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封簡訊讓我徹夜難眠,阿忠說,這是身為公眾人物的悲哀。

「當一個作家的女朋友,其實已經算是簡單的了。看看那些歌星明星的女朋友們,哪一個能真正曝光的?某數字週刊一天到晚跟來跟去,要約會還得拉一大堆朋友一起來當幌子。」阿忠說。
「我不是歌星明星。」
「你是出版界的明星。」他指著我的鼻子,肯定的說,「其實宜珊的反應很正常,誰能接受自己的男朋友被別人摟來抱去的?她上網隨便搜尋一下“阿尼”兩個字,立刻就會出現一堆你的那些瘋狂讀者的部落格或是留言板,然後上面貼著她跟你的照片,下面還有註解說“我跟阿尼的合照耶,我簽著他的手,超開心!超開心!”」他一邊說一邊還做表情動作。

這個道理我當然知道,我也不能接受我的女朋友被別人摟來抱去的。說得更自私一點,我管她是不是明星歌星還是什麼界的什麼星,只要她是我的女朋友,我就沒辦法接受她被別人摟來抱去的。

不要說什麼自己的職業關係,造成社會身份的某種特殊性,所以被很多人喜歡被很多人愛是很正常的,然後就硬是要自己的另一半接受這種事。

抱歉,我辦不到。不過阿忠說我很矛盾,我既然沒辦法要求自己的女朋友接受這種事,那我是不是應該乾脆不要幹了呢?

然後他就搖搖頭,說這是公眾人物的悲哀。
但我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我不認為這是公眾人物的悲哀………

我認為這是愛情的悲哀。

隔天,我打電話給她,她沒有接,後來她回了電話,說她正在跑新聞,沒辦法接電話。我們聊了一會兒,但關於深夜的那封簡訊,我們隻字未提。

『昨天你還是不乖。』
「什麼意思?」
『我明明提醒過你,記得穿得正式一點。』
「我穿得很正式了。」
『你以為我看不出你的薄外套裡面穿的還是T恤牛仔褲嗎?』她說。


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吃晚飯。本來約好七點,但我在餐廳裡等到八點,才看見她慌慌張張地推開玻璃門跑進來。

『對不起,親愛的,讓你等這麼久,你一定很餓了吧?』這是她第一次用親愛的三個字來稱呼我。
「怎麼了?有事情耽擱?」
『我同事下個月要結婚,硬是拉著我去挑婚紗。』她說。
「拉妳去挑婚紗?妳對婚紗有研究嗎?」
『沒有,』她搖搖頭,喝了一口水,『她只是想找個伴一起去。』
「婚紗挑完了?」
『我想應該還沒,』她看了一下手錶,『我跟她說我男朋友在等我一起吃晚餐,我必須先走。』
「其實妳可以打電話給我,說明天再一起吃飯也沒關係。」說完,我對著服務生半舉手,示意他過來點餐。
『你的電話打不通。』
「打不通?」我拿起我的電話,嗯,確實打不通,因為它沒電了。

然後那頓晚餐的話題就一直圍繞在結婚這件事情上,說得更準確一點,是圍繞在準備結婚的女人的心情上。

她說她的同事人逢喜事精神好,每天工作都很起勁,訂婚之後和未婚夫兩個人一起相約看車看房子,然後房子還沒看到喜歡的,車子倒是先買了一部,而且運氣非常好,上個月才訂婚,這個禮拜買了三張樂透就中了好幾萬…………然後又聊到一連串的什麼婚姻的習俗,女人在結婚前要注意什麼,結婚後要注意什麼?

其實有什麼好注意的呢?不就是一段婚姻嗎?女人到最後注意的都不是這些事了,而是老公的薪水有沒有按時交出來,以及老公有沒有在外面偷吃而已。

晚餐從頭到尾都是宜珊在說話,我都只是點頭搖頭地聽,最多只問了一個問題:「是懷孕了才要結婚嗎?」然後宜珊愣了一下,說她不知道。

在回家的車上,我開車,她在旁邊哼著歌。
或許是被她同事的心情影響了,我覺得她一整個很輕鬆快樂。

昨晚的簡訊,她都忘了嗎?
我想,是吧。

過了一陣子,她告訴我九月的時候她請了好幾天的假,問我能不能陪她出國去玩?我問她為什麼要請假,她說她想要陪我,她也想要我陪她。

『九月是你的生日,我想在關島的沙灘上寫Happy Birthday給你。』她說。

關島?一個聽起來就像是會被關在那裡的地方。

然後,九月就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生日在九月的關係,我一直覺得這是一個很「橙色」的月份。
我在當兵的時候寫了一首詩,就是在九月寫的,當時我正在值夜哨,坐在安全士官桌上,心裡想著還有一個月就退伍了,寫首詩來慶祝一下吧。

那首詩我取名為《橙色九月》,本來退伍之後還想替它寫一部長篇小說,但一直到現在都還沒動手。

宜珊也看過那首《橙色九月》,她問我是什麼時候寫的,我說當兵時,離退伍只剩一個月。然後她說那一點都不像是離退伍只剩一個月的人寫的,反而像是生命只剩下一個月的人寫的。

