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雅芬說,她從來都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談辦公室戀情。不只是因為人言可畏,更主要的原因是,當兩個人的相處出現問題,或是不再相愛,那麼是誰該換工作呢?所以她覺得最好不要發生辦公室戀情,不然為了愛情飯碗難保,一點都不值得。

「但是,我卻栽在你的手裡。」她笑著盯著我的眼睛。

「幹麼說栽?」

「因為我不認為我會發生辦公室戀情,但我卻沒辦法逃開你。」

「我們不算辦公室戀情。」我搖搖頭。

「為什麼?」

「因為我們辦公室不同,同事不同,單位不同,樓層不同,上司也不同。」

「那我問你,」她突然認真了起來,「如果我們結婚了,你的同事、你的單位、你的樓層、你的上司會不會來參加?」

「照理說,會。」

「那我的同事、我的單位、我的樓層、我的上司會不會來參加?」

「照理說,也會。」

「嗯,那就是了,」她點點頭,「我們是辦公室戀情。」

雅芬跟我在一起之後,她從不吝嗇在別人的面前提起我的事情,和一堆女同事聊到男朋友或老公的話題時,她總是會誇獎我的優點,並且告訴那些已婚或未婚的女人,徐昱杰是她等了很久終於等到的好男人:她說我會替她買消夜;我會為她洗衣服;我會幫她腳底按摩;我會在她想喝幾杯的時候,載她到Pub享受悠閒的情調,讓爵士樂跟酒精一起在腦袋裡發酵;我會聽她發牢騷;我會陪她拿著一顆地球儀亂轉,然後指著上面某一個連飛機都飛不到的地方說:「我們一起去這裡。」我會在她要喝熱湯之前,先把湯吹涼一點,以免燙著了她;我會在她的心情沮喪時,說些笑話逗逗她;我會在她生理期時,準備幾顆七十二%濃度的巧克力在身上;甚至,我會在她有任何生理需求的時候,滿足她的欲望,即使是清晨,即使是半夜,即使我已經跟周公下了第十盤棋。

「哎呀!雅芬呀,妳真是撿到寶啦!」她的同事甲說。

「唷!雅芬吶,昱杰真是個好男人啊!」她的同事乙說。

「你們真是令人羨慕啊!」她的同事丙說。

「好不容易遇到這種好男人,就快點跟他結婚把他綁住,免得被他給跑囉!」她的同事丁說。

好幾次,跟雅芬一起出門時,在她的車上,她都會告訴我她跟同事聊天的內容,包括以上那些客套話。當然,我只能笑一笑,對我來說,那些客套話真的很客套,她們其實不認為我是什麼好男人。

「妳為什麼不告訴她們我的缺點?」

「為什麼要告訴她們你的缺點?」她不解地反問。

「每個人都有缺點,這很正常,妳把我的缺點告訴她們,那她們就不會再說這樣的客套話了,不是嗎?」

「既然每個人都有缺點,那優點是不是就顯得更珍貴了呢?」她轉過頭來笑著說。她總是有辦法把話說得讓我無法反駁。

「但我並不認為我是好男人。」我說。

「我也不認為呀,」她歪著頭,一臉俏皮的笑容,「你確實不是好男人,但你是我愛的男人。」

是啊,我不是好男人,不管雅芬愛不愛我都一樣,我確實不是好男人。

我在雅芬決定要跟同事參加韓國旅遊團時,嫌惡她的選擇,只因為我非常討厭韓國人;我在雅芬跟她的同事決定,要一起去某家貴到不行又弄得不好看的髮廊,把她美麗的長髮燙捲,並且染成褐色的前一天晚上跟她吵架,只是因為我認為那是一個愚蠢的舉動,誰會花幾千塊錢把自己變醜呢?我在雅芬為了給以前的舊朋友捧個場,所以買了一大堆直銷用品的當天大動肝火,罵她是個白癡,要當好人也不是這種當法;我甚至在雅芬說「我們把財務分配好,車子我買,房子你買,我的車子就是你的車子,你的房子就是我的房子,你可以用我的車子,我可以住你的房子」這些話之後,給了她一個不太好看的臉色,只是因為我覺得她為什麼把我算進她的未來裡呢?我根本沒想過跟她有未來呀!

