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一天在上班的時候,阿關一直在嗯嗯哼哼的發出聲音,有好幾個小時之久,不過不是那種會讓人想入非非的聲音就是了。(唉!真可惜!………咦?)

我走到她旁邊,仔細地聽了一會兒,「妳在哼歌啊?」我問。
『耶呀!』她嚇了一跳,『你怎麼走路都沒聲音的啊?』
「是妳哼得太入神吧,我都已經在妳旁邊聽了兩分鐘有了……」
『是喔……』她吐了舌頭,『嘿嘿嘿……』不好意思地笑著。
「在唱啥?」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我說過阿基是個沒有家的人,所以「輝煌新城」幾乎就是他的家。

他在保全室的後面有個小隔間裡放了一張躺椅,小隔間旁邊有間浴室跟廁所,阿基就這樣住在裡面,一住就是好多年。

在我們社區擔任保全的有六個人,加上組長的話則是七個,是採輪班制的。
不過阿基幾乎沒有離開過社區,所以班表上永遠都會有他的名字。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所以照阿關,就是那隻關鳩的邏輯來看,那南極企鵝一堆,所以叫企鵝極囉?那北極一堆北極熊,所以叫熊極囉?那泰國產榴槤,所以叫榴槤國囉?那我們的立法院裡面一堆笨蛋所以叫笨蛋院囉?

然後再推理一下,太陽餅裡面就要有太陽囉?阿婆冰裡面就要有阿婆囉?東坡肉裡面就要有東坡囉?

是這樣嗎?
當然不是,這只是我一時無聊亂想的而已。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葉玉涓是我公司裡的同事,比我小四歲,我在公司裡待了兩年之後她才進公司,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是陽光、自然、活潑、可愛、還有天然呆。

天然呆就是看起來呆呆的,做事情也呆呆的,對很多看起來其實是常識的東西在她身上會變成專業知識這樣。

就像有一次經理要我開著他的車子載三個人到另一個分行去開會,後來只剩玉涓讓我載,其他兩個同事都自己搭車去,不知道他們是不相信我的技術還是不相信經理的車子。

分行到了,在我下車之前,我把方向盤鎖拿出來鎖上,才剛扣上鎖頭,就聽到啪啦啪啦的碎裂聲,我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突然覺得世界末日到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 3. 考試

是啊,是啊,人生就是一個考場啊。
每天都有不一樣的考試呢。

等到真的鐘聲響起,交卷的時候到了。
你就會回到老天爺的面前,跟他領回你的成績單。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我們社區大門幾年前新來了一個保全,聽說他是職業軍人退伍的。

好像是在陸軍哪一個砲兵指揮部裡的某個連隊當士官長,後來因為放假在外面喝醉酒打架鬧事還兼砸店,所以被送軍法處置,沒多久後就被勒令退伍了,然後經過朋友的介紹來當保全。

然後他就再也不敢喝醉酒了。
我聽他說過軍事法庭那種地方的肅殺之氣,「很怕軍法官下一句就是告訴你拖出去槍斃。」他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我就沒有再去檳榔攤找過她了,那天之後。

不過我記得她要回屏東那天的火車是幾點開的,而那個時間是我應該在學校上課的時間,但我卻出現在火車站。

我在火車站裡繞了好幾圈之後才找到她,但她已經拖著一大箱行李站在月台裡面了。

『你不乖。』她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然後大概過了兩個禮拜我才想到要去找她,等我見到她的時候那身上的擦傷都好得差不多了。

其實我躲在「來一粒」的對面路口的行道樹旁邊看了很久,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一種不太自在的感覺。我看到一個長得不算高,但穿著很高的高跟鞋的……姐姐在每一部停在檳榔攤門口的車子旁邊跟人家打情罵俏還聊天,就有一種很奇怪的不舒服的感受。

但是請不要誤會,這不是喜歡她,而是我對這樣的工作環境與規定有點無法理解,進而產生了一些不滿與憤怒。

我說為什麼賣個檳榔一定要只能穿比基尼或是內衣呢?到底是哪個白癡跟變態想出來的?那在麥當勞賣漢堡要不要也來這一招,看生意會不會好一點?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 2. 怎麼愛

我是家裡唯一的一個兒子,爸媽唯一的小孩。
沒什麼其他的人去引開他們的視線,
沒什麼更重要的事情去分享他們對我的關心。

即使我家不是有錢人家,他們還是極盡所能的栽培我。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但是請你不要誤會,我今天講這些故事不是要讓你覺得悶或是人生已經沒救之類的,我並不想傳達這樣的訊息。在前面我就說過,這是一個關於「缺陷」的故事,如果你覺得很悶,那表示你把缺陷這件事想得很悶。

可是你知道嗎?缺陷是另一種完美呀!

就像我爸跟我媽,他們兩個就是標準的缺陷完美。
意思就是,他們的缺陷很完美,所以讓這兩個人在缺陷中完美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一個七十幾歲的老人說一句對不起,會有多大的力量呢?
或者應該這麼說,一個七十幾歲的老爸爸要跟兒子說對不起,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呢?

我爸沒跟我說過對不起,他也沒對不起我,而且他還沒七十歲,所以我不知道。
但當我聽見薛杯杯說那句話,那一剎那間,我感覺心臟被狠狠地撞擊,並且回音轟隆。

你可曾想過父母親要跟自己的孩子說對不起需要多大的勇氣?又會有多大的力量造成多大的影響呢?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