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許媛秀,其實應該算是單戀。
雖然,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個禮拜就上了一壘,第二個禮拜上了二壘,第三個禮拜上了三壘,一個月後就回到本壘得分了。

但,當戀情一結束,我回顧跟她的過往時,我真的覺得,我們是單戀。

我‧單戀‧她。

為了累積初戀故事的厚度,我幾乎每一件事都找她一起做,有意義的如到國家戲劇院去聽歌劇,或是到國家音樂廳去聽交響樂團的表演,沒意義的像是坐在西門町的路邊數計程車的數量,或是買一份加了很多大蒜的大腸包小腸,吃完之後比誰的嘴巴比較臭。

走完松江路到公館這條線之後一個禮拜,我們又完成了台北車站到市政府,台北的叉叉畫完了,我開始計劃著高雄的叉叉。

「就從中正技擊館走到愛河吧,然後再從火車站走到勞工公園。」我指著網路上的地圖,一股勁兒地對她解釋著路線。
『那高雄的叉叉畫完了之後呢?』
「那我們就到台中去畫叉叉,再到花蓮去畫叉叉。」
『為什麼?』
「因為一個叉叉表示著兩條線相交於一點,台北高雄台中花蓮四個地方畫了四個叉叉,就有四個點,四個點連起來,就是在台灣畫了一個大叉叉了。」我說。
『那然後呢?』
「畫完台灣的大叉叉,我們就結婚吧。」我說。

天知道我是哪來的勇氣跟哪來的發神經,說完之後我自己也吐吐舌頭說我是開玩笑的。只見她有些驚訝,表情卻還是笑笑地。

『你別發神經了。』她說。
「妳不覺得這樣很酷嗎?」
『我們已經不是孩子了,結婚這種事不能這麼隨便的。』

噢!買尬!
這是我第三次聽到這句話了。只是這一次聽完的感覺,竟然是難過的。

因為我在她的眼神裡,看見了一種疏離。

很快地,我們就畢業了,身為一個男人,畢業就立刻面臨要去當兵的悲哀,這對一段剛開始的感情來說是一種威脅,尤其在我這麼喜歡許媛秀的情況之下。

伯安說當兵就當兵,是在怕三小?一邊說還一邊拍著胸脯,拍完之後咳了兩聲。育佐則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地說無所謂,反正當兵對他來說就像是被強姦,既然無法反抗就躺下來好好地享受吧。

我沒辦法把當兵這件事當做享受,所以我沒辦法跟他們兩個一樣豁達,對於當兵,我極度地悲觀與厭惡,我甚至有一種可能會死在部隊裡面的錯覺。我跟許媛秀討論過,如果我當兵的時候,她遇到了想兵變的對象,會不會第一時間跟我說?

『我會,而且我會很直接地說。』這是她的回答。

我聽完的那瞬間,心裡有一種矛盾的感覺出現,好像我很高興她不會騙我,又很不高興她竟然無法給我絕不兵變的承諾。

但其實承諾這玩意兒有幾兩重呢?而愛情又有幾兩重?如果有了承諾的愛情就可以天長地久,那為什麼分手的人何其多?感情重要的絕對不會是那些能被保證的事,或是說一些聽起來像是保證的話。

當年的心智尚未成熟到可以想得清這些道理,只是一心地認為她應該告訴我「親愛的,我絕不會離開你。」這句話,因為我也這麼想的。

但是,當你認為自己不會離開對方,這並不表示對方就該同樣地待你。
聽來很不公平,對吧?但其實產生不公平感受的是你的心態。

為什麼?
因為「愛是自由的」。

你很愛他,你自認不會離開他。但他哪天遇上了別人而想離開你,你是沒有權力要求他留下的。因為當初你遇上他時,並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你去愛他,相對的,也沒有人能阻止他來愛你,這就是愛的自由,每個人都自然地擁有。

