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希是那種見過一次就會忘掉一次的女孩子。

今天你第一次看見她,你知道她就是長這樣,但是明天你就會忘了,然後會一直到下一次再見到她,你的心裡就會有個聲音對你說:「嗯,她就是小希,她就是長這個樣子」。

要一直累積到一個程度,你才會真的在沒有見到她的情況下,完全記得她的樣子。我花了多久的時間記得她的樣子呢?我自己也沒去注意。我只記得我們一起吃飯,然後她說要去上洗手間,她一離開座位,我就忘了她的樣子了,但等到她回來,我立刻又記得她的樣子。

小希說這是我的老年癡呆症提早發作。

「那妳記得我的樣子嗎?」
『當然記得。』
「那妳現在閉上眼睛,跟我說我是什麼樣子。」
『你就是一副阿尼的樣子。』她故作俏皮地說。
「要這樣回答誰都會。」
『換你閉上眼睛,跟我說我是什麼樣子。』

然後我真的閉上眼睛,我真的說不出來。
「妳就是一副很八卦的水瓶座的樣子。」我說。

一直到已經在暮水街住了半年,我才真的能記得小希的樣子。

她喜歡留長髮,她說過她從來不曾把頭髮剪短過。
她有長長的睫毛,讓她的眼眸看起來很深。
她有一張鵝蛋臉,嘴唇常常是淡粉色的。
人家說真正的美女,笑起來的時候會露出八顆上排牙齒。我仔細地數過,小希笑的時候是露出十顆。

露出十顆就不是美女了嗎?我不以為然,因為對我來說,小希就是個美女。

『阿尼,你為什麼要叫阿尼?每一次叫你的名字,我都覺得在叫《南方四賤客》裡面的阿尼!』小希說。
「妳要這樣想也沒關係,我無所謂的啊。」
『可是《南方四賤客》很低級啊!』
「哪會?」我立刻反駁她,「哪裡低級?那簡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世紀傑作啊!從來沒有這麼好看的惡搞卡通啊!」我說。
『哪裡好看?』
「超級好看!」我說。

每當我聽到有人說不喜歡《南方四賤客》,我就會覺得他們很奇怪。這麼優秀的卡通,竟然有人不會欣賞。

你知道這部卡通,是台灣電視史上公認中文配音最完美的卡通嗎?我想有很多人不知道,因為看過的人只記得它的爆笑,卻不記得它其實是一部需要很多配音員的卡通。

卡通裡面的南方公園小鎮,住了很多很多的人,還有一座南方小學,有小學就有老師有校長有學生,有學生就有家長,有家長就有它們上班的地方,有上班的地方就有老闆跟上司………

這麼多角色當然就要用到很多配音員,就算一個配音員要接下五個以上的角色,他們還是配得很完美。

它之所以那麼讓人難忘,不只是因為配音好,而是對白精彩而且非常難忘。
你試著想一想,當幾個念國小的孩子,他們的口頭禪是「媽啦屁啦銬」的時候,這世界是多麼的美好。

噢!我忘了還有阿尼的「嗯」。

阿尼家裡很窮,總是用衣服包住臉只看得見眼睛,說話的聲音永遠聽不清楚,所以他說話只有「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這樣。

「他奶奶個熊!阿尼!如果你再不說話,我就把你的屁眼縫起來!」
「屁啦!誰再說我媽拍過露點寫真集,我就把我的大便塞到他的鼻孔裡!」
「銬!去你的擔擔麵!」……………

我超喜歡這種對白,能想出這種對白的人真是天才………………………………嗯,抱歉,我離題太遠了,故事回到小希身上。

小希的頭髮有一種香味,或許應該說是她身上有一種香味。當我站在她的下風處,九月裡秋天的夜風吹來,我就能聞到她的香味。

我想問她這是什麼味道,可是我怕她覺得我是變態,所以就打消了念頭。不過後來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她告訴我的答案讓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自從小希看完《呼嚕》之後,「惆悵小姐」的部落格變成她每天都會去觀光的地方。一開始我對她使用“觀光”兩個字來形容上網這件事還頗不習慣,不過她解釋過後,我突然覺得觀光很適合形容上網。

『你想想看,當你用滑鼠點了一個網址,在那個網址還沒跑出來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它長什麼樣子,裡面有些什麼,你能在裡面看見什麼或是知道什麼,那種感覺就像是你買了一張機票,要到世界的另一個地方去,但是在你還沒到之前,你根本不知道那裡長什麼樣子,那裡有些什麼,你能在那麼看見什麼或是知道什麼。』她說。

