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當然沒有回她電話,我不可能再自找死路回她電話。
就算我想回她電話,看到四十一通未接來電,請問一下你會想回嗎?

「幹!這傢伙是瘋了嗎?連call四十一通是怎樣?什麼毛病啊?」我猜你應該會這樣想。因為我就是這樣想的。

相信大多數的情侶講完分手並且經過雙方確定之後,就表示已經分手了,對吧?但我跟她偏偏屬於少數的那邊。談分手那天晚上,她是同意的,而且不是喝醉的狀態下,是還沒喝。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結果跟那幾位先生聊車聊開了,一時忘了時間,當他們說要離開的時候,我才猛然想起我要到台南去。

時間將近下午四點,我從新營休息站出發,沒意外的話半小時以內我就可以下台南交流道了。

我把車上的反測速偵測器打開,它可以替我偵測前方的測速照相和像小偷一樣躲在路肩的公路警察,讓我可以放心地把油門往下踩,讓引擎高亢的吼叫。

看著轉速拉高,檔位一檔一檔地往上變換,我想起坐過我車的那些女朋友,真的,她們每個人對我開快車時的反應都不一樣。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台中到台南距離大概一百六十公里左右,不塞車不超速大概兩個小時以內可以到達。不過我懷疑剛剛吃過的早午餐不太乾淨,我在新營休息站拉得亂七八糟,像是嗑了兩斤的瀉藥,拉到冷汗直流。

拉完之後感覺一陣舒坦,天氣很好,但刮著不大不小的風,冬末的氣溫還是偏低,風吹在我的冷汗上面,引起我一陣寒意,打了個寒顫。

我進販賣區買了一杯熱咖啡,要了一包糖跟奶精,走到車子旁邊想拿出外套來穿上,卻看見三個男的正在對我的車子品頭論足。

這咖啡真的不好喝。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個再也不想見到我的人,名叫姚玉華。
再也不想見到我,是她說的。這是廢話,我知道。

但還原事發當時她所說的並不是這麼簡單這麼短,而是很長一串。奇怪的是我記得當中大部份的字句,尤其是那些難聽的字眼。

『程凱任,我從不知道叫出一個男人的名字需要這麼大的勇氣,而感覺卻這麼地噁心!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再也不要看到你這張操他媽噁心的臉!你最好去死!現在就去死!馬上!操你媽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4. 感性與理性

如果有可能解決的話,
當然雙方可以試著繼續走下去。

不可能的話也沒關係,
分手會是對彼此都好的一個選擇。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們在電話裡聊了一會兒,我告訴她我在南投,她說她大概猜到了,接著她說她不在家,而且家裡有爸媽的客人在不方便。於是我們約在中正路的麥當勞,為免長時間沒見人變老了認不出來,她說她要戴上防老粗框眼鏡,外加一條彩色的短圍巾。

「南投天氣不錯,弄圍巾可能會熱吧?」
『嗯,你果然忘了,我是非常怕冷的。』她說。然後我才想起來。
「那麼,我要戴上什麼讓妳比較好認?」
『什麼都不用,我一定可以認出你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