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那天晚上,曾老媽睡在我的床上,我睡在她的右邊。原本她睡的位置上放著一隻很大的史奴比,那是我去夜市丟圈圈丟到的獎品,這天晚上她把史奴比壓在她的屁股下面,我似乎聽見牠的哀號。

原本我是真的想把她載回她的宿舍,但是到了她的宿舍門口之後,她卻死不下車。我們就這麼在原地玩了好幾十次的剪刀石頭布還有數字拳,在沒說好輸贏條件的情況之下,猜拳跟划拳變得很沒有意義,只看見兩個跟白癡一樣的傢伙在那裡「十!五!二十!沒有!沒有!十五……」地喊個不停,就在快玩不下去時,我叫她下車,說我要回去洗澡了,沒想到她居然很自然地說:「走啊」。

這讓我呆在原地好幾秒鐘,我回頭看看她,她則用一副「幹麼不走」的表情回應我,我有些不知所措。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我真的很想問她「妳確定」,但是我怕她回問我「確定啥」,那我就會回答不出來。

好吧,我承認,在騎車回我宿舍的路上,我承認我想過,是不是該在便利商店停下來買保險套。

因為我當時還是個處男,關於男女上床那檔事的知識都是從A片裡面學來的,如果真的要發生什麼事的話,我可能會愣在當場。講白一點,就是脫了內褲之後,我就可能只有發呆傻笑的份。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擔心自己會不會做那檔事還太早了,我該擔心的是,如果我真的在便利商店停下來的話,會不會被她看穿我的邪惡思想?但其實我真正擔心的是,如果今晚真的發生了事情,我沒保險套怎麼辦?

然後一間全家便利商店就這樣過去了,在看見全家的同時,我一度把手放到煞車把上,但卻沒有勇氣握下去,就這樣,全家在呼呼的風聲之中,沉默地對我說再見。

然後,第二間萊爾富就在幾十公尺前了,我二度把手放到煞車把上,心裡的掙扎比剛剛經過全家時更激烈,但激烈沒用,勇氣才是重點,於是萊爾富也在呼呼的風聲之中,沉默地對我說再見了。

然後第三間,也就是到我宿舍前的最後一間便利商店,7-11就在下一個轉角了,這時我才真的體會到,能聽見7-11那自動門打開的叮咚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我第三度把手放到煞車把上,視線一直盯著7-11不放。

「剩二十公尺!」

「剩十五公尺!」

「十公尺!」

「五公尺!」

「啊……7-11拜拜……」

我心裡的OS像在宣判我的死刑,那一句句倒數距離的OS,像戰地深夜裡被轟炸機炮轟的聲響那樣轟隆隆,勇氣到用時方恨少,這話是真的。當7-11從我身邊閃過,門口那一盞一盞亮白色的日光燈,就像黑夜裡的火光一樣,溫暖著我的心、吸引我駐足停留時,我卻只能當個孬種,沒勇氣停下機車,走進去買保險套。

「徐昱杰,你為什麼騎這麼慢?」這時曾老媽說話了。

「啊!」剛被轟炸機炸過的我,腦子裡一片斷垣殘壁。

「你騎這麼慢幹麼?」

「呃……因為……」我絞盡腦汁,「因為今天的夜色很美,天空晴朗,我希望能在這晴朗的夏夜,慢慢地吹著晚風,享受大自然的撫摸。」

「喔?」她看了看天上,「想不到你有這麼浪漫的一面。」

「妳這笨蛋!沒勇氣停車買保險套是哪裡浪漫!」當然這句話我並沒有說出來,我又不是不要命了。我心裡的OS再一次轟炸我,這時我差點為了保險套掬一把男兒淚。

將機車停放在宿舍樓下時,曾老媽走過來,看了看我的臉,「你怎麼哭啦?」

我趕忙把臉別過去,「剛剛騎車時有蚊子飛進我的眼睛啦。」

然後我去浴室洗澡,她留在我的房間裡看電視。還好我住的地方不是套房,洗澡得到共用的浴室去,不然我真的很擔心,我洗完澡時,裹著浴巾、雙唇嬌嫩欲滴地走出浴室的樣子被她看見,我就「一世人撿角」了。(請用台語唸)

當我在浴室穿好衣服,將髒衣服丟進頂樓的洗衣機裡時,我還在緊張著,因為我不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兩個人該聊些什麼,做些什麼。於是我絞盡腦汁,想著房間裡有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兩個人玩的,有東西轉移注意力,應該比較不尷尬吧?

我想到我的電腦,裡頭有一些遊戲,還有大富翁,我想她應該可以用金貝貝跟沙隆巴斯PK,看誰先幹掉誰。不過她在玩遊戲時我要幹麼?看她玩嗎?所以這個計畫不好。

我想到我有一個魔術方塊,四乘四的,共有六面,上頭有黃藍紅綠白黑六種顏色,我想她可以玩這個魔術方塊,把相同的顏色都轉到同一面去。不過她在轉的時候我要幹麼?看她轉嗎?這個計畫跟上一個一樣失敗。

我想到我有一副撲克牌,而且還是高級塑膠撲克牌,一副要一百五十元,不過錢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可以跟她玩梭哈或是接龍,那我就不會在旁邊無聊了。可是如果她說她想玩大老二,我怕我會想歪……好吧!我承認,我一定會想歪,所以玩撲克牌的計畫還是等到沒辦法了再拿出來吧。

我想到我有一部VCD,是一段關於奇幻與冒險的故事,我可以拿出來跟她一起看……啊!不行,那部片子裡有男女主角親熱的火辣鏡頭,我怕她會把持不住……好啦!我承認是我會把持不住。

當我什麼避免尷尬的方法都想不出來,但人卻已經站在房間門口時,頭髮還在滴水的我,想進去用吹風機卻不敢開門。

做了好一會兒的心理建設,我終於鼓起勇氣開門走進去,只見曾老媽依然坐在原地看電視,「洗好啦?怎麼男生洗澡洗那麼久啊?」她的視線還是盯著電視裡。

「今天要洗的地方比較多。」我說。

「啥?什麼意思?」

「沒事,沒事,我亂說的。」我吐了吐舌頭。

然後我走向放吹風機的地方,「我把頭髮吹一吹就載妳回去吧。」我拿起吹風機,回頭對她說。

然後她看著我,我打開吹風機,轟轟轟的聲音蓋住了她的回答,我只看見她那張很漂亮的嘴巴在動,但我聽不見她說什麼。

「妳說什麼?」我把吹風機拿遠。

「我說,我想在這裡多留一會兒。」

「為什麼?」說完,我把吹風機拿回來繼續吹頭。

她的嘴巴一開一合一開一合地,不知道在說什麼,我又把吹風機拿開,「妳說什麼?」

「我說,我回去也無聊啊。」

「為什麼無聊?」說完,我又把吹風機拿回來吹頭。

她的嘴巴又一開一合一開一合地,不知道在說什麼,我再把吹風機拿開,「妳說什麼?」

「我說,因為我室友都不在,我回去會無聊,而且我想多陪你啊。」

「為什麼要多陪我?」說完,我又把吹風機拿回來吹頭。

她這次沒有說話,她的嘴巴沒有一開一合,她看著我一會兒,然後走過來,把我的吹風機拿走,然後把它關起來。

「因為我喜歡你。」她說。



﹡我的天!我在努力避免尷尬,妳卻在製造尷尬!﹡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