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江畔微芸起

那些很迷信的日子
2010‧5‧1

倒數計時持續著。

親愛的N,對我來說,你其實是一條繩子。
連接著我的過去、現在、還有未來。

三年前的某天,夜裡,接近我的睡眠時間,你用MSN搖晃了我幾次,我回應了你幾個問號,「快恭喜我吧!我有喜歡的人了!」你說。

喜歡的人?
這表示你正在暗戀中嗎?這表示那個對象並不知道你喜歡她?這表示你可能會在短時間開始展開追求?這表示你可能會找一個時間跟她告白?

『而這個人會是我嗎?』這個問題只在一瞬閃過我的腦海,然後我就不敢再多想了。如果你是暗戀對方的,那麼,N,我可能沒辦法恭喜你,因為我深深了解暗戀的辛苦。

我的第一次暗戀,在國中二年級。
這算早嗎?N。我的好朋友及好同學們都說算早,因為那並不是一個懂得什麼是愛情的年紀。只知道每天想看見對方,想跟對方說話,尚不求能了解他的個性,卻已經希望能得知他所有的喜怒哀樂。

我聽過一首歌,是一個馬來西亞的歌手叫林宇中唱的,歌名叫做《活到一百歲》。
它裡面有一句歌詞是這樣寫的:

「十幾歲情竇,開不成氣候,還不懂溫柔,就開始懂心痛。」

是呀,N,當你看到段歌時的時候,應該也會很認同吧。
國二時,我還是個孩子呢。卻為了喜歡班上的那個男孩,每天最早到學校,只為了能在他第一時間踏進教室時就見到他。當他笑了,我也會笑,當他嚴肅了起來,我便會開始猜想,他是不是心情不好呢?我能給他什麼安慰嗎?

有幾個與我相知的姐妹知道我對他的感覺,時常很雞婆地要替我去告訴他。我只能千求萬拜地搖頭請她們饒了我,我不想讓他知道我喜歡他,我只想每天都能看見他,那已經很足夠了。

『那,去編一條許願帶吧,把它綁在手上,當它斷了那天,願望就會實現了。』其中一個姐妹這麼對我說,我輕易地相信了。

我到了文具店,還真的有許願帶可以買。那只是幾條五彩繽紛的線,附上一張紙教你編織的方法。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編完,然後把它綁上我的右手。

『許願帶呀,我叫江芸,我許願,誠心的許願,希望他能喜歡我,希望他能來告訴我他也喜歡我。』
我是這麼許願的,我現在還記得。

那條許願帶在我們畢業那天斷掉了,我一共戴了一年半左右。
他並沒有來告訴我他也喜歡我,而我也沒有告訴他我喜歡他。畢業後大家各奔西東,上高中、上五專、上高職,少數幾個同學重考,三年同窗瞬間就畫下句點,然後又開始另一個故事的起點。

孩子時總是單純無知的,在愛情裡的孩子更是單純無知。

我的第二次暗戀,在高中二年級,對象是同一個社團的同學。他是自然組的前十名,我是社會組的前十名,我知道有好多女孩子喜歡他,而他也從不拒絕女孩子,只是他從不表態,也從不作選擇。我們班有人叫他韋小寶,然後戲稱我是他七個老婆其中的一個。

高中時的同班姐妹又告訴我,拿一張紙寫上對方的生日跟名字,然後再寫上自己的生日跟名字,接著拿一條紅線放在紙上包起來,然後放在自己的枕頭底下,如果對方跟你的緣份夠的話,會很自然地在一起。

然後我就照做了。
這次還沒到畢業,他就已經跟另一個女孩子在一起了。

『會不會是我放的紅線不夠長?』當時我還這麼問自己。
但失戀的感覺很真實,我第一次為感情掉了眼淚。

孩子時總是單純無知的,在愛情裡的孩子更是單純無知。

親愛的N,在遇到你的時候,我想起了這兩個我曾經暗戀過的男生。
他們瘦瘦的,高高的,都戴著眼鏡,都是單眼皮的眼睛,都有極佳的人緣與溫暖的笑容。

而你也是。
或許月老總是把我的紅線繫在這樣的男孩子身上,但卻總是忘了把對方的紅線繫給我。

有時候祂把別人的紅線繫給我了,但我卻不喜歡那個人。

第一個跟我告白的男生,是在肯德基裡面認識的。但我真的不認識他,他只是滿臉通紅地走過來,很羞澀地跟我說他想跟我交朋友。我給了他email,跟他通了幾封信,然後他就消失了,每封信的最後都會要我叫他親愛的,或是要我對他說我愛你。

