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暮水街的第一個早晨,是在一陣咚咚咚咚的噪音當中度過的。附近正在興建的那棟大樓,早上八點準時開工,我是一個很淺眠的人,當工地傳來第一陣打地樁的聲音時我就已經張開眼睛了。

其實我本來也是一個會睡死的人,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當兵時剛進新訓中心就變得淺眠,一點點聲響都可以輕易地把我吵醒。直到下部隊之後,我的同袍都用一個聽起來有點氣勢的外號稱呼我……

「忍者,你又醒啦?」我的同袍說。

就因為我真的很好叫醒,每一次崗哨輪班,我的上一個班要叫我起床時,通常都不需要走到我的床邊,他只要走進寢室讓我聽見腳步聲我就醒了。不過還好我沒有起床氣,也沒有睡眠失常引起的憂鬱症,不然我大概早就在部隊裡舉槍自盡了。也因為如此,今天隔壁的小希她出門時下樓梯那高跟鞋和地板的碰撞聲,我也是聽得很清楚。

『乖女兒,不可以出來,乖,快進去!』她在關上門之前還在忙著趕貓。

宜珊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正好拿著面紙在撮成球狀。為什麼要撮成球狀呢?因為工地的聲音太吵,我沒辦法專心寫我的小說,於是我想把面紙撮成球狀,然後塞進耳朵裡。

宜珊是我的女朋友。嗯……應該說是前女友。我們在上個月分手了,原因嘛……以後再說。

跟她認識那一年是我出版第八本書的那一年,她是一個記者,跟我約了一個專訪。專訪當天聊得很開心,一點都不像在訪問的那個死板的樣子,在專訪完之後,她隔天下午打電話給我,問我喜不喜歡吃牛肉。

「?????」← 這是我當時聽到這個問題的反應,電話這端的我一頭霧水。
『你喜不喜歡吃牛肉?』她又問了一次。
「何小姐,這個問題跟昨天的專訪有相干嗎?」我好奇地問了一下。
『不相干啊。』
「那妳問這個幹嘛?」
『你先回答我嘛。』
「喜歡啊,我很喜歡吃牛肉。」我說。
『那好,謝謝你的回答。』說完她就想掛電話。
「欸欸欸!等等。」我趕緊阻止她。
『嗯?』
「妳不是要告訴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很突然的問題嗎?」
『因為我的星座運勢告訴我,今天會有男生約我去吃牛排。』她說。
「這跟我喜不喜歡吃牛肉有什麼關係?」
『我在想你會不會是那個請我吃牛排的男生啊。』
「………」← 這是我當時的反應。

『你還在嗎?喂?』
「在……」
『為什麼不說話?』
「因為我在想這是哪一個星座專家說的星座運勢。」
『想這個幹嘛?』
「我想去告訴他,他真的非常不準。」我說。

不過後來我還是自打嘴巴了,因為我真的請她吃牛排,就在那天晚上。不過我有告訴她這招是女生使用限定,男生絕對不能用,否則可能會被秒殺。

『其實星座運勢說我今天所有的計劃都會失敗,要找出問題的癥結。』吃牛排的時候,她說。
「所以跟吃牛排完全無關?」
『對,完全無關。』
「不過星座運勢那種屁話就不用去多看了,看那個根本就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去看看奇摩笑話。而且那些運勢說的一點都不準,妳看,妳計畫著要我請妳吃牛排,不也成功了?」我說。
『你不相信星座嗎?』
「我什麼莫名其妙的神鬼論、星座論、八字論、紫微論都不相信。」我說。
『其實我也是。』她說。
「既然如此,妳為什麼還知道妳今天的星座運勢?」
『因為我公司每一個樓層的電梯門口都有電視,那是讓你在等電梯時防無聊的。上面會播一些電影預告或是今日新聞重點,還有股市跟星座運勢。』
「所以妳是等電梯時看到的。」
『嗯,是啊。』

「那『今天會有男生請我吃牛排』這招是妳自己想的?」我說。
『是啊。』
「妳可以去當星座專家了,這樣妳都掰得出來。」
『我的星座運勢我自己掌握。』她說。
「喔?那妳掰這個幹嘛?」
『因為我想“真的”認識你。』她說。

工地的打地樁的聲音暫停了一下,我把撮好的面紙球放在一旁,宜珊在電話裡問我最近過得好嗎?我有點心酸。

其實我們沒有分手太久,大概一個月的時間而已。但是分手之後的每一分鐘都會被自動放大到像一個小時,於是一天就像一年,一年就像一輩子。但我們都已經三十歲了,把三十套入年紀的話,是一個不小的數字,所以我們都較能控制某種情緒,就算傷心也會盡量壓抑。

