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八月的時候,溫哥華的重頭戲就是國際煙火節,那天溫哥華會擠滿了國內外來欣賞煙火的遊客,人多到一個誇張的程度。

本來我是不知道的,第一年剛到溫哥華的時候,被同事拉著一起去看,他們跟我說住在溫哥華沒看過國際煙火節就是遜爆了。我這個人對於沒做什麼事就遜爆了這種說法其實一點都不在意的,反正遜就遜,我又不會少一塊肉。但是同事的盛情邀約之下,我答應了他們一起去看煙火節,不過條件是我不想結束後再趕公車,他們必須載我回家。

結果他們跟我說:「別想太多,那天的人會多到你或許根本就沒辦法搭得上公車。」

他們是對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記得有一次跟靜宜一起吃晚飯的時候,她看著電視裡的汽車廣告,在說著那部車有幾匹馬力,還有售價便宜,欲購從速等等之類的台詞,她突然轉頭問我一個問題。

『如果哪天,我離開你了,你當下會有什麼感覺?』

我麵剛放進嘴巴,速速速地吸了一半,抬頭看了看她,再看一看電視廣告,然後我把麵吐出來說:「這跟那廣告有什麼關係?」

『小洛,你好噁啊,幹嘛把麵吐出來?』她的表情嫌惡著,看了看我碗裡的麵。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5. 如常

你知道有些人不管多麼如常,像空氣一樣在你的四周,
你以為每天早晨睜開眼睛就可以看見。

可是,當他走了,
比一場春雪化得還乾淨,一絲痕跡不留,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十年前的我們都還只是剛退伍的小伙子,二十四歲不到,社會歷練零分,身處在人生最尷尬的一個時期,在很迷惘的現在懷念著過去,又在不敢改變現狀的情況下想像著未來。

好像什麼都卡住了。

「還是學生」四個字對我們來說已經過去了,學生的光環一卸下之後就開始感染社會現實的輻射塵,雖然男生還有當兵的階段,但迂腐的部隊生態並不會讓我們多學到什麼東西能運用在社會競爭上,雖然我承認挺得過部隊壓力的人進社會之後抗壓性會增強。

社會現實的輻射塵是一種社會人都會染上的病,抵抗力好的人就能很快地適應,抵抗力不好的人就一直在原地踏步裹足不前,抵抗力更差的人則是很快地就被淘汰,幾乎沒有讓你喘息的空間。有夢想有遠見而且敢衝敢實踐的,或許很快地就會踏上一道浪頭,並快速地推往成功那個方向,而我們都是最平凡的那一層,只求一切平穩安康。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然後,那只不過是一種瘋狂的行為罷了。
但不可否認地,年輕時的某些瘋狂會成就回憶的美感。

睡在沙灘上其實並不像電影那樣浪漫美好,因為戲總是可以拍得很漂亮,人總是可以在螢幕裡看起來光鮮亮麗,但當你一但真的去嘗試,感覺並不會如戲一般。

舉個例子吧。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2001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退伍。
這對我跟屁仔還有小陸來說,是一件人生大事。相信對每一個當過兵的的人來說都是人生大事。

我當兵的一個學長,大我二十梯,也就是早我十個月入伍。他跟其他的學長不一樣,他不罵人,不操學弟,不喜歡別人把他當成怪物看,更不喜歡別人對他打招呼的時候說:「學長好。」

「你甚至可以用幹XX來對我打招呼,但是不要讓我聽到學長好三個字。」他說。他認為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他只是比別人早進部隊,這只表示自己比別人早一點出生或是早一點入伍而已,並沒有什麼地方比別人厲害,而學長學弟制只是一種迂腐的陋習,根本就不值得遵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知道那首詩妳到現在還留著,因為妳說那是一個開始。

就像屁仔在追屁嫂的時候,他送給她的定情禮物是一隻捏了會發出放屁聲的猴子玩具,雖然屁嫂非常討厭那隻猴子,但那是他們的開始。

就像小陸在追渝惠的時候,他送給她的定情禮物是一封手寫的情書,但屬名卻是佛洛依德。渝惠後來要跟小陸結婚的時候還問小陸說:「我是要嫁給你?還是嫁給佛洛依德?」但那是他們的開始。

