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在臉書上用訊息留了電話給我,要我如果有到高雄的話給她一個機會讓她請吃飯。我沒有回她訊息,但我把號碼記下來了。

我打了電話給她,並且表明了身份,「我是程凱任,我在高雄了。」我說。她驚訝地叫著:『噢!我的天啊!我沒想到這麼快能見到你!』

我跟她約在中央公園站一號出口路邊人行道上的玻璃圍幕前,時間是晚上十一點。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那麼晚,她說見了面會跟我解釋。

距離晚上十一點還有好幾個小時,我便在高雄開著車亂晃,這兒吃吃那兒玩玩,高雄這些年的變化好大,市容變得很美,而且天氣很好。如果不是我生在台北長在台北,我真的會考慮搬到高雄住。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好像在Dirty Roger裡喝得有點多,不過意識還算清楚。
走出酒吧之後,我站在路邊用手挖了喉嚨,然後就嘩啦啦的吐了。我知道這個狀態不能開車,於是我坐進車子裡,把車窗開了一小縫,然後弄倒了椅子,很快地就睡著了。

是警察叫我起床的,因為我違規停車,早上七點開始拖吊。
大概八點的時候我被人敲車窗叫醒,一個警察站在車外對我說:「先生,請你下車,你車上有濃濃的酒味。」

我睡眼惺忪,但醉意已經退去。他呼叫了另一輛警車過來對我進行酒測,並且問了一些問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在台南過了一夜,那一夜很孤單。
我甚至沒有打電話給恆豪,他也沒打來問我今天的結果怎樣。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猜到什麼,例如我後來還是決定不找姚玉華之類的。

我用手機上網搜尋了一下台南的酒吧,我想這時候來杯酒、聽點音樂,應該會是一個很應心情的選擇。

我找到一間在東門路的酒吧,名叫Dirty Roger。在一座陸橋旁邊,很不起眼,我繞了好幾次才看見它的招牌。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封信讓我愁悵了好幾天,心情像下跌的股市持續低迷,雖然不至於食不下嚥,卻食無其味。

過了好幾天我才打電話給余涵香,周年紀念日也已經過了。
不過電話沒打通我就掛了,因為老實說我不知道要跟她說什麼。「她已經決定了,那就這樣吧。」我心裡這麼說著。

而我又累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5. 回到過去的未來

我彷彿是一個誤闖時空的旅行者,
在這趟旅行裡,
從未來了解了過去,
從過去看見了未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台南到了。

印象中上一次到台南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那時剛跟劉雨青在一起,她公司接了個活動要在台南舉辦,我閒著沒事,開車載她到台南,順便品嚐一下台南的美食。

余涵香跟我說過,她在台南長大,一直到高中的時候,體重都在五十到五十五公斤之間徘徊。『因為我的家鄉是個美食天堂,經過那些好吃的店不停下來買來吃好像會對不起自己。』她說。

『大學到新竹之後,好像有點水土不服,再加上被學姐帶進一個比較動態的社團,就開始變瘦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