「很不錯呀。」電話的這頭,我坐在地板上,靠著牆壁說。
『那就好。』她說。
「妳呢?」我問。
『還過得去。』她說。

這就是兩個失去對方的人會有的對話,詞不達意不打緊,重點是看似關心的對話內容其實是兩個人分手後的陌生,已經讓自己不知道該跟對方說些什麼了。問你最近好嗎,其實只是想知道你還有沒有在呼吸,當你禮貌性地回問他「那你呢?」,他給你什麼答案其實都不重要,因為他好不好都已經與你無關。

『在寫新書了嗎?』
「嗯,是啊。」
『你的上一本書很好看。』她說。
「是嗎?妳有看?」
『嗯,我前幾天看完的。』
「妳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會看我的書的,為什麼這本書妳卻看了?」
『因為……我們已經不在一起了。』她說。
「啊,對,我都忘了。」

「今天不用跑新聞嗎?」
『昨天值晚班,現在才剛下班而已,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為什麼要找我吃飯?妳一個晚上沒睡一定很累了,去睡覺要緊吧。」
『我還睡不著,你不想跟我吃飯嗎?』她說。
「我很樂意,但我恐怕沒辦法答應妳。」
『為什麼?』她的語氣有些驚訝。
「因為………」
『你不方便說話嗎?那我就不打擾了。』她打斷了我的話,然後繼續說,『如果你身邊有其他人的話。』
「不,沒有,」我點起了一根菸,「妳誤會了,我身邊沒有人,我沒辦法答應跟妳一起吃飯的原因只是因為我並不在高雄。」

『那你在哪呢?』
「台北。」
『你去台北幹嘛?有工作或演講嗎?還是訪問通告?』
「都不是,我想我會在這裡住一年。」我說。
『住?』她更驚訝了,『你要住台北?為什麼?』
「我想換個居住環境,或許對寫作有其他的幫助。」我說。
『所以,你短時間不回高雄了?』
「嗯,是啊。」
『那好吧,改天再找你了,如果你回高雄的話。』
「嗯,好。」我說

然後我們沉默了一會兒,這樣的沉默我不喜歡。

『那……你回高雄的話,會打電話告訴我嗎?』她問。
「我不知道,或許吧。」
『那我上台北的話可以找你嗎?』
「看情況吧。」
『如果我請假到台北去玩幾天,可以住在你家嗎?』
「再說吧,我想。」
『你知道我今天的星座運勢是什麼嗎?』
「不知道。」
『我今天的星座運勢是:任何人都很難去拒絕你的要求。』她說。
「那這個星座運勢一點都不準。」我說。




* 這一方:最近好嗎? *
* 另一方:嗯,還好,你呢?*
* 這一方:嗯,還可以。 *
* 但其實好與不好,都與對方無關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SheenaWu
  • 你用倒敘法寫這些故事
    祝福你

    今天連續看了好幾篇

    有一種綠茶啤酒我喝過兩次(你文章中有提及喝啤酒一事_啤酒是液體麵包)
  • 膩了
  • 老套
  • 辛苦你了,讓你大老遠跑來這裡嫌我老套,不好意思。不過我倒是很慶幸我還能被嫌棄,更慶幸的是,我還會那些被嫌是老套的東西。

    hiyawu 於 2008/10/14 12:24 回覆

  • 哈士奇
  • 我覺得...嗯~還不錯。
  • hiyawu迷
  • "但其實好與不好,都與對方無關了"
    說的很寫實呢,的確是這樣啊...
    樹大加油,超期待你的新作品
  • 悄悄話
  • 楓
  • 恩......這次作品看到這,好像沒有像之前的吸引人耶!
    感覺上......敘述的有些平淡呢!
    期待後面的內容會很精采。
  • 夜星
  • 還好啦
    不過女生個姓怎麼好像都差不多
    (我是指每一本書)
  •   
  • 煩死了~我煩死了啦!
    我不要這樣~我不喜歡這樣~
    每天都不開心~很討厭!
  • 維LoVe
  • 不過我有告訴她這招是女生使用限定,男生絕對不能用,否則可能會被秒殺。

    男生是否能用,因為今天星座運勢告訴我會破財,所以我想請妳吃牛排失小補大?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蓝色眼泪
  • 怎么读起来有点感伤啊?
  •   ﹍J iηg

  • 吳 子 云 是 不 是 喜 歡 貓 ?


    要 回 答 哦 ! 拜 托 了 ! ~











  • 是的。

    hiyawu 於 2008/12/27 02:24 回覆

  • 悄悄話
  • 豪
  • 我覺得還不錯~ 雖然是斷斷續續在看你寫的小說~"~ 還是很好看唷~

    繼續加油!!
  • 小婷
  • 深深贊同最後一句話歐!

    到底分了手之後的我又是出於甚麼心態播了電話?

    還問了一句:今天如何?

    馬的我這傻 B...

    而我還是看到了你的文字才有那麼點恍然大悟。

    Thx. A lot.
  • 阿兔仔
  • 分手的陌生與冷淡,形容很貼切哦:") 您的書幾乎都看過了,最近找到這本還是很讚!!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