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仔細地算過了,從男生棟的一樓最前面那排花圃開始算起,走到女生棟一樓最前面的那排花圃,需要一百五十九步,然後再從花圃算起,走到二樓的十一班,一共有二十六階,到了二樓之後,從樓梯口走到十一班的門口,需要三十四步。

第一次寫信給她,花了六節課的時間。
向老師早就發現我在寫情書,於是她在課堂上說『寫情書追女孩子是一件很聰明的事,因為不需要面對當面被拒絕的尷尬,也不會承受對方當面答應交往而太興奮的衝擊,不過,凡事都要付出代價的,在我的課堂上不上課寫情書絕對沒關係,不過要是沒收到回信,我就罰你寫一封情書給校長。』

這代價嚇得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繼續寫下去。
於是我在給月玫的信末寫道:「請妳一定要回信啊,不然我們導師要罰我寫情書給校長啊。」

第一次拿信給她,我只講了一個字:「………………呃………」
嚴格說起來呃好像不算是一個字,不過就算了跳過去吧,反正至少我把信交給她了,在一群女生當中傳信還真是一件需要很大勇氣的事情。

大概五天後,我收到了她的回信,而且是她自己拿過來的。
這打破了我們班從來沒有女孩子來找人的紀錄,這讓我有好一陣子在我們班幾乎是橫著走的。

不過她的信裡面只有幾段話,其中一段是『其實,我真想看看你寫給校長的情書會是什麼樣子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點不忍心,好矛盾的感覺。』

而我為了這段話,整整傻笑了三天。

第一次在學校請她喝飲料,是通信後的第十天。
這次我比較進步了,我完整地且冷靜地講完一句話:「這是給妳的,請不要客氣收下吧。」
『可是……』她並沒有把飲料接過去。
「沒關係,這就是要給妳喝的,不要客氣。」
『喔……那…謝謝。』說完,她接過飲料,我笑著對她點點頭,然後自以為帥氣地轉頭離開。

那當下我的心跳大概有每分鐘一百二十下以上。

但當天下午我就又接到她的信,不,應該說是一張小紙條,上面只有一小段話:『謝謝你的飲料,但是我不能喝茶葉製品,會嚴重地影響睡眠,所以我把那瓶茶送給同學了,不好意思。』

看完這張紙條,我大概罵了自己三百次髒話跟五百次白癡。

第一次她點頭讓我陪她回家,是第一個月又五天。
「那個,月玫,如果妳不介意,我………陪妳騎車回家?」
『我自己可以回家的。』
「借我陪一下啦。」
『借你?』她笑了出來,『那你什麼時候還?』
「明天還,明天還。」
『明天還什麼?』
「明天還………咦?我也不知道要還什麼………」

然後她就掩著嘴笑了出來,看著我點點頭,『我家不遠,很快就到了,不過小巷子很多,你要跟好哦。』她說。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說話,也沒辦法說話,因為車子一直沒有停下來,從轉進第一條巷子裡,我就不停地在記路,不知道轉了幾個彎,她停在一棟公寓樓下,我只記得那是一個紅色的門,門上面的漆都已經斑駁而且有鏽蝕剝落。

『我家到了,就在樓上。』
「幾樓啊?」我抬頭看著。
『你幹嘛要知道幾樓?』
「呃………不能知道嗎?」
『該給你知道的時候我就會讓你知道的。』
「喔!好!」
『那你快回家吧!』她說。

說完她就開門走進公寓,關門之前還對我笑了一下。
我因為那個回眸一笑,大概傻笑了三十分鐘,同時也迷路了三十分鐘,那個地方有好幾排長得一模一樣的公寓,我根本就走不出來。

然後第一次請她一起看電影,是第二個月又十六天。
我們是去二輪電影院看的,片子就是很有名的《西雅圖夜未眠》,不過電影在演什麼我沒有什麼印象,因為當年的二輪電影院並沒有禁菸,我們被周圍的人薰到猛擦眼淚。

第一次牽到她的手,是在我家附近的公園裡,第三個月又六天,而且是她主動牽我的,原因是公園裡有好幾隻跟狼犬一樣大的流浪狗,而她會怕,所以我開始喜歡流浪狗。

第一次想吻她,她卻被一隻可愛的小貓吸引了目光而轉頭了,那是第五個月又二十一天,所以我開始討厭小貓。

第二次想吻她,卻在她已經閉上眼睛準備接受四唇相印的時候我打了個噴嚏,那是第六個月又十四天。從此我只要一打噴嚏就會想到當年她的表情,即使到三十五歲的現在也一樣忘不了。

