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社區大門幾年前新來了一個保全,聽說他是職業軍人退伍的。

好像是在陸軍哪一個砲兵指揮部裡的某個連隊當士官長,後來因為放假在外面喝醉酒打架鬧事還兼砸店,所以被送軍法處置,沒多久後就被勒令退伍了,然後經過朋友的介紹來當保全。

然後他就再也不敢喝醉酒了。
我聽他說過軍事法庭那種地方的肅殺之氣,「很怕軍法官下一句就是告訴你拖出去槍斃。」他說。

因為我當兵的時候兵種也是砲兵,聽到他從砲指部出來特別有親切感,所以看見他的時候會特別哈拉幾句,後來就變得很熟。

我不知道他的全名,應該說我本來知道但是我忘了,因為我都叫他阿基,大家都叫他阿基。

他是個很好聊的人,沒有心機,單純但是很笨,總是沒有任何自己的主張,別人說什麼他都信,別人說什麼他都聽,他沒有藏得住的秘密,也沒有什麼事是不能告訴別人的。所以跟他聊天,不需要花太久的時間,他可能會連他的提款卡密碼都告訴你,如果他把你當朋友的話。

他被那些打扮得很漂亮但其實是來做直銷賣一些根本沒用的東西的女孩子騙了好幾次,也被詐騙集團騙過,對方說他的帳戶被盜用,要他去把錢都轉到另一個指定帳戶去,然後他一點都沒有懷疑的就這麼做了,等到知道錢都被領光了,他才在那邊搥心肝罵髒話,但有什麼用呢?

也因為他一直是這個樣子的,所以已經三十幾歲了還是一貧如洗,也沒有任何值得驕傲的事,他說他的皮夾跟背包,手機甚至是內褲都不會待在他身邊太久,因為它們總是會不見,是被偷還是自己弄丟的他都搞不清楚,唯一跟著他超過十年的是一部很爛很爛的摩托車。

「百戰豪邁一五零!!」他很驕傲地向我介紹那部破車,「外號叫做小百或是小豪。」他說。
「喔……」我興趣缺缺地說,「那為什麼不叫小邁?」
「欸?耶?」他好像突然得到靈感一樣,「好!以後就叫他小邁!」他高興地說。
「那為什麼不叫小戰?」
「哎唷!你到底要它叫小邁還是小戰啊?」
「不要鬧了,阿基,那是你的車,你自己決定,不要每次都別人說啥你就聽啥,如果我是壞人要害你的話怎麼辦?」我說。

阿基則是笑一笑,說我是好人,不會害他的。

有時候你真的會覺得阿基是不是頭腦有問題,說直接一點就是智能太低,簡稱低能,但是又沒有,他記得很多事,還會算微積分,對一些政治議題的見解也很獨到,甚至他還會玩股票。

他沒有父母,他說他是個棄嬰,在孤兒院待到十三歲先跑去幫人家送報紙,他說他很會認識路,走過一次的路再怎麼複雜都可以記起來。然後十五歲就跑去念軍校,然後在軍校裡面學會了一些壞習慣,例如賭博抽菸兼喝酒,他還告訴我他第一次去嫖妓是十七歲,是學長帶他去的,「我跟那個妓女說我才十七歲還是個處男她還不相信,大概我看起來比較老吧。」他說完自己哈哈大笑。

然後他說自己最大的缺點是喝酒醉會亂來,因為酒醉被關禁閉已經不只一次了,不是因為喝醉酒打人不然就是搭計程車不付錢被送到警察局……等等的這些鳥事。他是那種喝酒醉就會忘了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人,「我常常在酒醒之後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喝酒誤事,然後發誓再也不喝酒,但下次又忘了。」他說。

有一年中秋節,社區舉辦了大型的烤肉會,我還記得那天一共有三輛貨車開進中庭來,那是那種專門在賣烤肉品的公司的貨車,卸下來的肉跟烤肉用具堆得跟山一樣高。

很難得那天一共有好幾百個人在中庭一起烤肉,看起來很壯觀,第一次有那麼多住戶一起參加社區辦的活動。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中秋節在台灣就一定得烤肉的原因是什麼,但又覺得中秋節不烤肉就不像中秋節了這樣。

那天我看到黃老師跟呂老師帶著小湘君出來,她還是那個很酷都不說話的小女生,她不吃烤肉只站在旁邊看,那一雙大眼睛叮叮咚咚地到處轉。

B棟那個二十年沒說話的顏婆婆也來了,她還是一樣沒說話,只是安靜地吃著她媳婦烤給她的甜不辣。

有一個很有趣的畫面是,大家都烤肉烤得很開心,那個住在E棟的小兒麻痺畫家竟然在角落畫起畫來了,「我想這一幅應該可以賣得了五萬塊吧。」我聽到他跟別人在聊天的時候這麼說。

薛杯杯還是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我拿了一根香腸過去給他吃。

「薛杯杯,」我摸了一下他的背,「這個給你吃。」然後把叉好的香腸放到他的手上。
「喔喔喔……」他轉頭視現朝著我,「弘士啊……這是什麼啊?」
「香腸。」我說,「還有我叫士弘,薛杯杯,我叫士弘。」
「喔喔……士弘,士弘……謝謝啊……」

