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躲在灰灰厚厚的雲後面。
雲裡終於還是下起了雨,落在地面。
就像回憶躲在我單薄脆弱的身體裡。
而我終於還是徹底崩潰。

奪眶而出的,是我對你的思念。
















落葉江畔微芸起

《那些多雨的日子》
2010‧3‧12



親愛的N,倒數計時已經開始了。

今天,藍天躲在灰灰厚厚的雲後面,像是回憶躲在我單薄脆弱的身體裡面。

三月了,春天好像還不想醒來,冬天似乎還依戀著台北不想離開,幾乎每個星期都有冷氣團攻擊著怕冷的台灣人,多雨的城市讓我晾曬的衣服總是很難乾。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想去買一部烘衣機嗎?我實在是受不了同一套衣服要洗好幾次才能乾的狀況了。

「烘衣機好像很貴的。」你說,所以我說買個二手貨就好,網拍上面找也可以,抑或是哪一家量販店在大出清或是週年慶的時候去揀個便宜,你說可以找個時間陪我去,我高興地點頭,然後,我們好像就忘了這件事了。

又或者應該說,是我記得這件事,而你忘了。
然後我就要自己不要再想起這件事,免得你自責說:「哎呀,對不起呀江芸,我總是忘了自己答應過妳什麼。」

那是多久前的事了呢?
其實我也忘了,所以烘衣機一直都還在店裡,我依然不知道烘衣機到底要多少錢,同一套衣服洗好幾次才能乾的狀況依然持續著。

好像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
說要去做,然後忘了。某天想起來了,再一次答應自己一定要找時間去處理,然後又忘了。又某一天再次想起,又再一次告訴自己不管多忙一定要先把這件事解決掉,然後又忘了。接著又某一天三度想起,三度告訴自己決定肯定一定不能再忘記,然後……

又忘了。

就像我跟自己說要找一個好時間告訴你我很喜歡你,然後我只顧著喜歡你,卻忘了要告訴你。過了許久才想起應該要把這件事情處理掉,那就找個時間跟你說吧!然後我又忘了。

我忘了幾次了?我已經忘了自己到底忘了幾次了。
但我卻一直記得自己喜歡你。

是好喜歡的那種喜歡哦,你知道嗎?

對不起,你不知道。因為我沒說過,隻字未提。
而我也從沒表現過,我藏匿情感的天份與生俱來,功力天下無敵。甚至我還把你往外推,告訴對你有興趣的女孩說:「N很不錯喔,應該是適合妳的對象。」

N啊!你真的很不錯,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的。
但是我卻沒有勇氣告訴你,『我更適合你。』

我們一起在台北唸書的日子,是一段美麗的時光。
十八歲前的青春剛過,一群人因為緣份的關係聚在同一所學校,同一棟校舍,同一個社團,最後還住在同一棟公寓裡,我們都忘了當初是怎麼認識相遇的了,卻自然而然地以為本來這些人就該出現在生命裡的啊。

「唸了大學,就是變成熟的開始了,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你說。

你比我們都長了三歲,因為高中畢業就先服兵役再加上補習一年的關係。不過你鏡框底下的眼裡透出的稚氣卻讓人難以猜到你的年紀,有一次跟你一起搭公車,你讓位給一個婆婆,她誇你是個好孩子,「還在唸高中吧?」婆婆這麼問你,你竟然點頭回答說「是啊,婆婆,我快畢業了。」,然後一臉驕傲地看著我笑著。

好吧,我承認。
你有你的娃娃臉,還有很溫暖的笑容。若是在心情欠佳的時候想起你,就會覺得事情似乎沒那麼糟糕,世界也跟著寬闊起來。

我好懷念一起住的那些年啊。
雖然我從沒想過跟男生住在一起,雖然在刻板的印象裡男生的宿舍總是髒亂又有一股霉味瀰漫,但當我跟曼曼第一次去到你們的宿舍才知道原來還是有愛乾淨的男生。

「如果妳們沒抽到學校宿舍就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反正還有房間,而且還能一起分擔房租,這樣就更便宜了,這裡離學校才五分鐘,附近的生活機能又方便,只要妳們不介意跟男生一起分租,我們很歡迎妳們搬來。」你說。

