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九十公里時速的球道很多人要打,我排隊排到有點抓狂。然後旁邊的一百公里、一百一十公里、一百二十公里、一百三十公里也都一樣,至少都排了五個人以上。

一枚代幣二十一顆球,每一顆球之間間隔六秒,就有一百二十六秒,也就是一個人要打兩分多鐘,五個人就要打十幾分鐘,光是站在那邊看,身體就冷掉了,進去打肯定打不好。

我是說我啦,如果是棒球高手,就算身體冷,只要一投幣,隨便打都比我好。

一百四十公里的球道,只有一個高手在使用。我看著他一次又一次把球打得又高又遠,那擊球的聲音更是嚇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1) 人氣()

紅豆湯加芋圓很好吃,尤其是小希買的。梅格萊恩還是被撞飛了,沒辦法跟已經放棄天使身份的尼可拉斯凱吉在一起。

沒辦法,那是電影,是已經拍完的電影,不會有其他的結局,他們就是不能在一起。

如果人生就像電影,那麼誰跟誰能在一起,是不是也都照著劇本來呢?
如果是,那劇本是誰寫的?劇本裡的角色會不會再被撞飛?劇本裡的天使會不會掉眼淚?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過年後,出版社訂好了我的新書出版日期,在二月底。
如玉打電話給我,要我去簽新書的合約,我們約在她的辦公室,下午三點。

到了出版社才知道,他們計劃要辦一個新書發表會。
對於新書發表會我雖然不陌生,但是每一次面對媒體,還是會有點怪怪的。唉,我就是這種不太會跟媒體交際的人吧。

「能不能不要發表會,發新聞稿就好了?」我問。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 6‧暮水街的三月十一號

一年的時間對一個人的生命來說,佔了多少份量?
而一個人在另一個人的生命裡,又能佔多少份量?

是時候該說再見,就是時候接受離別。
只是………說再見的當下,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吃了一頓很有學術研究味道的晚餐。
因為我們的話題,在講「詩」。

我只是個會寫文章的人,「詩」對我來說有難度,雖然我也寫過。
會寫文章不表示一定會寫詩,但我有把握會寫詩的人一定會寫文章。

如果文章表示集文化之大成,那麼詩就是集文章之大成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十二月了,台北好冷。
在走路的時候無意間會不小心碰到小希的手,我能感覺到她的冰冷。

她用一個桃紅色的圍巾包著自己的脖子,在那張被冷空氣凍白的臉上,透出跟圍巾一樣的紅色系。

有時候,圍巾會蓋住她的嘴巴,只露出她的眼睛跟鼻子。那個樣子的她,真的很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個男孩叫忠哥,每天只會笑呵呵 說:
什麼觀光?

阿尼不要每集都死,好嗎? 說:
哎呀,你不懂!

有個男孩叫忠哥,每天只會笑呵呵 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5‧你可以牽我的手

行人用的綠燈,小綠人在奔跑著了。
剩下五秒,我們還有一整個路口要過。

我一邊急著過馬路,一邊擔心她沒有跟上我的速度。
念頭一轉,我加速跑過了路口,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多少人可以用“我很榮幸”四個字來對前一個情人說:「曾經當你的情人,我很榮幸」的?

又有多少人可以“被”覺得榮幸,曾經別人當過自己的情人的?

前者與後者的差別在哪?其實完全沒有差別。
因為他們都覺得,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開始記得小希的香味,是在我要回高雄的那天晚上。

阿忠傳來的訊息真的嚇了我好大一跳,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莫名其妙突然要開刀。我立刻回撥電話,卻一直打不通。於是我二話不說立刻搭車回高雄,是小希載我去車站的。

然後隔天我至少罵了阿忠十個以上的幹字,因為他只是開刀割了盲腸。
不過現在想一想,如果他沒有在這時候割掉那條盲腸,我可能永遠都不會鼓起勇氣對小希說:「我喜歡妳身上的味道」。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小希是那種見過一次就會忘掉一次的女孩子。

今天你第一次看見她,你知道她就是長這樣,但是明天你就會忘了,然後會一直到下一次再見到她,你的心裡就會有個聲音對你說:「嗯,她就是小希,她就是長這個樣子」。

要一直累積到一個程度,你才會真的在沒有見到她的情況下,完全記得她的樣子。我花了多久的時間記得她的樣子呢?我自己也沒去注意。我只記得我們一起吃飯,然後她說要去上洗手間,她一離開座位,我就忘了她的樣子了,但等到她回來,我立刻又記得她的樣子。

小希說這是我的老年癡呆症提早發作。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有一些小說的橋段,讀起來像是一封信。
而有一些信的內容,會讓人以為那是在寫小說。

網路上有很多很多很會寫東西的人,有時候在上面亂逛,也會三不五時逛到可以稱為高手的部落格。這些高手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總是能在文章的第一段就抓住人的視線。

養一隻貓能寫出什麼樣的心得?
如果這是一個作文題目,那麼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會從貓小時候有多可愛開始寫起,然後寫一些牠的特徵,寫一些牠的調皮或是安靜,寫一些牠平常的習慣,或是牠曾經讓你很擔心的那一次經驗。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4‧榮幸

有多少人可以用“我很榮幸”四個字來對前一個情人說:「曾經當你的情人,我很榮幸」的?

又有多少人可以“被”覺得榮幸,曾經別人當過自己的情人的?

前者與後者的差別在哪?其實完全沒有差別。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六月了,在暮水街的生活滿三個月,小希還是一樣每天上班下班,然後晚上去上瑜伽,她女兒還是會在她回家之後衝出來,牠脖子上的那個鈴鐺聲音依然熟悉。

而我的創作量依然停在兩千字。
如玉快要對我開槍了。

「寫作是一種任性的職業,也只有任性才能寫出好作品。」這是我從事職業寫作以來,一個很重要的心得。當我把這個心得告訴如玉……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封簡訊讓我徹夜難眠,阿忠說,這是身為公眾人物的悲哀。

「當一個作家的女朋友,其實已經算是簡單的了。看看那些歌星明星的女朋友們,哪一個能真正曝光的?某數字週刊一天到晚跟來跟去,要約會還得拉一大堆朋友一起來當幌子。」阿忠說。
「我不是歌星明星。」
「你是出版界的明星。」他指著我的鼻子,肯定的說,「其實宜珊的反應很正常,誰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被別人摟來抱去的?她上網隨便搜尋一下“阿尼”兩個字,立刻就會出現一堆你的那些瘋狂讀者的部落格或是留言板,然後上面貼著她跟你的照片,下面還有註解說“我跟阿尼的合照耶,我簽著他的手,超開心!超開心!”」他一邊說一邊還做表情動作。

這個道理我當然知道,我也不能接受我的女朋友被別人摟來抱去的。說得更自私一點,我管她是不是明星歌星還是什麼界的什麼星,只要她是我的女朋友,我就沒辦法接受她被別人摟來抱去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