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暮水街兩個禮拜後,我第一次在睡夢中被搖醒。
當然搖醒我的不會是人,因為我一個人住;也當然搖醒我的不會是鬼,因為我八字太重。

地震發生在深夜三點,我才剛躺到床上去沒有多久,我打開床頭燈,然後拿了一本《三國群英傳》來看,就在我翻到孫權親自帶領十萬大軍圍攻合肥,而合肥守將張遼不但不懼怕,反而親領八百猛騎敢死隊衝入孫權的十萬大軍,殺得孫權嚇出一身冷汗時,我聽見一陣很低沉的轟隆聲,然後我的床頭燈閃了兩下,世界就開始搖晃了。

小希的尖叫聲在很安靜的夜裡顯得十分淒涼。

我們住在三樓,其實搖晃不算大,只是時間挺久,所以感覺有些不安。我聽見小希的尖叫,趕緊去敲她的門,她開門之後一臉驚慌地看著我,然後不停地問我『阿尼!還在搖嗎?還在搖嗎?』

這天,我們就這樣各自坐在自己的門口,一直到天有點亮的凌晨六點。一個是很想回去睡,一個是嚇到想睡卻不敢睡。

很想睡的那個當然是我。

「原來小希怕地震啊。」我說。
『不止……』
「嗯?」
『我還怕蟑螂、老鼠、壁虎、蜘蛛、蜈蚣、飛蛾、蚱蜢、青蛙、蟾蜍還有蛇。』她說。
「………」
『所以我的貓要會抓蟑螂、老鼠、壁虎、蜘蛛、蜈蚣、飛蛾、蚱蜢、青蛙、蟾蜍還有蛇。』
「那妳要不要替牠穿一件內褲在外面?」
『幹嘛?』
「寫個S就能當內褲外穿超人貓了。」我說。

小希的笑點很低,所以她聽到內褲外穿超人貓的時候,笑到一個不行。
如果是宜珊聽見我說這個笑話,她大概會跟我說『無聊』吧。

『阿尼,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啊?為什麼你都不用上班?』小希說。
「啊?」我瞪大了眼睛,「妳到現在還不知道?」
『不知道啊,你沒跟我講過啊。』
「故事發展到這裡都已經第十一集了,妳還不知道我是幹嘛的?」
『啊?什麼故事……?』
「喔!沒有………嗯……我是說,我都已經住在這裡兩個禮拜了,妳早該知道我是幹嘛的了吧?」
『你沒說我怎麼知道?』
「喔,對不起,」我點了一下頭,「我是一個寫手,我寫了一些書。」我說。

然後,她稍稍頓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麼,突然一臉驚訝的表情看著我說:『你就是那個寫網路小說的阿尼?』
「呃………」看她這麼驚訝,我有點失措,「是……是啊……。」
『我的鄰居是個名人,我居然不知道?』
「噢,不用這樣,我一點都不像名人,」我揮揮手說,「講得直接一點,再怎麼有名的人也都是要吃飯大便的。」
『也對啦。』她點點頭,『不過你真的很紅耶,我大學時還看過你的作品。』
「謝謝妳的捧場,我相信我的作品在上大號的時候拿到廁所裡去解無聊應該還不錯。」我說。

然後小希看到我手上的書,她指著問我,『你在看什麼書?』
「三國群英傳。」我把書的封面轉向她。
『好看嗎?』
「很好看啊。可以了解很多當時的猛將和謀士他們英勇的事蹟。」
『你看到哪裡了?』
「我看到張遼帶八百個騎兵殺進孫權的十萬大軍裡,一整個猛。」
『張遼是誰?』
「是曹操手下的五良將之首。」
『五良將是什麼?』
「就是張遼、張郃、徐晃、于禁跟樂進。」
『為什麼有五良將?』
「這是陳壽在三國志裡面寫到的,因為他們的事蹟不凡,陳壽在三國志裡面還特別替他們五個人闢了一卷,就是寫五良將。不過我想當時的曹魏應該沒有這種排名或是團體。」

『說不定有,不然陳壽為什麼要寫?』小希靠在她的門上,歪著頭問我。
「當時三國爭戰都來不及了,還有時間搞團體喔?」我說。
『不一定啊,排一排又不會花多少時間,而且我覺得五良將這個名字沒有霸氣。』
「不然妳覺得要叫什麼?」
『叫…………』她拉長了聲音,卻講不出一個名字來。
「叫………5566好不好?」我說。