然後,我們就真的沒抽到宿舍了。五個人當中只有一個人會抽不到宿舍,偏偏我跟曼曼就是那五分之一。

『好吧,託你那張大嘴巴的福,我們要去投靠你了。』在電話裡,我這麼跟你說。

四個房間的公寓住了五個人,阿健、坤民,你、我,還有曼曼,像是一家人一樣。

我跟曼曼住在有衛浴的最大的房間裡,而你們三個男生一人一間房間,住在我們的對面與隔壁。

坤民是我們的萬能好幫手,電腦、摩托車、冷氣或是洗衣機都會修,還是我們家的大廚,一般家常菜難不倒他,偶爾還會弄個很高級的東坡肉。

有一次我的摩托車發不動,坤民走過來只是隨意瞧一瞧,「大概是火星塞壞了吧。」他說。

然後他替我把車推到附近的機車行,老闆看了一下,拔出火星塞拿到我眼前,「小姐妳看,燒掉囉,換一顆就好了!」老闆說。

那當下我真的很佩服坤民,好多事都難不倒他。

曼曼是我同班同學,也是我的好姐妹。
她是個心絲細膩的女孩子,也是我許多心事的傾訴者,面對我感到棘手困擾的問題,她不一定會給我什麼樣的意見,但她總會安靜地傾聽,然後像個親人一樣抱著我說:「親愛的江芸啊,我或許不能替妳分擔什麼,但我會一直陪妳。」

而阿健是個運動高手,跑步的健將,身高不到一七零,但速度卻很快,我們把他封為家裡的保全人員,負責保護我們的居家安全。

而他還真不辜負這個名號。

有一次樓下的阿姨家遭了小偷,他一聽見尖叫聲,拎了你們打棒球用的鋁棒就衝了出去,你跟坤民跟在後面,沒多久之後你們就回來了,卻沒看到阿健。

「阿健把小偷的頭打破了,現在在派出所作筆錄。」你說。

那天晚上我們買了一大堆滷味跟鹽酥雞,還有一箱啤酒,坤民還跑到全聯福利中心買了一隻雞回來燉湯,為阿健開了一個慶功宴,慶祝他為民除害為鄰里捉賊,不過阿健中看不中用,酒力極差,只是個會嗆聲的酒咖,才一瓶啤酒,他就開始醉得搖搖晃晃,還唱起歌來。

「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啊!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像殺豬一般的歌聲,我想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你和坤民把他扛到他的房間時,已經東倒西歪的他嘴巴還是沒停過,一直嚷著還要喝,還能喝,我沒有醉………,但一躺到床上,整個人就像是被按掉的鬧鐘一樣,安靜了。

而你和坤民倒是有不錯的酒量,一箱啤酒你們兩人就喝掉三分之二。
坤民有二分之一的原住民血統,所以他會喝酒一點也不意外,他說小時候過寒暑假都會跟媽媽回台東的部落,小米酒天天當飲料喝,紹興高梁也沒在怕。

倒是你,看不出來你的酒量竟然也不差。
斯文安靜的外表下藏了一個大酒囊,看你一瓶一瓶啤酒往肚子裡罐,我都快替你醉了,你竟然還跟坤民說:「喝不夠的話,等等再去買一箱吧。」

慶功宴的主角已經醉倒,你們兩個卻喝得很痛快。

親愛的N,那些年,我們喝了多少箱啤酒呢?
又在喝完啤酒之後,說了多少心裡話呢?

聽人家說酒後真言才是真言,而我期待在酒後聽見你所說的真言,卻從來沒有如願。你好幾次在喝過酒之後看著我說:「江芸,我真的非常好奇,妳會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子。」

然後坤民跟著附和,阿健總是半醉半醒的不在狀況裡。
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曼曼跳出來說:「她喜歡的男生啊,就是那種氣質美型男,簡單地說就是會打扮的書呆子啦。」

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會打扮的書呆子,這聽起來有嚴重的分離感。
既然是書呆子了,怎麼會打扮呢?又既然已經是會打扮的了,就不太可能是個書呆子了呀。

「如果妳哪天有喜歡的人了,一定要告訴我哦!我想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啊!」你說。
而坤民又附和了一次。

親愛的N啊,其實你每天都能看得見那個我喜歡的人呀。
只要你照鏡子,或是仔細地深深地看著我的眼睛,你就會發現,我的眼裡都是你呀。

台北又下雨了,N。今天氣溫才十二度。
我還沒看過太陽這個禮拜的樣子,而上個禮拜,太陽也只出現半天。

那些年,台北也總是多雨的。
其實雨並不讓我討厭,畢竟在雨中,我們有過許多故事的。

我永遠記得自己一個人到西門町去挑選大家要交換的耶誕禮物的那天,雨滂沱地下著。我一個不小心踩進一窪水裡,弄濕了鞋子不說,腳踝也扭到了。

禮物還沒買到,我的腳就痛得沒辦法走路。
我撥了電話給曼曼,她可能正在騎車,手機沒接。我想再撥電話給阿健跟坤民,但我承認,當我在手機上找到他們的名字跟號碼,我很快地就忽略過去。