我知道他下一次還是會把我的名字叫反的。

這天我跟阿基聊了很久,就坐在薛杯杯旁邊。他手裡也拿著一根香腸,那是我特別挑了一根有點焦的給他,他說有點焦的比較香。

我問他要不要來一瓶啤酒?他搖頭說不要,他還在執勤,執勤不能喝酒。

他說他第一次看見我的時候很怕我,因為我有第六根手指,那是一種莫名的恐懼感,後來我主動跟他說話,他才覺得我是個好人。

他問我,這樣的缺陷會不會造成什麼困擾呢?
我回他,就算有困擾,也是自己給自己的。

然後他想了一下,說他聽不懂,我一點都不意外。

然後他就跟我說其實他也是個有缺陷的人,他的缺陷不在身體上,而是在心理上。他不知道有爸爸媽媽是什麼滋味,更不知道有女朋友是什麼滋味。

「我在部隊裡的時候,連上的輔導長說我缺乏愛,缺乏關注,還有缺乏親情,所以人生沒有依靠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我大致上可以了解他說的,但到底什麼是依靠呢?是我依靠別人還是別人依靠我?」他說。

我想了一想,「你是需要被需要。」我說。
「需要被需要?」他皺起眉頭一臉疑問了,「不了解耶。」他說。
「不用了解,你有沒有過很想為一個人活下去的感覺?」
「有啊!」他立刻睜大眼睛點點頭,「而且我過幾年要去找她了!」他說。

他這輩子唯一一個愛過的女人,是他在當職業軍人的第三年,在新調單位的營區外面遇見的,「感謝老天爺終於讓我看見妳了。」他說他見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是這一句,就在他拿著餐盤,而她要替他夾菜的時候。

對,她是一家自助餐店老闆的女兒,所有的軍人都叫她便當西施,因為她常常替家裡外送便當。

那天阿基吃飯吃到吐,對,你沒有看錯,就是吃到吐。
他說他塞了五碗飯,還叫了一堆吃不完的菜,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最後身體產生排斥,把他多吃的份量給吐了出來。

「沒辦法,我實在沒辦法離開她。」他說。

那天之後他瘋狂地對她展開追求,他還曾經一次訂了一百二十個便當請全連隊的人吃飯,這一百二十個便當真是累死便當西施了,因為營區裡不能騎著民車進來,所以她只能用提的,而阿基這個笨蛋卻忘記要去幫忙提。

這件事傳遍了整個營區。
很多也想追求便當西施的阿兵哥也三不五時就叫便當,除了可以看見便當西施之外,最主要還是營區裡的伙食大家不太滿意,我自己當過兵我也知道,那不是太鹹就是忘了加鹽,菜色單調又衛生欠佳,大家會想吃外食剛好而已。

但因為叫便當的人越來越多,便當店生意越來越好,但營區裡的伙食都沒有人吃,大部份都倒掉,事情傳到指揮官那裡去了。

「結果指揮官下令不准再叫便當,違者禁閉處置,我們只好繼續吃那營區裡又單調又難吃的飯。」阿基說。

但是阿基真的很猛,人家說愛情是盲目的這句話果然是真的,就算他已經親眼看見有男生載她回家,他還是不相信便當西施其實是有男朋友的。

反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阿基對她的感情日漸深厚,連自助餐老闆都看不下去地跟他說過「她有男朋友了,而且就算沒男朋友,我也不會讓她跟軍人在一起,你還是早點放棄吧。」這樣的話。

然後他這個人傻傻的,以為他爸爸嫌他是軍人沒什麼錢養活他女兒,所以他就開始拼了命的存錢。
但沒幾個月就功虧一潰,因為他遇到詐騙集團。

然後過沒多久,手機這種東西就普遍了,他很大方地買了一支去送給她,還要她時常要開機,他要打電話跟她聊天。當然啦,電話費都是他出這樣。

「感謝老天爺終於發明手機了!」他跟她的第一通電話的第一句就是這個。

可是人家本來就不喜歡他,就算她會接他的電話,聊天的時間也不會太長。他說最多好像只講了五分鐘吧,但很奇怪的是她的手機帳單每個月都兩千多塊錢。

「為什麼會兩千多塊啊?她也沒有打給我啊。」他心生疑問這麼問著。
我說阿基啊,她都沒有打給你,是因為她都打給男朋友啊。你是笨蛋嗎?

啊幹,我忘了,他真的是笨蛋。

後來一些跟他還不錯的軍中朋友看不下去了,他們覺得便當西施太過份了,如果不接受阿基可以明講,為什麼還要接受他的禮物之後把他當空氣,卻拿著手機打給自己的男朋友每天情話綿綿?

