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從http://sports.yam.com/tsna/sports/200806/20080625191391.html看見的新聞。


日前經過媒體披露,參加北京奧運的韓國原本將預選名單縮減為46人,不料韓國媒體突然發現,韓國職棒向國際棒總(IBAF)提報的名單卻是新版本的60人名單,並且有刻意隱瞞的動機。


韓國《聯合新聞》今天(25日)報導,韓國野球委員會(KBO)與大韓野球協會(KBA)在6月15日向大韓奧運組織委員會提報60人名單。令人疑問的是,韓職在3月先公佈100多名預選名單,4月28日第2次縮減為66名,第3次預選名單則是在5月26日公佈為46名,卻在6月中旬又提報60人名單,明顯刻意利用媒體來誤導其他國家的情蒐作業。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樓下那一篇,是我在時報周刊的專欄。為什麼我這時候貼出來?坦白說,因為我受不了了。

我每天都會收到問我「怎麼寫好文章?」、「怎麼寫好小說?」的留言或是信,這樣的信我已經收了十年,坦白說,我已經沒有耐心再回復這樣的信件和留言了。

不過,請不要誤會,我所謂的沒耐心不是我「不想教」或是「不願意教」別人怎麼寫,或是「不願意分享寫作經驗」。我真的真的很樂意分享我這十年來創作的經驗,真的非常樂意。

我所謂的沒耐心是我真的沒辦法再拿出耐心跟每個寫信來問這些問題的人說:「你寫完了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那個……吳大哥,我想寫小說。」'「吳大哥,怎麼寫出一篇好文章?」在我的信箱和blog裡收到這樣開頭的信和留言,可以說是家常便飯。

從2000年我出版第一本書開始到今天,我接過不下千封「我想寫小說,教我怎麼寫」、「我的文章都寫不好,怎麼樣才能寫得好?」的信,坦白說,這麼多人都希望能加入創作的行列,我真的很開心,但「你們真的想寫嗎?」

以文壇老前輩的標準來看,我的寫作其實是沒什麼實力可言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從踏入出版界以來,抓到機會就要強調「我不是作家,請不要稱呼我為作家」這句話的原因。

因為作家兩個字是一種無上的頭銜,我沒有資格被冠上這個稱號,我只是個半調子。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一張卡是要吵多久?

立委是都沒事幹了嗎?台灣是已經好到世界第一所以國會跟行政院都沒事做了是嗎?人民的生活是已經好到每天爽歪歪過日子薪水還高到一個不行是嗎?經濟、油價、通貨膨脹、原物料漲到翻過去、股市將要跌破八千一百點、人民荷包縮水、前幾天的中南部雨災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了是嗎?以上這些都不講,就拿最基本的那些坑坑洞洞一大堆的馬路問題來說就好,是都已經補平了是嗎?到底我們還要看見多少人因為馬路有洞摔車的新聞?

立法委員們!你們一天到晚開記者會說這個人有綠卡,說那個人有某某國家的居留權,花這些社會成本跟人民血汗錢去做這種無聊低級的事情到底是哪裡讓你們覺得自己有為民喉舌兼爭光呢?把這些錢拿來解決一些中低收入戶的問題會不會比較實際?

我實在不太明白為什麼人類竟然會有「退化」的演變過程,我說的是立委們。不管是藍的還是綠的,吵綠卡黃卡紫卡還是電話卡到底意義在哪裡?明明身為人為什麼要因為政治讓自己慢慢退化成「不像人」呢?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http://tw.youtube.com/watch?v=MenVQLHOfr4&feature=related

你可以再誇張一點,喵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http://tw.youtube.com/watch?v=kTYiEkQYhWY

我覺得它會讓我不停地跟它說話,我覺得它根本就不只是車子。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差點掉下眼淚,在戲院裡的時候。走出戲院時有點後悔,為什麼我不讓眼淚掉下來?

坦白說我不知道在眼眶泛紅的當下為什麼要去忍住它,不過我心裡滿滿的情緒與感受倒是為我挽回了一點遺憾,我是說沒有哭出來的遺憾。
當然啦,我不是說看九降風一定要哭,我要說的是:「曾經擁有的青春值不值得你掉眼淚?」

九降風,難得的好電影。不管是哪一部份,我都認為它已經全部到位了。雖然片中有些地方還是有因為時代變遷過後而無法改變的痕跡產生的bug,但我並不想在雞蛋中挑骨頭,它就是好,而且是難得的好。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6 ※ 夏日之詩

點一根菸,正在燃燒著的不只是菸草,
還有情緒。
寫一首詩,正在著墨著的不只是字句,
還有生命。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25

到了新的公司之後,我的工作其實並不如我原本設想的,「就差不多一樣的內容」,上司希望我能從客服工程師開始做起,並在徹底了解公司的機器之後,轉當業務。

上面的人交代,下面的人就是執行,對於命令,你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也沒有時間噓寒問暖打哈哈,當你在制度優先的公司工作時,這就是絕對的首要領悟。

幾個月之後,我摸熟了公司的系統,被命令立刻轉戰業務。大概是天生長得比較誠懇,而且說話不會油腔滑調,還有我幾乎兩天就會刮一次鬍子的關係,我的工作進展得還算順利,收入與獎金也是以前工作的三到四倍(中誠說,這跟刮鬍子沒關係)。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4

很久前的某一天,在跟中誠聊天的時候,他跟我說,他作了一個夢,夢見有個神來找他,要給他一種魔力。

「什麼鬼啊?」我說。

「不是鬼啦!我說的是神!」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

但是我跟佩華並沒有在一起太久。幾個月之後,我們回到同事之間的正常關係。在這之前,我們會牽著手去散步,牽著手去逛街,牽著手去看電影,當然也會牽著手把來到我家,或是去到她家,激情地在床上享受假裝擁有的愛情。

對,假裝擁有的愛情。

我們都認為,在某些情境與氣氛之下,沒有人能進入我們的世界,在沒有百分之百地確定彼此的關係之前,我們不去觸碰這個可能會破壞默契的問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