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想寫的故事有很多,但卻因為它們都還沒有一個很完整的架構,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下一部作品到底要寫什麼。

我有說過,我想要寫一部角色很少的,而且發生在荒島上的故事。我把這個故事說給如玉聽的時候,如玉很直接地告訴我:「大哥,你要寫阿尼飄流記,不如寫阿尼找死記,好嗎?」

因為她語氣中帶有殺氣,所以我暫時打消了寫飄流記的念頭。

我也一直在構想一個愛情故事,是發生在一個平凡樸實的小鎮,有三個人一起長大,其中兩個是男孩,一個是女孩。他們因為都是孤兒,所以住在孤兒院裡。我希望能在故事當中不只提到愛情而已,更希望孤兒的背景能為故事帶來一點悲傷氣氛……

如玉說:「大哥,你打算寫安東尼、陶斯與小甜甜的故事嗎?」
「幹……被發現了。」我說。

後來我還跟如玉說我要寫一個「再見了,可煮」的故事,那是一隻很可愛的狐狸犬,牠跟可魯是好朋友………,不過如玉好像快要爆炸了,所以我只好安靜閉嘴。

不過阿忠說「再見了,可煮」這個故事很有搞頭,而且為了防止別人把其他的名字用去,要我一次寫好幾隻,把可煎可炒可炸通通都寫下去,一定會大賣。

我忘了有沒有在電話裡罵他三字經,不過當下我真的可以了解如玉的感覺。

地震當天早上,如玉打電話來,『這兩個禮拜寫了多少東西了?』,她說。
不過當時我還在恍惚狀態,因為陪怕地震的小希陪到早上六點才睡覺。

「大概兩千字吧。」我覺得我的聲音一整個低沉。
『才寫兩千字?你都在幹嘛?』
「嗯……大便小便還有吃飯睡覺……」我說。
『過得很充實嘛!』
「是啊,一整個有意義。」
『凌晨的地震,你沒嚇醒吧?』
「沒有。」
『那就好,沒事就多寫點東西,別偷懶啊!』掛電話之前,已經當編輯當到有職業病的她還是不忘提醒我這件事。

不過身為一個也有職業病的作者,我在掛電話的那一剎那間就忘了她的叮嚀了。

小希在一家貿易公司工作,每天早上八點半上班,下午五點半下班。然後她會去吃晚餐,接著去上瑜伽,然後回家陪她的乖女兒。

因為她上瑜伽上很久了,我猜那筋骨一定很軟,我曾經請她表演過劈腿,她說她沒辦法一次愛兩個男人。我說她哪壺不開提哪壺,她哈哈大笑。

然後我用「聽說能用舌頭舔到手肘的人都會大富大貴」的老梗去騙她,她在原地努力了一分鐘,然後很失望地嘆了口氣對我說『看來我沒有富貴命』,差點把我笑死。

一天下午,我在她下班之前,在她的房門上貼了一張紙條,表示為了恭喜我「新居落成」,我要請她吃牛排。

『你都已經住兩個禮拜了,還在新居落成啊?』
「不,真的是現在才新居落成,我房子裡最後一樣東西在今天才送來。」
『什麼東西?』
我回頭指著桌上的那盆仙人掌說:「就是它。」

然後又過了一個禮拜,我記得那是四月一號,我的仙人掌被我用簽字筆畫上了眼睛和嘴巴的那一天,我們吃了一頓愚人牛排餐。

『我從來沒有這樣吃過牛排!』走出那家店時,小希驚訝地說著。

晚上七點,我們準時到了那間牛排餐廳。店家為了應景,在他們的菜單上動了手腳,如果沒有仔細地看,肯定會點錯東西。當服務生站在我的身邊,我指著菜單上的“柏格斯沙朗牛排”,並且對他說五分熟的時候,他問了我一句:「先生,您確定嗎?」

當小希指著菜單上的“法國道地鵝肝醬牛排”,並且對他說七分熟的時候,他問了小希一句:「小姐,您確定嗎?」

然後我們都認真地再看了一次菜單,才發現我們點的東西後面有一行很小的字,上面寫著「這一頁是假的,請翻下一頁。祝您愚人節快樂。」

對於這種高級牛排館會為了某種節日設計這樣的小把戲,我覺得很有趣。但相對於這樣的有趣,在用餐時現場的小提琴和鋼琴外加薩克斯風的演奏就顯得正經八百了許多。

小希說她從來沒到過這麼高級的餐廳,坦白說我也沒有。
我只是上網搜尋了一些資訊,在價格不是問題的情況下找一間好吃的牛排館,就在上面找到這一家。然後我就打了電話訂位,接聽的人竟然是先講英文再說中文!

「先生,請問您要訂什麼時候的位置?」
「四月一日,晚上七點。」
「請問幾位?」
「兩位。」
「請問您喜歡高背椅還是沙發?」
「高背椅。」
「請問是您本人要來用餐嗎?」
「是的。」
「請問您的用餐伴侶是女性嗎?」
「是。」
「請問是否需要為您的伴侶準備玫瑰花?」
「玫……玫瑰花?」
「是的。這是我們的貼心服務,在用餐的中停時間替您送一朵玫瑰花給您的伴侶,表示一個小驚喜。」

這就是我訂位時的對話,我這輩子從來沒這樣訂位過。就因為訂位的過程有點太………不一樣了,我直覺這間餐廳可能不太簡單,於是我對那天穿著七分袖襯衫和一件牛仔褲就要出門的小希說:「不好意思,如果可以,能不能換一件裙子?穿高跟鞋?」

『我知道你為什麼要我換裙子和穿高跟鞋了。』坐在我對面的小希笑著說。
「不好意思,讓妳覺得彆扭。」
『我也知道你為什麼要穿襯衫打領帶了。』
「我也挺彆扭的。」
『為什麼要到這裡來吃牛排呢?』
「呃……」
『不會是真的要慶祝愚人節吧?』
「喔!不,不是。」
『那不然呢?』她用手撐著自己的左臉說。
「因為……因為暮水街附近那間我家牛排一直客滿,我只好帶妳來這裡。」
『你騙人……』她笑得瞇起了眼睛。

這時服務生推著很歐式的送餐小推車,上面擺了一個蓋著銀色金屬餐蓋的大盤子,他走到小希的旁邊對我示意,我點了點頭,他就拿起那個餐蓋,並且用手勢比著我說:「這是這位先生給妳的小驚喜。」

那大大的白金盤子上,只擺了一朵非常鮮紅的玫瑰花。

收到玫瑰花的小希,反應很特別。她沒有臉紅,沒有緊張,沒有害羞或不好意思,她只是看著那朵花,然後再看著我,連謝謝都沒有說,只是一直笑著。

嗯。只是一直笑著。





* 笑著就夠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ddy
  • 好甜的笑~^^
  • jenny
  • 你的部落格文章很棒

    邀請你也幫我的部落格衝人氣........
  • I.P.
  • 唉呀 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