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薛杯杯總是把我的名字叫反了。
原來他的兒子叫薛鴻世。

在等待的那些年間,他總是叫我弘士啊弘士啊,原來其實他是在叫鴻世。
我想他是渴望著叫出鴻世的名字時,那回應他的聲音是他兒子吧。但是很不巧的,每次我都跟他說:「薛杯杯,我叫士弘,是士弘,不是弘士。」

薛杯杯,對不起,我想我一定讓你很失望。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5) 人氣()

阿關告訴我她要離開台灣的時候,我嘴巴裡的筒仔米糕差點吐了出來。
「離開台灣………咳………是什麼意思……?…咳……」我差點噎著,但還是把話說完了。

『我要去遊學。』她說。
難怪這天她有點心不在焉,手裡拿著湯匙不停攪動著眼前那一碗四神湯,就是沒有動口把它吃下去,一臉在想事情的樣子。

「什麼時候決定的事啊?」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阿基的小邁終於被操到引擎爆了。

那天我跟阿關兩個人剛從電影院出來,剛要把轉成無聲無震動的手機調回有聲有震時就接到他的電話。

「小邁在冒煙耶,你有認識的機車行嗎?」阿基說。

我跟阿關很快地趕到他機車拋錨的地方,在捷運中央公園站附近,是我最喜歡的一個站,它的站體是用特殊材質金屬一體成型,也就是沒有任何接縫,打造成的一片像是正要起飛的翅膀的樣子。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那個住在E棟的小兒麻痺畫家開了畫展耶我的天啊!
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很吃驚,因為有一度傳出他可能就快要病危的消息,好久好久沒有看見他,但沒想到竟然開畫展了。

畫展是免費進場的,他請社區主委把消息貼在電梯公告欄跟社區佈告欄上面。我不小心在搭電梯的時候看見,還一度以為只是一個普通畫家的畫展。

就在高雄社教館的展示廳裡面,一共展出了他一百三十二幅畫,主題名稱是「殘最不殘,缺亦無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