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你可以牽我的手

行人用的綠燈,小綠人在奔跑著了。
剩下五秒,我們還有一整個路口要過。

我一邊急著過馬路,一邊擔心她沒有跟上我的速度。
念頭一轉,我加速跑過了路口,
我以為她會跟上,但她卻被紅燈留在路的那一邊了。

那一剎那間,我想起了這個熟悉的畫面。
三點鐘男生是我,九點鐘女生是她,我們之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突然間,我變得沒有聯想力了。

『你可以牽我的手。』穿越馬路之後迎向我的她,笑著對我說。
『因為一個人等紅燈,感覺很寂寞。』






我說那個香水的名字取得真好,一整個貼切。小希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眼睛直盯著我看。

我不敢告訴她因為我開始想念妳,當我看不見妳的時候。
那天搭夜車回高雄,在車上我拼了命地培養睡意,但是睡不著。因為我一直想起小希跟我說「那是一種香水,名字叫想念」的那張臉。

我有算過,那是我被她電到的第四次。

後來我有把小希的存在和我的想念告訴阿忠,他說「魯肉飯你個蛋花湯,恭喜你走出跟宜珊分手的陰影!」
「不是應該用水果嗎?什麼時候換成吃的?」
「水果快用完了,換吃的也可以。」他說。
「喔!那擔擔麵你個蚵仔煎,我聽你在放屁!」我說。

但是阿忠好像不是在放屁,這一次,我被他說中了。

我忘了我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上小希的,但我知道我對她產生喜歡之前,有一些跡象連我自己都沒發現,後來想想才覺得有點怪異。

我會在小希差不多要到家的時間開始注意時鐘,也開始注意門外的動靜。當我聽到她上樓的腳步聲,我才會覺得安心。
有時候跟她一起吃飯,我會特別注意她的表情,還有注意她的動作,如果她需要面紙,我早就拿好準備遞給她了。

我還記得有一次小希請我幫她把乖女兒帶去給寵物店洗澡,我騎著腳踏車載著牠去找小希說的那家店,然後把乖女兒交給裡面那個慈眉善目的老闆娘,在我離開之前,我竟然下意識地對著乖女兒說:「爸爸晚點來帶你。」

小希叫我菸抽少一點,我的菸量立刻減半。本來是三天才抽一包,現在變成一個禮拜抽一包,這個改變讓我損失了一些菸,因為台北氣候比較潮濕,菸的味道都變了。

我會在打三國無雙的時候,把小希練到五十級的貂嬋叫出來,然後看著螢幕裡的貂嬋發呆。

「幹!怎麼有點變態?」我自己都開始有這樣的感覺。

有一次,我去上一個廣播節目,跟主持人談我出書以來的過程與心得。主持人從頭到尾都很規矩地問有關於我作品的問題,不像一些綜藝節目,一定要聊到一些八卦才甘心。

在上廣播之前,我有跟小希說我要上廣播節目,她很興奮地問我是哪一個電台,她要準時收聽。

「那是一個Live的節目,時間是晚上七點,那個時候,妳應該在……」
『沒關係,我可以不去上瑜伽。』她接著我的話說。
「沒關係嗎?」
『沒關係,我就是要聽你上廣播節目。』她說。

主持人問我,寫了這麼多關於愛情的故事,是不是很多人會誤以為我是兩性專家?

「嗯,是啊,我常在部落格上看見一些讀者要求我替他們解決感情問題。」
『那你都怎麼回答?』
「通常我都不太回答,因為我並不是兩性專家呀!而且通常他們的問題大都是欠溝通,我真的覺得好好地溝通是兩人要相處融洽的第一要件。」
『那有沒有讀者直接寫情書給你呢?』
「嗯……有是有,不過我想她們喜歡的是寫書的阿尼,不是真正的阿尼吧。」
『寫書的阿尼跟真正的阿尼不一樣嗎?』
「其實沒有太大差別,但書給人的感覺大多是比較好的,因為人會自己去想像,當她們看見書裡的男主角有吸引她們的性格,自然地就會有“作者就是男主角”的錯覺,但其實她們只要看到我本人,就會幻想破滅的。」
『你對自己的樣子沒信心?』
「我本來就不是帥哥,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重。」
『所以沒有人說過你是帥哥?』
「從來沒有耶!我就是長得不怎麼樣我自己很清楚。其實誰不希望自己長得很好看呢?可是這沒得選擇,我只能說抱歉啊各位,可以的話多去看看我的書吧!因為看見我本人會傷眼睛,看我的書不會傷眼睛。」

