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特別

我總是很有禮貌且心平氣和地回答他們,
不管有多少人問我都一樣。

但這第六根手指頭就像是老天爺給我開的一個玩笑一樣,
我曾經想過,是不是這世界上有另一個人的右手少了一根手指頭呢?

如果有的話,那應該就是老天爺搞錯了吧!
把應該給他的手指頭裝到我的手上來了。









我住在一個社區裡面,在高雄市。
這個社區不是什麼很有名或是佔地很大的,更不是什麼豪宅別墅,就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老社區。爸爸跟媽媽搬到這裡的時候,我才九歲,當初是爸爸的小叔叔,也就是我爺爺的弟弟,我要叫他三叔公,是他把房子便宜賣給我們的。

他是我們家族裡最有錢的人,在民國六、七十年,那個大部份的人都還是每餐粗茶淡飯的年代,他已經有好幾間房子跟好幾部車子了,好像也有好幾間公司,養了一大堆員工。他出門的時候是有司機載的,我還去過他家,那是一個有庭院而且種了很多樹的大別墅。

不過後來他好像出了什麼大事了,我年紀還很小,沒什麼印象。
我只記得一些很粗糙的畫面,他跟家人說要把房子全都賣掉,其中一間就是要賣給我爸爸,一間在前鎮區的公寓。

在買賣當天他把房子的一些文件啦地契什麼的交給我們,然後從爸爸手中拿走九十五萬的現金之後,很快地就上車走了,連我媽想把他留下來吃一頓飯都來不及,話都還沒說出口呢。

那大概是二十多年前,當時依照行情來算的話,我家三十坪大小至少也要兩百萬左右,最便宜最便宜的情況也要一百八十萬,但叔公只賣我們九十五萬,他真是一個好人,對吧?

對我們來說,他確實是個好人,但對別人來說,他並不是。
他是個徹徹底底的流氓,而且是個大‧流‧氓。

在我的印象裡,他留著小鬍子,眼睛很大,眉毛很濃,喜歡戴著墨鏡,穿拖鞋,每次看到他,他旁邊一定都會有幾個大哥哥或是叔叔,他說那是他的朋友,每天都陪他出來玩。

他還有一個很特別的特徵,他的嘴唇左上方缺了一角,就是醫學上所說的唇顎裂。

儘管他的嘴巴缺了一角,他還是時常嚼檳榔跟抽菸,他的嘴角總是深紅色的,身上永遠都有很重的菸味,他的穿著永遠都是花花綠綠的襯衫,上衣前面的口袋一定會有兩包五五五的香菸,他說那種菸的名字叫「三五」,我還替他跑腿過幾次,去雜貨店買菸,我喜歡替他做點小事,因為他會給我一些零用錢,而且都是一百塊的。

不過有一次我放學後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他跟幾個人在吵架,我從沒看過他這麼兇的樣子,才講沒幾句,他旁邊那幾個叔叔跟大哥哥就把對方打了一頓。

我看得全身發抖,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

他走過來,笑一笑摸摸我的頭說:「士弘啊,你放學啦!剛好,三叔公剛好要回家,我載你回去。」

然後他的司機把車子開過來,我跟他上了車子,他拿了一佰塊給我說:「你很乖,這是三叔公給你吃糖的。」

他跟我們說話都用台語,而且都是笑笑的。
我從他手上接過一佰塊錢,看著他的笑臉,心裡卻對比著他剛剛正在跟別人吵架的那個兇狠的樣子,我有一種很怪的感覺,我覺得幾乎不認識眼前這個人。

車子開走了,我從車窗裡看著那些叔叔哥哥繼續打著那幾個人。
三叔公在車裡點起他的菸,一副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

「三叔公,你是流氓嗎?」我不知道為什麼,問了這句話。
他似乎被我問的話嚇了一跳,過了幾秒鐘他竟然哈哈大笑:「你覺得三叔公像流氓嗎?」他說。
「我覺得不像。」
「那就對啦,三叔公不是流氓啦。」說完,他繼續抽著菸。
「那你為什麼要叫叔叔哥哥打那些人?」
「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他摸摸我的頭說。
「所以你真的不是流氓對不對?」我天真地又問了一次。
「真的,」他又吸了一口菸,「三叔公真的不是流氓。」他說。
「你不可以是流氓喔!我們老師說流氓會被警察抓走,我不想你被抓走。」

然後他就沒說話了,只是笑一笑,這樣。

即使他那副兇狠的樣子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但我必須說,他對我們小孩子都很好,而且非常慷慨,是比非常還要非常的那種,他總是會送很多東西給我們,我這輩子第一部掌上型電動玩具就是他給的,第一次去麥當勞吃漢堡也是他帶的。小時候跟我同一輩的小孩子都很期待過年過節的時候,每逢這時,我們就會圍著爸媽跟長輩問:「三叔公會來嗎?三叔公會來嗎?」,因為我們在等待他會帶什麼禮物來給我們。