第一次接吻,是在一間MTV裡面。
MTV,男生都知道,那是終極約會場所,一男一女單獨關在一間黑黑暗暗的小房間裡,只有一個不小心天雷勾動地火,什麼事都可能會發生。

我們正在看《阿甘正傳》,那時阿甘的媽媽已經快死了,她正在跟阿甘說:『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意思是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會是什麼口味。

在看這一幕的時候,她正靠在我的肩膀上,當時她跟著阿甘的媽媽把這句英文唸了一遍,然後轉頭看著我,我也看著她。

第三次嘗試吻她,我終於吻到了。
人生真的就像一盒巧克力,而那當下我吃到的口味,是很像草莓的甜。

這些日子我都記得很清楚,每一個有紀念意義的日子都記在我當年那本青藍色書皮的厚筆記本上面,我還在封面上寫著「考試重點整理」,其實裡面有一半以上都是戀愛重點複習。

阿修是我高中時的好朋友,他看過這本青藍色的筆記本,他說那像是一本淫穢的日記,裡面盡是好想妳好喜歡妳跟牽來牽去親來親去的文字,看了感覺非常黏膩,很像一隻蚊子不小心黏在麥芽糖上面那麼黏。

隨即他又說「其實,我是在嫉妒你。」
我知道他很喜歡月玫的同學月如,他們會見面也是因為他陪我去送過信,他對月如一見鐘情,就像我對月玫一樣。月如是個比較有肉的女孩子,阿修跟我說「我最喜歡有肉的女生了!」我還記得他想入非非的眼神。

但即使他多麼喜歡月如,月如好像一直都不太搭理他,寫了十封信也回了兩封,讓他覺得非常灰心。

然後,我們高三了。
月玫開始補習,我本來也想去補習,但補習費太貴了,所以我就留在學校參加夜自習,而阿修則是跟隨著月如,所以月如去哪裡補習,他就跟到哪裡。

高三是所有高中生做最後衝刺的一年,但卻是我高中三年裡最混的一年。
我從班上的二十幾名一直掉到倒數幾名,學校模擬考也從前兩百名掉到五百名外,簡單地說,再這樣下去,我根本就沒辦法考上大學。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點都不想唸書了。
我根本無心在唸書上,我每天只想著要見到她,只要見到她就好,其他的事我一點都不在乎。

爸媽開始關心我的功課,他們每天都在叮囑我一定要考上大學,不然將來就沒前途了,什麼出社會至少要大學畢業才能找到比較好的工作,什麼學歷是人的第一張證書……這些話,我每天聽每天聽,聽到我覺得好煩。

於是,我時常翹了學校的夜自習,跑到她的補習班去找她。
「別上課了!跟我走!好嗎?」我說。
『可是……』
「別可是了!跟我走就對了!」
『我們要去哪?』
「我們去散步,我帶妳去壽山上看夜景!」
『這樣好嗎?』
「不要想那麼多!快去把妳的書拿一拿跟我走!」我說。

或是,高三時學校的校慶,是利用星期日舉辦的,我跑到她們班去,拉著她的手說「走!我們不要參加校慶了,跟我走,好嗎?」
『可是,老師會點名……』
「點名沒關係,我們高三了,他們一定得讓我們畢業的!」
『可是,下午老師要上複習課……』
「不要上了,跟我走就對了!」
『我們要去哪?』
「我今天騎了我媽的摩托車來學校,我載妳去兜風。」
『這樣好嗎?』
「不要想那麼多!快去把妳的東西拿一拿跟我走!」我說。

甚至有時候她跟她的同學在補習班附近吃飯,補習時間都還沒開始,我就已經跑到她吃飯的地方去找她。
「妳先吃完,我在外面等妳。」
『幹嘛呀?』
「不要上課了,跟我走,好嗎?」
『¬我們又要去哪?』
「出去玩啊!去哪裡都可以。」
『可是……』
「不要想那麼多!快點吃一吃跟我走,我在外面等妳。」我說。

就這樣,不知道幾次了。
我總是要她跟我走,她也總是乖乖地跟我走。

其實我知道她在回家之後都還是唸書唸到半夜才睡覺,因為翹課對她來說會有恐懼與罪惡感,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點恐懼與罪惡感都沒有,甚至,我覺得很快樂,我根本就不想繼續待在那個一天到晚都在唸書考試唸書考試的地方。

有一天,月玫問我:『如果你沒考上大學,但是我考上大學了,我們怎麼辦?』

這個笨蛋,竟然在擔心這種事?