這些是我到了溫哥華第三年的事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的外公,狀況不太好。

上一次出院回家之後,一切都好轉了起來,原本完全是行動不便的,卻好轉到可以自己拿著拐杖去公園走路運動。
看到外公住在我的房子裡能這麼開心,我心裡只有一個爽字,家人們也都很高興。

可是,他的病不想放過他。
上個禮拜,他又回到醫院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1) 人氣()

※ 4. 相愛

『那我們要去哪裡蜜月?』
「都可以,只要不是溫哥華。」
『那我們要去幾天?』
「都可以,只要別玩到破產。」
『那我們要生幾個小小洛跟小靜宜?』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想到有妳的咖啡館,想到沒有錯小姐,想到阿尼,就會想到遇見妳那一年那些美麗的日子。

我想,這又是一個想妳的夜晚了。

房東太太在我住滿了一個禮拜之後才想起來那四口電磁爐是壞的,他叫人來修那天我剛好買了第二十個潛艇堡(Subway)回家,那是第七天的晚餐,我的印象深刻,因為那堡裡面的牛肉是臭的

在溫哥華,潛艇堡的店多得就像台灣的麥當勞,噢不!是比麥當勞還要多。反而在溫哥華看不見幾家麥當勞,7-11更是少之又少,而Starbucks是你最好的鄰居。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然後,我坐在位置上發抖,發抖,發抖,再發抖,就這樣一直抖到晚上十一點,她要下班了。

我想了一百種話術,一千種方法,一萬種形式,但是卻只想到妳的十種回應。
第一:對不起,我不能收下。
第二:謝謝你,我很喜歡阿尼,但我還是不能收下。
第三:這阿尼好可愛,但我不能拿。
第四:你有這個心,我就很高興了,抱歉,我不能拿。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又過了一個禮拜,同樣是軍人的休假日,同樣是戴著那頂Nike的運動帽,同一個位置,同一間咖啡館。

唯一不同的,是妳並不在吧台裡。

我獨自坐在位置上,猜想著妳是不是會晚一點上班?或是妳今天根本就不會來上班?還是,上禮拜已經是妳最後一天上班呢?幾個小時過去了,天也已經黑了,我這才鼓起勇氣問了妳的同事說:「請問,平常在吧台工作的那位小姐,今天會來上班嗎?」

『厚……好多人問她喔。』妳的同事這麼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隔了一個禮拜,我又回到有妳的咖啡館。
這一次妳依然待在吧台裡,不時抬起頭看向門口,只要有客人進門,妳一定是第一個喊出歡迎光臨的。

我喜歡聽妳喊歡迎光臨,我喜歡妳的聲音,我喜歡妳的馬尾還有妳笑起來的樣子,和妳那一副戴起來像是國文小教師的深色眼鏡。

但妳並不記得我。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 3. 追求

我喜歡聽妳喊歡迎光臨,我喜歡妳的聲音,
我喜歡妳的馬尾還有妳笑起來的樣子,
和妳那一副戴起來像是國文小教師的深色眼鏡。

但妳並不記得我。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我第一次看見雨刷正在刷著的不是雨,而是雪。
感覺很神奇。

計程車停在房東太太家的門口,時間是晚上的八點。
本來我是要搭公車的,但是我找不到等210號公車的站牌,我只從機場搭了98B-Line到了市區,下車之後我就一整個不知哪裡是天南哪裡是地北了。

我拉著兩個大行李箱,天空正在飄著雪,我不知道下那樣的雪是大還是小,因為我從來沒看過下雪。我手邊並沒有雨傘,所以只能獨自站在路邊「讓雪淋」,一下子往左邊看看,一下子往右邊看看,路上的行人很少,跟台灣不一樣,溫哥華的市區一到了晚上就不像市區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小陸說:「那才是真的愛情。」

聽完的當下,我有一種感動。我認為那是愛情裡最美麗的讚美,表示這樣的愛被認可,這樣的人能感動每一個人。我期許著有一天能在小陸的口中再聽到一次這樣的話,而他所說的對象是我,不是佛洛依德。

然後隔年,我遇見了妳。

著名的心理學家弗洛姆在名著《愛的藝術》裡面說到: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商周為我辦的十週年的活動,有很多東西我自己都不知道,都沒看過的。
網址如下:
http://novelatnet.pixnet.net/blog

有興趣的就看看唄。

(講完飄走寫稿去)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