他帶我們去吃麥當勞的時候,是叫司機開著一部很豪華的車子載我們去的,車子的引擎蓋上面有一隻在奔跑的豹,爸爸說那車子的名字叫「嘉嘎」。

直到他把房子賣給我們之後,許多年來的家庭聚會中都不再有人提到他,不管是清明還是過年都一樣,而他也沒有再出現。聚會裡爺爺跟奶奶也不會提到他,其他的長輩也不會,而我是個小孩子,大人在說話小孩子閉嘴,所以我也不敢問。

久了之後,我就忘了有這個人了。
我甚至沒辦法聯想到,當年他把房子便宜賣給我們,是為了快速地籌到一點跑路錢要離開台灣,因為他已經被全國通緝了。

但就在前幾年,我都已經快三十歲了,某天晚上剛下班,陪爸媽在一家小飯館裡面吃飯的時候,電視播了一則新聞,而我裡面看到一個熟悉卻很久很久不見的臉孔。

那張有著濃眉大眼,蓄著小鬍子的臉。

爸爸看見,安靜了。
媽媽知道爸爸看見,她拍著爸爸的肩膀,也沒說話。
我本來想問一些問題,但我大概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我也沒有說話。

新聞說:「已經逃亡了二十年的前黑社會老大「裂嘴介仔」林介偉,日前證實已經在柬埔寨病逝,年七十七歲。在民國六十八年到七十四年間,涉嫌在新竹、彰化及台中、雲林、高雄和台南等地犯下十起殺人及數起包娼蔽賭的案件,並且開立人頭公司進行公共工程的圍標案,還有數起恐嚇及酒店槍擊案………」

經過了二十年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個大人物,大到全台灣的警察都認識他,也都想抓他,大到很多現在黑社會的老大都是他的後輩。

大到我突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那感覺很難形容,像是我一直很喜歡一個殺人犯,一個黑社會老大,一個大家都很害怕的人,但我卻很喜歡他,這感覺像是……像是……我是個變態?

對,終於找到形容詞了,就是這個,我是個變態。

不過,這變態的感覺持續沒有多久,我又回到了正常人的情況了。
叔公的遺體從柬埔寨運回來的時候我還有去給他上香,而他的骨灰就擺在爺爺跟奶奶的隔壁。

那天我聽到爸爸跟長輩們在聊天的時候說,他的爺爺,就是我的曾祖父說過:「林家一門三傑,將來必為國家棟樑」。

他說的一門三傑,就是曾祖父的三個兒子。

老大,就是我爺爺,他是個將軍,官拜陸軍少將,果然是棟樑。
老二,就是二叔公,他是個老師,也是個棟樑,不過還很年輕的時候就生病過世了。
老三,就是「裂嘴介仔」,我的三叔公,他是棟樑嗎?算吧,只是算另一方面的棟樑。

後來家裡就像是解禁了一樣,有關三叔公的一切再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了,我陸續聽到了有關三叔公的事蹟,包括曾祖父幾乎是被他活活氣死的,包括他因為是小兒子的關係,大家對他寵愛有加而誤入歧途之類的。

有一件我聽了感覺比較新鮮的是,他在當老大的期間,因為樹敵太多,每次出門身邊都有很多人,而且他家裡的槍比筷子還要多。

他死後,家人把他在柬埔寨的東西慢慢地拿回來,包括很多雕刻跟神像等等的藝術品,還有好多馬的雕刻跟陶器。

但那其中有一幅字畫,是他在晚年的時候自己寫的。家人說他晚年幾乎都在吃齋唸佛,而且勤寫書法修身養性,跟年輕時的他根本就是不一樣的兩個人。

那幅字畫沒有名字,只有一首短短的詩,寫著:

「巍峨,異鄉的山,
雲煙繚繞,進不了心坎。
數十年奔,數十年離,數十年無奈,
得一心願,終能安,
倘,或若,願以命換,
微雨之城,是歸,是還。」

然後我偶爾會想起三叔公,然後也想起小時候在他車上的那段對話。
我說三叔公啊,老師說的話是沒錯的,當流氓一定會被警察抓的,對吧。
你明明跟我說過你不是流氓的,那為什麼會這樣呢?







* 微雨之城,是歸,是還。*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留言列表 (39)

發表留言
  • 鱼鱼
  • 头香是我么?T^T
    我要赶着去看了XDXD
    就酱XD
  • AUAU
  • 期待!!!
  • 無歸
  • 終於能看到了~大家慢慢享受吧~:)
  • Avanor
  • 耶!又有新書可以期待了!
  • 悄悄話
  • 阿丈
  • 最喜欢下雨天了。呵呵。
  • 古月
  • 是情義槍戰片嗎?
  • 之心映月
  • 期待新書。
  • 嗨!
  • 好好看喔~
  • islys
  • 加油!
  • FB FANs
  • IM the11TH!!!!!
  • 楓
  • 三叔公是最愛家人的人......

    但方法不對....

    那不對的方式....