因為我自己知道我有多壞,所以我不相信我是個好男人。跟雅芬在一起之前,我有過一段非常不正常的人際關係。

我說的是感情關係。而這段不正常的時間一共歷時兩年,這兩年裡,感情對我來說像免洗餐具,用過就可以丟了。

我曾經在路上撿到一支手機,經過一些輾轉的過程,我把手機當面還給了它的主人,在那之後的幾天,那支手機的主人睡在我的床上,當然,她是沒有穿衣服的。

我曾經在國中同學會裡,看見以前長得不怎麼樣的同學突然女大十八變,變得亭亭玉立優雅動人,在追問之下發現她已經有了男朋友,但我還是橫刀奪愛,把她搶過來,結果在一起沒幾個星期,就因為個性相差太多而分手。

我曾經在以前某個女同事的桌上留下情書,上面寫了很多我已經仰慕她許久,想跟她在一起的話,就在她對我說「我願意跟你在一起」時,我告訴她,我只是開玩笑的。她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為什麼要這樣?」而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我以為妳不會理我。」

我曾經在某個捷運站門口跟當時的女朋友談分手,她哭到不能自己,我卻狠心地搭上手扶梯離她而去,然後在幾分鐘之後的捷運列車上,認識另外一個女孩子,並在心裡暗自慶幸著,「還好我剛剛已經分手了。」

曾經覺得「愛情遙不可及」、「愛情是神聖的」、「愛情是心靈的交流」的那個我,早就已經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了。

他在什麼時候死去?又是怎麼死的?為什麼會這樣呢?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坦白說,我自己也在找答案。

於是我時常在深夜裡,一個人喝著啤酒,看著天花板上昏黃的小夜燈,然後一層一層剖開自己的心,我想知道,答案是不是就在我心裡。我也曾經在出差時,喝光飯店房間裡的小瓶洋酒,因為混了好幾種酒一起喝,我吐到隔天差點沒辦法起床工作,縱容自己酗酒,只是因為我突然想找出為什麼我會變成「王八蛋」的答案。

可惜我不知道為什麼,更奇怪的是,我明明知道自己做的是王八蛋的行為,但我卻停不下來。

直到遇見了雅芬,我才不再玩弄感情,不再傷害別人的感情。

為什麼雅芬能夠讓我停下來?我的天呀,我又不知道了。

曾老媽終於知道紛飛的存在,那已經是我們大三的事情了。在我跟她上床之後,那將近一年的時間裡,她對我的關心變多,她對我的照顧愈來愈周到,獨處時她會問我,「我可以抱抱你嗎?」、「我可以牽你的手嗎?」、「如果我們現在就在一起,那我們要不要公開我們是班對呢?不要好了,如果到時候你不要我了,那誰該轉學呀?」有時候跟同學們一起出去,她會跟在我的旁邊,像一個安靜的女朋友。

但她從來就不是女朋友,她就像我的地下情人一樣,永遠沒辦法浮上檯面。而即使她心裡如此渴望被我所承認,她也從來沒有提出「希望浮上檯面」的要求。就因為她是如此地沉默,我便從來都不曾仔細聆聽她心底的聲音。

她說因為我,她的靈魂出現缺口,我不懂,正想再問,卻只看見她的眼淚快速地滑落。

後來,她用e-mail寄來一封信,裡面寫著:



靈魂就像一塊蛋糕,四四方方的。
你愛過一個人,你就會分出一部分的靈魂給他,像是蛋糕剝去了一小片。
如果他也愛你,那麼他就會分出一部分的靈魂給你,像是給你一小片蛋糕。
這一來一往之間,那一小片蛋糕的施與受,總是會讓你的靈魂恢復原狀的。
如果你愛上的人並不愛你,那麼你的靈魂,就會出現缺口。
因為已經給出去的靈魂,永遠要不回來了。



因為曾老媽這句「靈魂缺口」,我哭了一晚上。我抱著那隻被她壓過的史奴比,說了大概五千次的對不起。



﹡就因為她是如此地沉默,我便從來都不曾仔細聆聽她心底的聲音。﹡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 iηg

  • 一 個 人 怎 麼 可 以 壞 成 這 樣 ?
  • 筠
  • 子雲終於寫出社會上真實的一面,我不覺得他壞,反倒比過往作品中的角色更有血有肉了!這個風格,讓我發現子雲成長了。
    這樣說好像有點失禮,不過子雲啊……這是我從hiyawu時代看你文章至今(夏日之詩)的想法(此書之後的作品還沒追看),我當年我還因為你跑到同一個BBS註冊,那一年我高二……歲月不饒人啊!可是每次看到子雲的作品還是雀躍的,一如那時讀的《我們不結婚好嗎》的心情。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