一直到現在,退伍已經七年了,每到九月,我還是會覺得很橙色。(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因為出版社老闆下了指令,下半年的阿尼要努力地衝中國大陸的市場,他準備安排我到大陸去宣傳,我的書不應該只在台灣大賣………………

然後我就要去大陸了。
而宜珊呢?她依著她的計劃,要到關島去旅行。

去大陸的前兩天晚上,我帶著宜珊到我家,並且告訴她,如果她願意的話,我很歡迎她住下來。

『這是你在要求跟我同居的意思嗎?』她的表情有藏不住的開心。
「這是我在要求我們真的在一起的意思。」我說。

在我去大陸,而宜珊去關島的前兩天,我們同居了。那種感覺像是兩個人已經變成了家人。我回家的時候會得到她的親吻,她回家時候會得到我的擁抱。

等到我在大陸跑了十幾個城市,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宣傳我的書,帶著一身疲累回到台灣的時候,比我早了七天回到台灣的宜珊在家裡準備了一桌豐盛的家常菜等我。

其實宜珊的手藝不算太差,只要她有照著食譜上面所說的做的話。
但很可惜的,她並沒有買任何一本食譜……

那天晚上HBO的九點強檔是X情人,我們一邊吃宜珊煮的愛心晚餐,一邊看著梅格萊恩騎著腳踏車準備被大卡車撞上。

就在我喝著太鹹的蛤蜊湯,心裡在暗自祈禱明天不要拉肚子的時候,梅格萊恩就被車子撞飛了。

片後宜珊哭了五分鐘,我拿面紙給她的時候,她還在兀自唸著:『她好不容易都可以跟天使在一起了,卻……』
「這是電影,不要太難過。這世界上沒有天使,就算有也不會下凡來愛人。」我說。
『不會啊,我就覺得你是天使。』
「妳太看得起我了,阿忠說我是狗屎。」說完我自己笑了起來。
『你說這部片叫啥名字?』
「X情人。」
『喔對!』她擦乾了眼淚,然後繼續說,『這個女主角跟男主角叫什麼梅………跟什麼拉斯………的……』
「梅格平胸跟尼可拉斯苦瓜。」我說。
『啊?』她抬頭看了看我,『你說什麼瓜?』






* 梅格平胸,嗯………顧名思義……… *
* 尼可拉斯苦瓜,嗯……因為他懊悔的表情超級苦瓜…… *




《橙色九月》

橙色九月,染了灰 
我在天空底下,枯萎
腳下畫了噴彩的鞋,印子卻失了妝顏
星星亂跑,遺落憶圓的月
溪水在跳舞,尖石舖上一層浴簾
塗鴉無意,彩色也是黑
影子是琉璃織的,少了稜線
風吹落了葉,嫩綠也不以清瞥
扯亂電話線,接通天的另一邊
左側是落地窗,靠在窗的右肩
忘了雲會飄,但風卻沒有吹
我親愛的妳,我深愛的妳
我的翅膀早已振不出弧線,飛翔是過去奢華的歲月
我站在原地,不發一語的等待,妳曾經的依戀
是癡所為,是癡所為
當裝盛著我們藍色夢境之水的琉璃瓶被時間摔碎
我只能站在原地,等待妳曾經的依戀
我在人間,妳在天
在天上的妳,看不見人間的我的癡累
是啊...是啊....
妳在天上飛,我卻在心裡追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TATSUNO
  • 終於看到新連載囉~
  • a lei
  • 我喜欢橙色九月的

    =彩色也是黑=

    很有感觉
  • yuanru
  • 為什麼是橙色??
    橙色的九月,是什麼樣的九月呢?
  • Eazy
  • 今天把 幕水街的三月十一號看完了 感覺是不是會有續集XD
  • 小丑
  • 借一下橙色九月了
  • yoyolang
  • 8~9月

    看到了橙色九月 想到您是處女座 今日也重新看了幾篇您寫的文章 所以又想到了得憂鬱症并消失的阿不拉 請問他是現實中的人物嗎? 請問他也是處女座嗎?
  • 阿不拉是我國中同學,是的,他也是處女座。

    hiyawu 於 2008/12/24 01:55 回覆

  • 天氣晴
  • 哈 我也是九月生的
    我也覺得九月就是橘色的

    也許是 夏天是因為綠色
    秋天進而枯萎
    就變成橘色 橙色 褐色一類的:)
  • 0.0
  • 橙色
    我喜歡橘色
    詩跟書都寫ㄉ很棒
  •   ﹍J iηg


  • 這 首 詩 真 的 很 像 一 個 生 命 只 剩 下 1 個 月 的 人 寫 的 。
  • 阿尼桑
  • 我簽著他的手 <<< 有錯字唷
  • 飄
  • 橙色九月感覺比較像寫給死去的人的= =
  • lsyii-Lh
  • err
    请问可以转载你的《橙色九月》吗?
    我会注明出处、作者以及链接的
  • 請服用。

    hiyawu 於 2010/11/07 12:14 回覆

  • lsyii-Lh
  • 谢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