我想他是個怪怪的人。

第二個跟我告白的男生,高中時的隔壁班同學。那時我正一心一意地喜歡著韋小寶,於是我並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我只收過一兩封他的情書,但沒有回信過,我也只在學校跟他說過幾次話,他邀請我一起出去玩,我婉拒,他就沒有再找我了。

第三個跟我告白的男生,是我的家教學生,那時我們大三,他國二。他很直接地要我跟他在一起,我搖搖頭說不行,他說A片裡面有很多學生都跟老師在一起,而且女老師到學生家都會跟學生上床。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不時盯著我的胸部。

我隔天就電話裡向他爸爸請辭了這份家教工作,他爸爸問我怎麼突然不想教了,我內心裡非常猶豫地該不該說實話,但後來我還是說了身體不適,想休息一陣子的搪塞理由。畢竟我沒有證據證明這孩子的偏差想法,說實話或許會惹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我曾經走在地下道裡被算命先生叫住,他說從我的面相看來是會有一堆桃花的人,但這些桃花不盡理想,爛的居多,要我慎選對象。接著他要我坐下,繼續算手相,說不準不用錢,準得話只收一千。我笑一笑便離開了。

但那句「桃花不盡理想」,卻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感情路。
我暗戀的對象從不曾喜歡我,喜歡我的人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想找個互相喜歡的人,真有這麼困難嗎?

難怪有人會說,這世上最美的巧合是愛情,因為你愛他,他剛好也愛你。
那麼我的巧合何時會發生呢?那個剛好的人在哪裡?

為此我開始會注意一些雜誌上的星座運勢,或是請稍懂塔羅牌的同學替我卜一卜,結果如何呢?好的壞的都有,我已經不知道到底該聽誰的。

我其實不是個迷信的人的。
雖然家裡的爸媽跟爺爺奶奶都是拿香拜佛祖的,但我本身卻沒有什麼信仰。他們每逢初一十五就會吃素,爺爺奶奶更是虔誠,早在我還不懂事的時候就開始不再吃葷食,對他們來說,信仰不是迷信,即使他們時常在運勢不順的時候就去找人算命。

我也被人算過命,是媽媽帶我去的。
算命老師說我在唸大學的時候會有一段姻緣,但時間延續得不算長久,除非兩人真的有意共渡一生,不然也只是過往雲煙一般的愛情罷了。

然後我在大二時就遇見你了,N。
那時我真的覺得算命老師說得真準,原來那個人是你,原來你真的就在那裡等我,就像命中註定的一樣。而且當我知道你是當完兵還補習一年才唸大學,我心裡更是興奮。

『如果你高中應屆就唸了大學,那我就遇不到你了呀!』我在心裡這麼說著,我打從心裡相信我的姻緣就是你。

有一天曼曼要我陪她到行天宮去拜拜求籤,她說知道自己出國唸書的計劃是不是會有什麼不順利的挫折。我在她求籤的時候順便也問了一下自己跟你是不是會有結果。

然後有一支籤被神明同意了,擲到了三個聖杯。
那張籤是這樣寫的:

「有心作福莫遲疑
求名清吉正當喜
此事必能成會合
此寶自然緊隨你」

這張籤我到現在還留著,雖然上面的字已經慢慢地看不見了,紙也已經泛黃,墨也已經褪去,但記憶卻依然清晰。

當曼曼拿著一張下籤給解籤師傅,得到的答案是她將很難達成出國留學的願望時,我看見她的表情,好是失望。

然後師傅拿走我的籤,才讀過一遍便笑著對我說:「這是上籤啊!小姐妳求的是感情還是工作?事業?」

曼曼在我旁邊,我不好意思說我求的是感情,於是我隨意說了學業兩字,師傅便說,「其實妳求的是什麼都一樣,都會很順利的。」

然後,我們並沒有在一起,對吧,N。
因為你連我喜歡你都不知道,怎麼會跟我在一起呢?

那張籤並不準確,那個算命老師所說的姻緣也不準確,我依然是那個只能安靜地喜歡你的江芸,我的感情並沒有因為神明的加持而有任何改變。

還記得我三年前交了一個男朋友吧?N。
那年,我二十四歲,那是我這輩子第一個男朋友。
好晚是吧?都二十四歲了,都已經半隻腳踏進熟女的領地了,我竟然才交了第一個男朋友。

『好晚,是吧?』我爸媽說是,我弟弟也說是,曼曼說是,阿健坤民都說是,只有你說不是。『為什麼不是?』我好想問你,但我問不出口。

其實我只是欣賞他,在欣賞當中帶了那麼點好感與喜歡,他是這些年來唯一一個能讓我在短時間之內就迅速累積好感的人。他是在一個親戚的婚禮上認識的,互留了電話,吃過幾次飯,看了幾場電影,某天在公園裡散步聊天的時候,我的右手感覺到一陣溫暖的觸覺,「介意讓我牽著妳嗎?」他問我,而我沒有拒絕。

