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盧宜娟在南投的老家,是一座蠻熱鬧的鎮,叫草屯。
我對南投的了解,大部份都是從她口中得來,她曾經說,如果可以,這輩子她都不想離開南投,就算要離開,她也絕對不想選擇台北。

「為什麼不要台北?」我問。
『因為你在台北啊。』她說。

當然這話是開玩笑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並不表示她選的是我。
我是說那個吻所代表的。

在我的眼中,父親一直是個成功的企業家,即使我家的營造公司並不是什麼規模很大、全國知名的,但他一直把公司經營得很好,有穩定的業務量,也有讓我家不虞匱乏的收入,套一句我媽對我說的:『只要你不是浪蕩子,我們家的家業夠你用一輩子了。』

而我媽就是父親的盧宜娟,她年輕的時候就跟著爸爸,一輩子沒出去工作過。『跟在你爸爸身邊,非常有安全感。他總是知道方向,我只要跟著他就好了。』媽媽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沒有一種可能?兩個人的關係說穿了只是一種互相需要,愛情並沒有那麼偉大可以去包覆及解釋一切,就算不是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只要他們能從對方身上找到一種……該說是解脫嗎?然後這一切就成立了。同理,相愛的人也一樣,都只是在對方身上找到一種……解脫。』有一天,盧宜娟這麼說。

『解脫。』她又重覆了一次。
『又或者說是,逃避。』她換了另一了說法。

不管如何,這些話都震撼了我。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分手那一夜,我永遠記得那個星期六,我人在台北,蔡美伶在台中,當時她的工作是牙醫診所的助理。
照慣例她會把休假時間排在假日,星期五晚上和星期六都是她會到台北來找我的時間。但這次她打電話給我說要幫同事代班,所以不上來了。

那天是恆豪的生日趴踢,但其實他的生日早就過了,只是選個假日來慶祝。他有個朋友是夜店的公關,說認識很多女孩子,可以找來一起玩。恆豪當時還沒有女朋友,一聽到這種好事整個人都High起來。

當天晚上,我們在夜店弄了一個私人包廂,酒開了一瓶又一瓶,遊戲玩過一個又一個。在場男生五個,女生十個,寡不敵眾,十個女人把我們全部的男生灌趴在地。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3. 耿耿於懷

有沒有一種可能?
兩個人的關係說穿了只是一種互相需要,
愛情並沒有那麼偉大可以去包覆及解釋一切,
就算不是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
只要他們能從對方身上找到一種……該說是解脫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