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直有很多人把棒球比賽拿來比喻成愛情,我相信這個大家都聽說過。
就是那個一壘是牽手;二壘是接吻;三壘是愛撫;本壘就是圈圈叉叉的那個。
聽起來好像中肯,思考起來有覺得有點怪的理論。

但是不管它怪還是不怪,在很多愛情理論當中,它或許算是中肯的。

我們三個人當中,最早談戀愛的是伯安,再來是我,最後才是育佐。不管是時間、地點或是對象類型,我們三個完全不一樣。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 Jan 28 Thu 2010 05:35
  • Nobody

Nobody夠紅了,不用多作介紹。
看正妹跳舞本來就是一種享受了,何況是一次看五個長腿正妹。

雖然我對韓國人很有意見,不過音樂歸音樂,正妹歸正妹。
該討厭跟該喜歡要懂得分開。

我要分享的是Nobody的Remix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我這輩子只等過三個女人。

第一個是我媽,第二個是張怡淳,第三個是許媛秀,她是我二十二歲那年喜歡的女孩子,我跟她曾經是男女朋友……嗯……一下子,時間很短,大概就像你一個不小心沒注意就過了的時間一樣那麼短。

像是一場睡眠,或是一場白日夢,或許有比這個再久一點吧?唉,我也不知道,甚至我根本不是那麼確定我到底有沒有跟她成為男女朋友,事後想一想,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似乎都在等待。

而人的等待,好像會因為年紀的增長而有變化吧。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無意間翻到的一個網頁,是一位替人家拍結婚當日側拍的攝影師的網頁。
在欣賞他的傑作的同時,我看見他的用心,也看見別人的幸福。

都已經是攝影師等級了,拍照功力就不需要再贅述了。

我要說的是,會拍照的攝影師很多,但不一定每一個都能拍出幸福感。
我不認識這個攝影師,但如果哪天我要結婚了的話,我應該會想辦法找到他吧。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其實張怡淳的成績還算不錯,應該不會只有這間學校的實力。
後來從他人消息得知,歷史考卷一共有兩面,她只寫了一面,就這樣,總成績至少少了三十分。

為此她崩潰大哭,原本設定至少要前三志願的,結果一差千里,因此她開始暴飲暴食,結果這麼一吃卻變成了習慣,聽跟她還算要好的同學說她高一下學期的時候胖到將近七十公斤。我當時聽見「七十公斤」這個數字的時候,第一個念頭竟然是「那件黑色的內衣她應該沒辦法再穿得下了」。

伯安說我青春期進化不足,可能要重唸國中,育佐則是對我的這個念頭表示嘉許,「真男人!」,他豎起大姆指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各位,我說真的。
下面這個影片,要小心使用。看完之後如果有腹痛,臉部痠痛,全身肌肉緊繃外加流目油的話,請恕在下不負責。



阿彌陀佛。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2. 等待

當你等待等得多了,你就會變得很擅長等待。
就好像包水餃一樣,當你包得多了,你就變成包水餃高手。

然後你就會發現哪些水餃餡料是比較好包的,
哪些則需要一些技術跟巧手才能包得漂亮。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我們三個一定打不過十幾個。」在他們還沒走進撞球間之前,育佐的聲音有點發抖的說。
「媽的,我剛剛就說過一定打不過的,死不聽!」我也開始覺得自己在發抖。
伯安大概是感覺到我們聲音裡的害怕吧,「所以,既然知道打不贏,我們至少要讓那個老大倒下去。」伯安說。

像是一個承諾,一種默契,在那一剎那間,我們得到這個共識。
「對!要讓那個老大倒下去。」我心裡一直這麼想,而且也已經打算這麼做。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這是一篇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寫出來的網誌。
考慮了兩個禮拜的時間,終究敵不過「手指頭想說話」的癮頭。

一個認識了許久的好朋友,去年的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七分,車禍,走了。
我在好多年前就認識她了,在我還是網路小說界新人的時候。

她走了的消息,小蓿告訴我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你們不覺得,每一件事都是註定的嗎?」有一天,伯安這麼問。
他會這麼問,一定有他的道理。或是他會這麼覺得,一定有他的道理。至於是什麼道理?嗯,天知道。

「就像我今天本來已經下定決心要認真唸書了,而且一定要認真去補習了,結果呢!」話說到一半,他指了指外面的天氣,「你看看,這麼黑的天,這麼大的雨,這是要我們怎麼去補習?這是要我怎麼認真唸書?」他說,說完繼續打他的撞球。

對了,我們三個在打撞球。
說得更清楚一點就是,我們三個,在應該到老師家去參加課後輔導的星期五放學後,在我們學校附近的撞球間裡面,打撞球。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我跟伯安還有育佐是在國二的時候認識的,簡單說就是二年級依學力分班後才同班。一年級時成績很好的那些人,一定都會被編到A加班,就是所謂的資優班。成績很差的就會被分到B段班,就是所謂的放牛班。我們三個成績沒有很差,但也不算太好,所以我們被編到中間班,老師說我們這叫A減班,如果二年級成績夠好,就可以上A加班,如果成績很爛,就會下放牛班。

二年級一開學,我們的級任導師一進教室就伸出食指指著天花板說「上面是資優班」,然後他反轉了食指指著地上說「下面是放牛班。」然後他收起手指頭雙手抱胸,「想去什麼班,你自己選。」老師面無表情地說著,好像A減班的死活跟他沒什麼關係。

當時我覺得老師好像在跟我們介紹天堂跟地獄,認真一點唸書就會上天堂,繼續貪玩不唸書就是下地獄。

「想去什麼班,你自己選。」老師的話還在耳朵裡旋轉著,我立刻就有了疑問了,「真的可以選嗎?選了會怎麼樣嗎?都不選又會怎麼樣呢?」想著想著,我把視線看向窗外。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