    對嗎?
  • 魯蛋
  • 好看....期待接下來的書
  • 布布
  • 好奇

    子雲,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讀者,想問
    1.你部落格貼的小說是否跟將出版的版本一模一樣?
    2.如果是,那小說全在出版之前就在部落格免費的發表完了,這不會影響銷量嗎?出版商不會暴怒嗎?
    好奇的我想問很久了…
  • 貼在部落格是我的事。
    出版是出版社的事。

    hiyawu 於 2010/10/28 21:19 回覆

  • judy
  • 曾經叱吒,終歸塵土~
    期待後續~~~
  • 葡萄干
  • 等好久了~真的是感谢菩萨~感谢佛陀啊~
  • bobo♥
  • 终于出了~~等好久了~~~加油!
  • wan
  • 我國小同學也有六根手指頭,我一直記得這件事。
  • 藝  :)
  • 我有個堂姊,她有六根腳趾頭,後來有動手術切除。
    雖然留下疤,但其餘之外就看不大出來了。

    主題似乎不是這個 =''=

    微雨之城,聽起來蠻有fu的!
    加油喔,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 PROZAC
  • 有股『投名狀』的fu~

    讚!那首短詩真的讚!道盡江湖人的心酸!
  • AHGAY
  • 藤井樹 I LOVE YOU
  • Hazemilk
  • 我的確有六個手指頭
    不過小時候手術割去了
    所以我拇指是歪一邊的
  • RoyeNBW
  • 支持啊!!!
    藤井兄我掛你的名字轉帖去和大家分享~
  • RoyeNBW
  • 不好意思...忘了先申請您的同意...
    希望您能同意讓我與朋友們分享您的新作品~
  • 請服用。
    不過這是已經簽約的作品,請恕我無法授權全部轉載,只能部份(約五篇)。

    最好的方法是貼上我的部落格網址,請你的朋友到我這裡看,多一個點滑鼠的步驟,應該不算麻煩吧。

    感謝你。

    hiyawu 於 2010/10/29 14:20 回覆

  • okumo
  • 呼.....終於等到新書了....期待呀....
    好想趕快把書拿到手哦....
  • 喜歡你的人
  • 終於等到了...
  •  may
  • 加油喔~
  • may
  • 看來大贏日本 讓樹大有興致起筆了^^
  • Bel
  • 很期待。。加油!! ^^
  • 路人零點三
  • 第一次是在网上看你的小说,感觉很兴奋呢 = )
    往后会再来,支持,加油!
  • 默默
  • 很好看
    我已看過您寫過的很多本小說
    我常在想現實中的您會是怎樣的人?
    是個不喜愛個人講話的平凡人?
    還是熱於享受在人群中的平凡人?
  • 阿貓
  • 休閒時間能夠安靜的坐著看你所寫的文章真好。
  • 悄悄話
  • Wei Kei Liew
  • 我還是選擇不繼續看下去了……


    還是買回家慢慢欣賞吧!

    加油哦!


    --來自馬來西亞的書迷。
  • 我爸叫妳媽寶貝
  • 子雲老師 :
    冒昧請問,您會預設在固定時間內發表新作嗎 ?
    ( 例 : 1 年 1 部 或 1 年 2 部 )
    我非常喜歡您作品中筆觸下的情感渲染,像是在不特定的虛擬世界中感受著真實世界裡的種種人生議題和模擬各人生階段的思考迴圈;親情、友情、愛情、自我性情,您的許多觀世邏輯與解讀點都幫助了我對於自處盲點的釋懷和微笑以對;儘管您不以作家及名人自稱,但您的多部作品確確實實給予了我找到思維出口的方向、謝謝您。
  • 我沒有固定發表作品的時間。
    謝謝你的誇獎,抬舉我了。

    hiyawu 於 2010/11/28 04:04 回覆

  • 我爸叫妳媽寶貝
  • 收到 ~ 我會繼續期待下去。
    誇獎 ? 抬舉 ? 您就收著吧 ~ 我是真的這樣認為的。
  • 訪客
  • 子雲你好
    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你的作品
    第一次看你的作品
    是在我第一次入獄以後
    你應該也知道
    在獄中什麼都沒
    沒自由
    沒自尊
    但是
    就是有時間!!!!
    而有時間
    就會有無聊
    本來都是看武俠小說的我
    因為獄房中的書
    都被我看完了
    在詢問獄友之下
    他們介紹了我看你的書
    而第一本看的
    好像是
    聽笨金魚唱歌
    裡面的秋刀魚
    一直讓我深愛著@@
    也在那一本之後
    我深深愛上了你的寫作
    你的作品裡
    總是充滿了
    輕鬆
    卻也不缺感動
    有時
    看你的作品
    還會落下幾滴男兒淚呢= =
    在這要非常感謝你的書
    陪伴我度過了
    很多無聊的日子
    在出獄以後
    收藏你的作品
    也就成了我的習慣
    時而上網看作品
    但 我還是喜歡
    去買來收藏@@
    就算看過
    有都習慣買下來
    呵呵
    謝謝你^^
    充實了我無聊的人生
  • 注定
  • 好熟悉的一個人 是真人吧 不過死的年紀變了 地點到是一樣
  • 天亮
  • 你ㄉ每本小說我都有看喔 超有FEELㄉ 期待下一本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