都不能說,甚至動作不能太大的女孩子是多大的折磨嗎?當我開完會了,終於可以回電話問你為什麼要取名Nokia的時候,你告訴我的答案又讓我笑了好久。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只是,你所謂的那個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一直到畢業你去當兵之後,依然沒有人知道答案。



而我的等待,也漸漸地石沉大海。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親愛的你,其實,原本我只是想藉著這封手寫信跟你說幾句話的,但寫到這裡,遲鈍的我才發現回憶的洪流早已經把我捲進去。這或許會是一封很長很長的信吧,我有這樣的預感。或許是今後能再跟你相見,然後把這些話說完的機會已經很難再有了,索性讓我用這封信說完吧,至少“寫”這個動作對我來說是安全的,因為我不需要看著你那雙會放電的眼睛。



我坐在一個人住了五年的小套房沙發上,看著在我左腳邊的小櫃子上那支你送給我的N76手機,有著類似法拉利紅的醒目顏色,你說,我真的很適合紅色,尤其是我偏白的皮膚搭上亮紅色的衣服,若在人群中一定可以很快地把我找出來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在寢室的燈都已經關上,只剩下小梅的桌燈還因為她要趕出隔天要交的報告而亮著的深夜裡,看著規律跳動的牆上大鐘裡的那條細細的秒針,回想著那天下午你的笑容,為什麼會讓我有心跳多跳了幾下的感覺呢?



想著想著,另一個室友阿芳突然說了一句夢話,這已經是她當我室友之後第N次說夢話了。不過雖然是第N次,但總是能嚇壞我們全寢室的人,因為她的嗓門不小,甚至小梅每每都被嚇到整個站了起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很驚訝,是嗎?」關....喔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他從一開始就不是關老闆。

『這....』我手上拿著信,說不出話來。

「關閔綠自殺了,十年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

『怎麼......?』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0) 人氣()

這時咖啡館走進來一個女孩子,年紀看起來比我稍微大了一點。她走進來的時候我

有點嚇一跳,因為牆上的時鐘指著四點五十分,而且這是凌晨。


「妳要去晨跑了?今天怎麼這麼早?」關老闆對著那個女孩子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因為上一場台北的簽名會被颱風吹走了,於是出版社與我決定再補辦一場,不能對不起台北的讀者朋友。


時間:12月8日(六)下午 3:30 ~ 4:30

地點:紀伊國屋書店 微風店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六弄


最後一杯咖啡已經見底,

小綠已經睡得不省貓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