『所以上網,就像在觀光!』小希再一次強調。

我覺得這個形容恰到好處,她的說明也非常清楚。我說她可以來試著寫小說,她點點頭說她會的。

跟小希一起吃飯說話聊天其實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如果你不介意一個女生時常因為笑點太低而笑到叉氣的話。她的笑聲不是呵呵呵也不是嘻嘻嘻,是很豪邁的哈哈哈。如果她笑很久的話就會出現一種頻率,像是她的喉嚨裡裝了一條彈簧,把她的笑聲彈來彈去。

講笑話給她聽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通常笑話都還講不到一半,她就已經笑到不行了。

「我講個笑話給妳聽,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我說。
『好。』她點點頭。
「有一個神父,他到了一個部落去傳教,但是那個部落的土著不會說國語,所以他就找了酋長來,他想先把酋長教會,然後再請酋長去教他的族人。」
『嗯。』她點點頭,不過她已經開始微笑了。
「神父每天都跟這個酋長去散步,每看見一樣東西,他就會指著那樣東西,然後教酋長說那個東西的名字。」
『嗯嗯……』她已經開始咧嘴笑了。

神父指著天說:「天空」。
酋長:「天空……」
神父指著池塘說:「池塘」。
酋長:「池塘……」
神父指著草叢說:「草叢」。
酋長:「草叢……」

『哈哈哈哈哈哈………』← 這是小希的笑聲。

這時神父看見草叢裡有兩個人正在做愛,他一時臉紅,不知道該怎麼講。
兩秒鐘反應過後,神父指著做愛的兩個人並且回頭對著酋長說:
「騎車……」。

話才剛說完,酋長就拿起他的弓箭,一箭射穿了那一對正在做愛的男女。
神父嚇了一跳,驚慌地說:「你……你怎麼可以殺人……?」
只見酋長很冷靜地看著神父說:「我的車………」

然後小希就笑到歇斯底里了。

我常常在我的部落格還有留言板裡面看見一些讀者留言給我說「看你的書真的會笑到肚子痛」,或是「不能在上課的時間看你的書,不然笑出來會被老師抓到」。阿忠說我講故事很有條理,會讓人很想一直聽下去,講笑話也一樣。

「所以一樣的笑話,給我講跟給你講,結果就會差很多。」阿忠說,「你可以把五十分的笑話或是故事講成一百分的精彩,但我會把一百分的笑話或故事講成五十分的無趣,甚至是零分。所以你才能寫小說,但是我不行。」

宜珊也說過差不多的話,『有些人天生就很會說故事,你就是其中一個。』

小希問過我,我是怎麼去完成一部小說的?
我很簡單地告訴她:「把你要寫的寫完就是了。」

小說的組成,有千萬種說法,但要完成一部小說,只有一種方法,就是寫完它。

你可以天馬行空地想像N種劇情或是N個角色,你要讓哈利波特跑到宋朝去也好,你要讓嫦娥撞到人造衛星也好,你要讓超人在夜市賣蚵仔麵線也可以,甚至你要把你討厭的政治人物寫成吃大便的蛆也行。

這些都是“你要寫的”,把它寫完,它就會是一部小說。
一開始寫不多沒關係,把它當成是日記或是散文,一篇一篇累積,一次寫得比一次長,每想一個新的故事就多替它想一些架構………

總有一天,會讓你寫出一部好看的故事。
但好看的故事一定要寫完,它才能好看。寫不完的故事,儘管它在怎麼好看,它還是不存在。

「妳想想,如果《南方四賤客》的作者一天到晚只想著要創造出一個每一集都要死一次的阿尼,但是他卻一直不動作,那我們會有精彩的《南方四賤客》可以看嗎?」我對著小希說。

『所以寫完最重要?』
「對。」我點點頭。
『寫不好看沒關係?』
「沒有人一開始就能寫得好看的。」我說。
『你有寫得很難看過嗎?』
「當然有……」我說。

就在我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我的手機收到一封訊息,是阿忠傳的。
阿忠說:「我明天就要開刀了,祝我好運,兄弟。」







*小說的組成,有千萬種說法,但要完成一部小說,只有一種方法,就是寫完它。*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ttime
  • 南方四賤客好舊的卡通哦~
    為什麼不寫較新的啊~= =
  • OPAPE
  • 因為南方好:D
  • 天灰灰
  • 期待下一篇
  • 一朵花有刺
  • 等你post下一篇。
  • Chris
  • 有時候看完您的文章
    我都會有種難過
    想掉眼淚的感覺

    因為發現
    每次看完之後
    看看自己
    你故事裡的純真
    我在自己的身上已經看不到了
  • 蒼狼
  • 南方四賤客是我幼時最深刻的回憶XDD
  • 無言
  • 我沒看過南方四賤客耶…
  • 江宇軒
  • 蝦咪 阿忠要開刀了


    這樣布袋戲就要暫停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