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這輩子只跟兩個女人談到結婚的事。
一個是雨青,一個是大一到大三時的女朋友,她叫林梓萍。

我或許可以用文字或是言語來形容我曾經有多愛林梓萍,但我沒辦法用任何文字或言語來形容她的離開讓我有多難過。

那難過像是世界末日。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把行李放到後行李箱,然後坐上車子,發動引擎之後,油表的指針一動也不動,而且旁邊亮起了一個加油機形狀的黃色小燈,我才想起四天前我把車開回家時就已經快沒有油了,而我已經四天沒有開車了。

引擎發動著,我走下車子,然後點起一根菸,靜靜地等待四天沒發動的車子完成熱車的動作。

我把這次旅行的目的及所有的資料排好了順序,寫在手機的記事本裡。
算一算,我一共有五個地方要去,但有六個人要見。我從台北出發,第一站是新竹,再來是台中,接著是南投、台南、和高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雨青姓劉,她說她出生那時正下著雨,但天空卻是藍色的太陽天,所以劉爸爸就這麼替她命名。

我們在一起四年了。從見到她的第一秒開始,我就無法忘記她的臉和她的眼睛。她自然,開朗,善解人意,而且是美女中的美女,至少在我眼中,她就是這麼美。

是我去找她搭訕的,在我公司附近的一個公車站牌底下。而且我很直接的說:「小姐,我猜妳已經有男朋友了,或是妳時常被搭訕,對搭訕的人感到厭煩,所以我搭訕成功的機率極低。但我還是想確定一下,有沒有機會認識妳。沒從妳口中聽見答案就放棄,我肯定會睡不著覺。」

她耐心地聽我說了一大堆話之後,扁嘴一笑,『被拒絕就不會睡不著了嗎?』她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