我想給自己一次機會,N,證明我確實是懂得愛人,也值得被愛的。
當我在MSN上面的狀態寫上「單身,再見」,你很快地就叮咚我了。

「江芸?妳?單身?再見??????」你說。

雖然我看不見你的表情,只從螢幕上看見這簡單的七個字,還有好多問號,但是我已經接收到你的驚訝了。

『是啊,我交了男朋友了,射手座的,二十八歲,比你大了一歲,是個建築師,在建築師事務所上班,叫何宇彬,如果你有機會見到他,叫他芋頭冰就好,是個很好相處的人,開朗,而且聰明。………』

我這麼回答你,順便把你可能會繼續問下去的問題一次都回答完畢。
只是我沒說的是,他跟你一樣,也跟我的前兩個暗戀一樣,瘦瘦的,高高的,都戴著眼鏡,單眼皮的眼睛,有著極佳的人緣與溫暖的笑容。

溫暖的笑容。
這是我最沒有抵抗力的一環了。

很快地,你們都知道我交了男朋友了。要我一定要快點把男朋友帶給你們認識,你們都很好奇那會是個什麼樣的男生。

宇彬是台中人,工作也在台中。他到台北來跟你們見面那天,剛好是他的生日。十二月上旬的台北,冷得讓人打哆嗦。

那天你們都瘋了,吃完飯之後上陽明山看夜景,看完夜景又衝錢櫃包夜。彷彿每個人都裝上了最強力的電池,再怎麼玩都不會累的樣子。

那天我醉了,我知道。在酒酣耳熱之際,我似乎抱錯人了,我也知道。
因為那身上的味道不同,那不是宇彬的味道。因為那深刻的熟悉感不同,那不是宇彬的胸膛。

那是你的,N。

其實我在醉意中還保有一點理智,我一邊抱著你,一邊把一旁的阿健、坤民還有曼曼都拉進來,然後說我好喜歡你們。即使我們都還在台北唸研究所,即使我們已經不住在一起,但也並不是那麼不常見面。

即使,我只是想掩飾自己抱錯人的尷尬。
又或者,我想掩飾的不是尷尬,而是內心深處的喜悅呢?

在那當下我才發現自己糟糕了,因為我明明喜歡著宇彬,但卻還沒有忘記你呀,N,是因為我太喜歡你的關係嗎?還是我對你依然留著一些希望?

我跟他只在一起了一年,分手是我提的,原因是我無法再分裂了。
我的感情無法一次分裂給兩個人,當我時常在他的擁抱中幻想著那個溫暖胸膛是你,我就很討厭自己。

對我來說,你真的是一條繩子呀。
你連接著我的過去、現在、還有未來。

我花了好長的時間從能跟你在一起的夢裡醒過來,我給你的感情太多太重了,壓得我無法呼吸,也看不見未來。

『你喜歡的人,是誰呢?』
我終於有勇氣問你這個問題了,在你用MSN告訴我的幾個月後。
「妳一定會知道的。」你說。這個答案讓我得到一個好大的禮物,叫做「漫長的等待」。

三個禮拜之後,2007-2008的跨年夜,你跟曼曼牽著手,在我滿是祝福的表情,與被心碎淹沒的眼眶裡,一起倒數著。

五、四、三、二、一……










* 你不是我的那個剛好的人,我也不是你的剛好的人。*
* 所以世上最美麗的巧合,與我們無關。*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我只是喜欢你的文章
  • 啊!!心碎了</3
  • 斤欠
  • 最適合你的那個人不是我...是吧?
  • 再见晴天
  • 感觉好像心被摔到地上了 还被补踩了好几脚
  • 陳民育
  • 這世上最美的巧合是愛情,因為你愛他,他剛好也愛你。
    這句話說得真好~只有兩方面的愛情能成立
  • 暄风
  • 痛死了T^T
  • 6677
  • 為什麼自古以來愛情的多角數學題總是那麼的難解...也無解!!!
  • 123
  • 我跟你一樣抽中同一隻簽.現在默默的在喜歡一個人.
    可惜我們不配.他目前單身我希望他趕快有女友.
    讓我早點死心.我不想為他心痛.每一句話都牽動我的心.
    常上線看他在不在?期待等到他.
    他是很好的人.不管興趣或想法都很契合.
    只是他對的人不是我.而我卻愛上他.
    聽他說.他很容易被人劈腿.我知道他還愛著前任的她.
    我很想告訴他.我會好好珍惜這段感情.請你回頭看我好嗎?
    人生不如意的事太多.他很好我希望他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