因為我真正想撥的電話,是你的。

你很快地就趕到我的面前,手上拿了兩把傘跟一件雨衣。「江芸,妳要打傘還是要穿雨衣呢?我不知道妳的腳多嚴重,所以我把兩種都帶來了,來,妳自己選。」你說。

你真是個笨蛋、傻瓜、大蠢豬。
你難道不知道我只想跟你共撐一把傘,並且讓我靠著你的肩一起走嗎?就算是一跛一跛的也好,至少我跟你在雨中漫步過。

但我還是選了雨衣,我承認我是膽小懦弱的。
我說過藏匿情感是我與生俱來的天份,我不會讓你察覺絲毫破綻的。

之後也有一次,我們正在學校上課,突然一聲轟隆的爆炸聲,接著就停電了,一陣驚呼聲迴盪在校園裡。後來傳來的消息是東側的大變電箱被雷擊中,暫時無法恢復,當天只能提早下課。

我們在校門口相遇,你說好感謝那一道雷,我問為什麼?你說下一節課老師本想考試,而那門課完全是你的弱點,這道雷剛好救了你,「不然我應該又要考個三十幾分……」你說。

這天你說要慶祝雷公救了你的這門課,所以你要請我去喝咖啡。
那是我們第一次單獨「約會」,只有二十分鐘,因為到了咖啡館之後,你就打了電話叫曼曼跟阿健坤民他們一起來。

但是二十分鐘已經足夠了,因為那二十分鐘裡,全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我喜歡看你把咖啡加入奶精時的表情,你說那是一幅美麗的圖案,奶精與咖啡混合的那一剎那,像是毀滅與重生同時在進行。

「咖啡被毀滅了,奶精也被毀滅了,但另一種味道的咖啡卻因此而重生了。」
「而且,每一次毀滅的樣子都不一樣,絕對不可能一樣。」

你說得很入神,像是在介紹一部好看的電影。
那眉飛色舞的樣子,像個急著把好玩的玩具介紹給朋友的孩子。

N啊,親愛的你啊。
遇見你的那一刻,我的毀滅與重生也同時在進行著。
毀滅的是原本我所擁有的那個完全的自己,重生的是我渴望與你相戀的那個自己。

只可惜重生的那個自己沒有足夠的勇氣。請原諒我害怕被自己的重生給毀滅。

今天中午吃完午飯之後,我從教務處前的走廊經過,偶然地我看見那片灰濃的雲層破了個洞,露出了躲在它背後的藍色天空。

但陽光依舊沒有露臉,那個破洞很快地又被其他的雲給補了起來。

下個學年開始,我決定要調到高雄去了。
你問過我在台北教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去高雄呢?

『因為台北太容易下雨了,我討厭壞天氣。我常在上課的時候偷偷注意著窗外的樹木,如果雨開始淅哩嘩啦地打在樹葉上,我的心裡就會哭泣,因為那些曬在陽台上的衣服,又要再重新洗一次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搬到一個不太下雨的地方,氣候宜人的城市,雖然高雄很熱,但那是一種美好的熱,那表示熱情的人都住在那裡,那表示我不需要再把衣服重新洗一次………』

理由,理由,都是理由。
我說了很多所謂的理由。
N,這些理由不是用來說服你的,是用來說服我自己的。

我離開台北,對我們兩個都好。
這是我自私的想法,自以為的聰明,請原諒我沒辦法找你商量。
我說過,藏匿情感是我與生俱來的天份,我不會讓你察覺絲毫破綻的。

藍天躲在灰灰厚厚的雲後面。
雲裡終於還是下起了雨,落在地面。
就像回憶躲在我單薄脆弱的身體裡。
而我終於還是徹底崩潰。

奪眶而出的,是我對你的思念。











* 我的毀滅與重生也同時在進行著。*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斤欠
  • 頭香~^^
    很感傷的愛情...
  • 您的暱稱 ...
  • 2香…讚!
  • 老蕭
  • N的本名到底是??
    也或者如果他是英文名字
    那該不會是尼爾吧???(亂猜的)
  • 北極熊
  • 這次人好多 有點快要搞不清了A___A
  • 蓝色雨
  • 其实。。。可以有一个可以思念的人也不错。。
  • wan
  • 她是個心絲細膩的女孩子,那個絲是不是這個思阿?
  • 帝如來
  • 吳大哥你的文章*抑*或是 是那個字嗎?
    還是我自以為的這個*亦*字呢?
    又好像都可以......

  • 帝如來
  • 心*絲*細膩
    心*思*細膩
    哪個對呢..... =.= a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