然後她又笑倒了,而且笑到她的乖女兒用很詭異的表情在看她,好像在說:「這個女人喀藥了嗎?」

等她笑完了,張遼也病死在去攻打吳國的半路上了。當時的魏文帝曹丕還因為他的死去傷心了很久。

然後小希問了我很多三國時候的事情,我就像講故事一樣地一件一件說給她聽。從三英戰呂布一直講到諸葛亮和司馬懿,甚至講到劉備已死,而他的兒子劉禪是個白癡,諸葛亮為了蜀漢和劉備的遺命,擔起蜀國的大業七次北伐。

講到我上了廁所三次,她也上了廁所兩次。然後她的乖女兒早就睡到四腿開開,她還在問我趙雲到底帥不帥。

『你好了解三國喔。』她瞇著眼睛笑著說。
「打過電動的都很了解。」
『打電動?』
「大部份的男生在成長過程一定都玩過三國志的電動,電動打久了,相關的歷史就自然記起來了。」我說。
『我念書的時候,歷史有夠爛的。』
「大家都有很差勁的那一門科目,像我的理化就遜爆了。」我說。
『我的國文也很差,課文都背不起來。』
「我的數學差強人意,大學還差點重修普通微積分。」
『我的作文也不好,聯考時作文才拿到十分。』
「妳還贏我咧。」
『啊?』她驚訝的看著我,『我還贏你?』
「對,我才考七分。」我嘆了一口氣。

『我們有同年嗎?』
「我們………」我看了看她,「……應該……不會……同年……吧……?」
『我1981年。』她說。
「我1976年。」
『啊……』她眨了一下眼睛,『我們差了五歲……』她用一種我很老的表情看著我。
「但我外表看起來卻跟妳同年……」我用一種天生麗質不怕老的眼神看著她。

這一次她的笑點變高了,因為她白了我一眼。

『你幾月的?』
「九月。」
『處女座?』
「是啊!」我驕傲的點點頭。
『處女座的男生都很自戀。』
「哪有?那妳幾月的?」
『二月。』
「二月?水瓶座?」
『是啊!』她驕傲到抬起頭看著天花板。
「水瓶座的女生都很八卦。」
『哪有?』

「那我問妳…………」我想了一會兒,「甲男跟他女朋友去電影院看電影,在他們約會的期間,甲男一直接到電話,並且每一次接電話都不敢讓她女朋友聽見,而且當女朋友問他是誰打來的時候,他都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朋友,不敢直接且正面地回答女朋友的問題,這時問題來了……」
『不用說,甲男一定是劈腿了!』小希肯定地說。
「妳看,我就說水瓶座都很八卦。」我也很肯定地說。
『不然呢?』
「我問題都還沒問完,妳就說甲男劈腿,妳還敢說水瓶座不八卦?」
『不然你要問什麼?』
「我要問的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請問!故事中的甲男貴姓?」
她愣了一會兒,想了一想,然後打了我一下,『誰會知道甲男貴姓啊,故事中又沒有講。』她說。
「對啊,故事中也沒講他劈腿啊,但是妳就說他一定劈腿了,這不是八卦是什麼?」我說。
『那你說啊,甲男貴姓?』
「甲男當然姓“賈”啊,我故事一開始的第一個字就已經說他是賈男啦!」

然後我不只被白了一眼,還被打了一下。
然後遠處的天邊一片暈紫色,再過一會兒太陽就要爬起來了。

她的乖女兒醒了,爬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小希看了看牠,又回頭看了看我,然後用很睏很累的眼睛和聲音跟我說……

『早安,阿尼……』
「早安,小希。」我笑了笑,點點頭。
『跟你聊天很愉快。』她說。
「那是因為妳的笑點很低。」
『我很久沒有跟人在半夜裡講這麼久的話了。』
「我也是。」
『謝謝你陪我說話,因為我怕地震還害你沒辦法睡,真不好意思。』
「那改天找個時間陪我吃飯當補償吧。」我說。

她並沒有回話,只是走進她的房裡,對著門外的我笑著點點頭。




* 老天爺讓我搬到暮水街,又讓我遇到小希…… *
* 是不是要我寫下,暮水街的故事呢? *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ddy
  • 這一次她的笑點變高了,因為她白了我一眼。

    是胃口被養大了~"~
  • 楓軍團
  • * 老天爺讓我搬到暮水街,又讓我遇到小希…… *
    * 是不是要我寫下,暮水街的故事呢? *



    /////



    * 老天爺讓你寫下暮水街的故事 *
    * 是不是等我來看,期待吳子雲或藤井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