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收假回到台北的時候是初五的半夜,噢不,應該說是初六的凌晨。
我依然遵循著政府的德政,在高速公路不收費的時候開夜車踏上從南到北的旅程。

心裡有些不知何來的落寞感。

有人說「一個人的長途旅行是其實不是一個人,因為陪你的是寂寞。」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隔天初四,我依然九點前就到公司參加團拜。
大仔虧我說還好我看錯日期不是看成初五,不然初四團拜沒到被記曠職扣薪就算了,打電話去說要插死他肯定會被他綁在我們公司外面的旗杆上。

這天聽其他公司同事說台北地區的業務其實有很多人來應徵,還有好幾個是特地從台北下來高雄應徵的。可能是景氣不好,失業率也比較高,好多所學專長不相關的都來應徵,其中還有幾個學歷驚人,碩士很多,博士也有。「碩博士來跑業務,太大材小用了吧?」我聽完心裡這麼想著。

不過大仔對業務人員很挑剔,同事說好多個履歷表很優秀的都被刷掉,只有少數幾個面試通過錄取,但這些人只來了一兩個禮拜人就不見了,電話也不接了,大仔說業務人員不難找,但好業務卻萬中無一,「就像武俠小說裡的絕世高手、練武奇才一樣!」他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然我沒那麼聽話就真的去撞牆。
不過她也沒那麼聽話就承認她想我。

我在這裡用「承認」兩個字其實有點過份,因為要別人「承認」什麼事,你必須手上有足夠的證據或是心裡有充分的把握才能要求別人「承認」什麼。

我手上的證據是零,我心裡沒有把握,她等我的訊息等得很晚,也能解釋成她很單純地只是擔心我是否安全到家,這連普通朋友都會擔心,一切都很正常。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辭海舅舅的告別式距離農曆除夕只有一個禮拜,當大家都在忙著辦年貨、張燈結彩迎新年的時候,辭海跟他媽媽數日以淚洗面,使得跟他們住在一起的我心情也好不起來。

車禍肇事的駕駛只受輕傷,他沒有肇事逃逸,也沒有酒駕,但依然受到媒體和社會的責難。不過他違規超速跟紅燈右轉撞上周小安的過程被路口監視器拍得一清二楚,警察很快的就釐清肇事責任將他起訴。好幾次他哭著要來祭拜,都被擋在門外,他在媒體採訪的時候說希望受害家屬給他一個為死者上香的機會,但辭海說:「我不想見到他。」

告別式那天可以說是眾星雲集,很多大牌的、資深的影歌星、製作人都來了,這輩子我沒親眼看過這種場面,不禁在心裡佩服辭海的低調。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