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多月之後,我們在香港赤臘角機場降落。
我說的我們是指我跟婉燕,還有阿尼和小希。

現在的演唱會都是那個樣子了,比聲光比特效,陳奕迅當然也一樣。
不過他特殊的地方在於他是個很放得開的人,他不太在乎別人覺得他很怪,所以很多人叫他人來瘋是有原因的,你會看見他的表演不只是在表演,還有那些真情流露。

一首《浮誇》唱到聲嘶力竭,重點早就不是歌聲,而是感情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新的業務看起來很精明幹練,跟我的類型完全不一樣。
我是零距離的親切感,他則是零親切的距離感。

大仔說他的業務能力很強,我說我已經感覺到了。
他就是那種帶著有距離感的禮貌,一切公事公辦的類型。他臉上所有的笑容都是為了簽成訂單的手段。跟他交接的時候,他的謝謝跟不好意思總是掛在嘴邊,像極了客服專線的專員,過程中除了公事,他沒有跟我哈啦過任何一句公事以外的話,連呵呵都沒有。

呵呵,我開始想念辭海莫名其妙的呵呵。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辭海有一天沒頭沒腦地跟我說,燕子遷徙的習性,是在冬天來臨之前就結群往南方飛,等到隔年的春天,氣溫暖了,花芽併放時才會回到原來生活的地方。

「所以你這是在說什麼?Discovery?國家地理頻道?」
「這是在讓你長知識。」
「噢!這麼好?」
「對啊,快點感謝我。」他說。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