他們跑去找她理論,自助餐店老闆很生氣地說「把手機還給那個笨蛋!」,但過了好一陣子也沒看見手機回來,他們便生氣地說:「擺明了根本就不想還!」

過了沒多久,她竟然答應跟他去約會看電影。
「感謝老天爺妳終於肯跟我一起出門了。」他跟她第一次約會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省略了他跟她約會的那一部份不用講了,反正那是他們第一次約會也是最後一次,她在那天晚上就把手機還給他,然後跟他說了很多話。

『你笨到看不出來我一點都不喜歡你嗎?』
『你根本就像個白癡。』
『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是個有問題的人?我是說腦袋有問題。』
『我根本就不可能會跟你在一起,拜託好嗎?』
『很愛我是嗎?好,我給你一個期限!』
『如果我三十五歲了還沒有嫁出去,你就來娶我吧。』她說。

「士弘,過幾年她就三十五歲了,我一直在等這一天啊。」他說。手上那跟有點焦的香腸終於吃完了。
「我說真的,阿基,」我拍了拍他,「你不要把這句話當真的,她其實是騙你的。」我說。
「可是我有問她真的嗎,她說是真的。」
「哎呀,」我不耐煩地說,「她是騙你的啦!」
「是喔……那我要去找她嗎?」
「……」
「你幹嘛不說話?」
「你說呢?」
「我不知道啊。」
「………………」
「你的意思是要我別去嗎?」
「對……」我點點頭。
「那如果她說的是真的怎麼辦?」
「沒有這個可能,她是騙你的。」
「是嗎………」他低下頭,看著那根已經沒有香腸的竹叉子。
「是的,反正過幾年就知道了。」
「嗯,過幾年就知道了。」
「對,過幾年你就知道我是對的了。」
「好!過幾年就知道了!」他說。

然後幾年過了,一切都不一樣了。






* 唉……笨蛋…… *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阿B
  • 好誇張的人喔..


    感覺好可憐ˊˋ
  • sk
  • 期限 警衛也太專情了吧
    通常被女生說成這樣大概有的可以知難而退了吧= ='''
  • sillygirl
  • 期待被破了……那个警卫好傻噢~~~
    过几年他就能放弃吗??!!!!
    一切不一样的时候他的心就会变吗????!!!
  • huan2
  • 谁不一样?
  • PROZAC
  • 只有你才可以把一個笨蛋寫得這麼好笑及傳神,這個我就寫不出來了.....

    缺愛也是算一種缺陷....
    需要被需要....
    我喜歡你總是可以把一些無形的東西用文字形容的具體又貼切...超屌的...
    ps.我坐台北捷運聽到兩個女生的對話:甲說:「為什麼中秋節要吃月餅?」乙回説:「因為一家烤肉萬家香啊!」然後兩個女生笑得好開心,可是我不知道笑點在哪?於是我想到你貼過的一個影片標題:『好吧,這是一個亂入的世界!』
  • 嵐
  • 吳子雲老師鈞鑿:
    不知道您習慣被稱乎吳子雲還是藤井樹呢 稱呼上有冒犯請見諒
    如您所見 這封留言實質上是一則類似週年慶DM的垃圾留言
    自我介紹一下 我們是新竹市培英國中的學生
    敝校有所謂的職業報告 為了讓報告更有挑戰性(或說為了分數)
    我們一開始就是希望能訪問到心儀的作家 只是人生就是不停的被打槍... 
    從九把刀 朱學恒 龍應台 鴻鴻 到一些可能名不見經傳的作家
    我們都無情的被打槍 其中張大春先生人很好 答應要幫我們這些無理取鬧的小鬼完成報告
    只是近日他母親身體不甚好 報告只得暫緩 眼看報告就要開天窗了
    就算這樣我還是很傻的不想放棄 您的小說我從國一就開始讀
    從國一偷看到國三 也從國一被沒收到國三
    所以冒昧的請問一個問題 請問您是否願意接受我們的訪問?(電話或face to face)
    如果這封留言造成版面髒亂我感到十分抱歉...
    被音樂表演模擬考加段考和報告夾殺的國中生 敬上
     
  • 不好意思喔!

    hiyawu 於 2010/11/14 04:33 回覆

  • God
  • 阿基 有點傻傻的
    我剛好有個同學也較阿基耶~~
  • may
  • 傻傻惹人愛XDDDD
  • jtr1888s
  • 功虧一潰? 是有打錯字嗎?還是我國文不好不認識字:))
  • 林雨
  • 或許人生就是這樣傻傻的過,也是種幸福吧!
  • zpyangjian
  • 想起來《笨小孩》這首歌。。。呵呵
  • Blue
  • 傻得很可愛啊!!!超癡情的~~

    子雲先生聽說韓國要立法不讓我們看長腿姐姐欸:(((
    我超難過的但也只能任人宰割阿....
  • 有這回事嗎?這這這這....
    那就算了嘛....

    hiyawu 於 2010/11/15 03:18 回覆

  • 釉釉
  • 其實有時候笨也是一種幸福吧.
  • 悄悄話
  • 宇
  • 太誇張的人,這人大腦是被人魔掯了一塊嗎?!
  • 夏日
  • 專情的人總是被當成傻瓜

    而玩弄情總是被當成天才

    是吧!!樹大 專情總是這樣被別人說白癡腦袋有問題的
  • piG YiN
  • 他轉頭視“現”朝著我

    第20段第2行

    打錯子了哦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