「那妳就去唸妳的大學,最好離開高雄,我會定期去找妳的。甚至我就不考大學了,我搬去妳在的地方,然後我上班,妳上學,我們一直在一起。」我說。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為什麼不能這麼說?」
『你為什麼不會想跟我一起上大學呢?』
「拜託,妳不要跟我爸媽講一樣的話。」
『這些話有什麼不對?』
「沒有,」我搖頭,「沒什麼不對,只是我不愛聽。」我說。
『好,既然你不愛聽,那我問你,如果我就是要在高雄唸大學呢,你怎麼辦?』
「那我就考到別的地方去。」
『你為什麼不喜歡高雄?』
「我只是想去外面看看,我想離開家獨立生活,我想知道高雄以外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如果你真的想去外面看看,你應該用功一點才對啊!台大在台北,政大在台北,中央在桃園,清華跟交通在新竹,就算是成大也在台南,這些都是不在高雄的學校,但你哪一間考得上呢?』
「為什麼一定要國立的?」
『就算不要國立的,現在有哪一間私立學校你考得上?』
「我當然考得上!」我有點生氣,聲音有點大聲。我覺得自己被小看了。
『哪裡?你說說看?』

糟糕,我說不出來。就算是很差勁的學校,我也知道自己幾乎是上不了。

「好啦!我會唸書啦!」我有點不耐煩地!
『孟允,不是我要說你,是我真的很擔心你……』
「拜託!妳別擔心好不好!我今天就開始用功唸書,不翹課了,這樣可以嗎?」
『你說真的?』
「嗯!我說真的!」
『所以我們要一起上大學?』
「嗯!一起上大學!」
『很好!』她笑了出來,『我好高興!』她說。

但一切都來不及了。
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一個已經習慣懶散不唸書翹課的人,還有一顆一天到晚很浮燥的心,跟沒有完全下定的決心。

我只認真了一個禮拜,發現很多東西已經趕不上也學不會了。
然後我就放棄了,很快地。

然後,聯考放榜了。
我在榜單上找了好久,然後很快地看見一排字,上面寫著「輔仁大學中文系 黃月玫」。

而葉孟允呢?
很抱歉,沒有。
就連同名同姓的都沒有。






* 很抱歉,百分之三十多的錄取率,不唸書想考上,就是門都沒有。*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陳曉威
  • 最近才開始看樹大的文章~~
    會讓人有幻想
  • 林孟瑄
  • 我今天收到新書了><

    拆封的第一刻我都快哭了

    因為我看到書面的信封造型

    裡面藏了什麼

    但我不能說~~~因為我不想破梗

    讓大家失去拆禮物的心情^^

    但我就很想跟你說:我超感動的啦~~

    連不愛看書的朋友看到了

    都說她感動的也要去買一本回來看

    所以特別來跟你說一聲~~

    我很感動~~~~
  • 小瓜
  • 大馬什麼時候才有賣啊? T^T
  • apple
  • 看到裡頭的信.......超感動的~
    請問這次沒有出新歌曲呀?!
  • pencil060304
  • 翹課~~
    身為學生必做的3件事之ㄧ ^^
  • 悄悄話
  • 訪客
  • 回樓上!
    雖然翹課 是常有的事
    但也不要翹太誇張:D
  • 等了新作品好久的讀者
  • 初戀味道好重的一章~贊!
    不過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的意思好像不是在說口味咧。由於以前的巧克力盒都是沒有在盒子上註明形狀的,加上當時巧克力的口味也不多,所以應該是說盒子裡巧克力的形狀才對。
  • 阿魚
  • 突破在哪?? 從你第一本小說看到現在,從未缺席,從國中生看到社會人士,從未缺席,從學生看到專欄作家,從未缺席,請不要著眼於眼前的小瑣碎,我只想用藝術的角度跟你談,並未看到你的突破。

    你的小說依然動人,文筆依然流暢,但是當年組織不出文字的我,如今都已出本許多文章,如今的你將近40年頭,卻一再回位大學,我看不出你的進步,說實在的,小說造看,卻不免冒出一絲的遺憾,我喜歡你,是我人生中學會讀小說的第一位作家,當初"十年的你"看的出你的突破,如今卻走回頭路,線再的你欠缺的是一個代表作,不再是電影作品或是其次,而是證明你實力的作品。

    最後,別再說你不是作家了,你領的錢算什麼,你揮汗的作品算什麼?

    而是,該讓你成為一個真正作家的時候了。
  • 謝謝你長久的支持,也很抱歉讓你失望。

    hiyawu 於 2011/08/16 05:2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