所以,許媛秀對於兵變與否的答案,其實才是對的答案。
因為我沒有權力阻止她去兵變,那是愛的自由。

伯安說,許媛秀的腦袋比我清楚多了,因為男生當兵,一當就是兩年,以前爸爸他們的時代當得更久,還有三年的,這動輒以年為計算單位的歲月裡,並沒有任何一個人有義務去等待另一個人的。

然後育佐一副想表達意見的樣子,我立刻就叫他閉嘴了。

在到區公所兵役課交出畢業證書之前,我跟伯安育佐約好了在金好吃豆花店等,吃過一碗豆花之後再去交畢業證書。

那像是離別的豆花,吃得我是難過得要死。
伯安跟育佐知道我皮夾裡有許媛秀的照片,兩個畜牲拿著照片一副專家評鑑一樣地品頭論足討論起來。

「嗯,眼睛很有靈氣。」育佐說。
「那對眉毛非常秀氣。」伯安說。
「穿著很大方不會小家子氣。」育佐又說。
「你們再講下去我就要生氣。」換我說。

交了畢業證書之後,我們詢問了一下兵役課的人,什麼時候會把我們調進去?他一副被問了幾百萬次一樣非常不耐煩地說:「下個禮拜就有一梯次,我可以立刻讓你們進去!」

通常這種情況之下,伯安會第一個發火。你也知道,他脾氣不好。
但是那天,他不但沒有發火,反而還心平氣和地說「請別生氣,我們可以了解你為什麼對這樣的問題很不耐煩,但我們有詢問的權利,這是你的工作。」

我跟育佐都嚇了一跳,對於他的改變,我們都很吃驚。
離開兵役課之後我們立刻問他,為什麼剛剛不發飆?他說,曉慧說他是白癡。

「曉慧說,一件事情,不管是大事小事,發火也是處理掉,不發火也是處理掉,那為什麼要選發火?」伯安笑笑地說。

跟曉慧在一起之後,伯安的人生開始轉變了。其實一開始我還會聽到他對曉慧的抱怨,說她很囉嗦,又很愛管東管西。不過好像日子久了,對彼此產生了生活上的依賴,不知不覺地改變了自己。

就拿罵髒話這件事來說吧,曉慧對伯安一生氣就猛飆髒話的習慣一直很不喜歡,常常耐著性子糾正他,我記得有一次我們一起吃飯,伯安說他現在罵髒話從把人家的爸爸媽媽哥哥姐姐兼祖公祖母都扯進來,被改到只罵一個字,我跟育佐還不明白他的意思時,曉慧放下了筷子,擦擦嘴巴,拍拍伯安的肩膀說,『這也是一種進步啊。』

於是,我在想,愛情會讓一個人發生轉變,那許媛秀會對我帶來什麼轉變呢?又或者,我會帶給她什麼轉變?







* 畫完台灣的大叉叉,我們就結婚吧。*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鬱冷楓
  • ya~
    頭香 等20集等好久了
    好看~~~
  • COW
  • 下禮拜來去買!
  • 細膩
  • 耶第三 加油 =]
  • 鴨賞
  • 第一次買了您的書
    以往都是借來看
    每一本都會想一口氣給它看完!

    P.S.看到第18頁時發現錯字...
  • Shin
  • 耶~我第5!!
    好看好看
  • 3-609
  • 等了好久哦 终于。。。
  • 乐
  • 虽然语气看似轻松,但这篇真的有点悲~
  • kevin
  • 真的等了好久。。。
  • maple
  • 最後那句真是簡單有力!
    我好喜歡!
  • 夏天的風
  • 終於又出新的章節了,真的等很久了ㄋ
    希望下一章節趕快出來
  • 小木
  • 是的,她忘不掉她的前男友。
    即使我跟她「在一起」了兩年。


    這句話好.....
    讓我想請了一些回憶,不過還是很好看,很深入人心~ 子雲大大還是一樣的利害
    加油喔^_^"
  • Chris
  • 節錄

    可以節錄這篇的一小段到我的網誌裡嗎?

    新小說很好看!

    一定要去買
  • 請服用

    hiyawu 於 2010/03/18 11:3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