講到這裡,主持人跟我都笑了。
就在我還在心裡稱讚主持人一直都沒問到什麼八卦問題的時候,她就破功了。

『現在有女朋友嗎?』
「呃………之前有。」
『所以現在是單身?』
「嗯,不過………」
『不過有喜歡的人?』
「呃……沒事啦,可以跳過去嗎?」
『說嘛說嘛』,主持人開始使出逼問功,『是不是已經有喜歡的人?』
「算是吧,我還不是很確定……」
『那要不要藉這個機會,在空中跟她表白呢?』
「不用了不用了………」,在錄音室裡,我開始冒冷汗。
『看來已經寫了無數愛情小說的阿尼,面對感情也會不知所措的啊!』
「謝謝妳幫我下這個註解,萬分感謝。」我擦去頭上的冷汗說。

小希那天晚上跟我說,她聽完我的Live節目,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然後她解釋說,一個住在她隔壁,看起來跟一般人完全一樣的男生,上了一個很知名的廣播節目,說了一些平時不太能聊到的話題,感覺很遠。

『但剛剛才聽完節目,一個小時不到,節目裡的那個來賓就站在我面前,感覺真的很奇怪。』她說。

還好,我鬆了一口氣。
我以為她想問我,我喜歡的那個女孩子是誰。

那個廣播節目,如玉也有聽到。她在隔天的MSN上面問我,我一整個裝傻,說昨天上節目的阿尼是被附身的阿尼,不是我本人。

然後冬天就到了。台北真他媽的冷,冷到一個無以復加。

小希說她跟她朋友約好要到峇里島去避寒五天,要我替她照顧乖女兒。本來是小希要把鑰匙交給我,我只要每天開她的房門,進去幫乖女兒清理貓砂,然後替牠倒一些食物就好,但是我怕乖女兒整天只悶在一個主人五天不回家的房間裡,可能會無聊到到處大小便來洩憤。

所以我把牠的貓砂跟碗搬到我家裡,乖女兒就這樣跟我相處了五天。

載小希跟她的朋友去機場的路上,她的朋友們一整個聒噪。我有點懷疑四個女生一起到峇里島到底要玩什麼?

『每天洗SPA洗到脫皮啊!』她們異口同聲地說。

然後我跟小希在海關前面說再見,她是四個女孩子裡面最後一個進去關口的。

『替我照顧乖女兒,拜託你了。』她離開前還不忘提醒我。
「妳放心,牠會很安全。」
『你也要保重,我回來還想看見你。』
「別說得很像要訣別了一樣,好嗎?我的眼淚都快要………」我故意演得要哭要哭的樣子。

小希的笑容真的很好看。

她走進海關之後,我聞到了一陣香味,「想念………」我不自覺地說了出來。

小希不在的那五天,我每天都很無聊。
如玉說如果無聊就快點寫一些東西吧,我想想也好,就開始動筆寫新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只寫了兩千字的存量,在五天之內,迅速突破了四萬字。
我設定了一個男主角,一個女主角,因為我之前說過,我想寫一個角色很少的故事。

就在小希要回台灣的前一天晚上,我寫完了一部份的小說,閒著沒事正在上網。
阿忠丟了我MSN。

有個男孩叫忠哥,每天只會笑呵呵 說:
餛飩麵你個烏龍茶,死阿尼,你在幹嘛?

阿尼不要每集都死,好嗎? 說:
我在觀光……

在訊息送出去的那一秒,我才驚覺……
小希對我的影響,已經有這麼多了……





* 在訊息送出去的那一秒,我才驚覺…… *
* 我對小希的喜歡,已經有這麼多了…… *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蝶
  • 我想寫小說。。還想認識很多很多的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