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跡》


我答應了自己,來這裡跟自己說話。
過去許多事,既然都已經過去了,就該慶幸。

因為我走過來了,我將會更無敵。

我並沒有對愛情絕望,
反而我更加深信在愛情裡我會是那個更堅強的自己。
說不定哪天,我遇見某個人,
我不需要再去為他改變自己什麼,
也不希望他為我改變什麼,
雙方只要一個眼神的交換,
便願意與他遠走天涯。

去哪兒呢?都可以。
我期待著有人可以帶我走,去哪兒都可以。

我沒有對愛情絕對。
我期待愛情可以帶我走,去哪兒都可以。









三十歲了,我。

我沒有想過所謂婚姻對我來說是什麼,倒是許多人問我這個問題而我回答不出來。天生性格比較像男孩子的關係吧,我都是用哈哈大笑然後一句『是我還不懂的事』來回答,然後我就會被吐槽回來。

「那結了就懂了呀。」他們都會這麼說。
「都三十歲了,該嫁人了吧?」他們接下來就會補上這句話。
「男朋友都在一起四、五年了吧?也算穩定了吧?」這一定會是第三句。
「快去跟他說,叫他們家人來提親。」這是第四句。

接著他們會替我上一堂可愛的數學課,他們會說就算我現在就立刻結婚,明天立刻有身孕,也要九個多月之後才當媽媽,那時我已經三十一歲了,接著等孩子一歲多的時候再懷第二胎,然後再等九個多月生孩子,那時我已經三十三歲了。孩子才二十歲的時候我已經五十三了,孩子如果唸到研究所甚至博士的話我都已經六十了,怎麼有機會年老的時候享享清福呢?

「忙了一輩子,老了之後應該放長假而不是繼續擔心孩子呀。」我的伯伯說。
但這依然沒能說服我結婚,結婚依然是我還不懂的事。

又或者,我不是還不懂,而是不想懂?

其實他們這些話講了好幾年了,從我二十七歲開始,他們就急著把我嫁出去,像是我這輩子可能會沒人要一樣,然後二十八歲,二十九歲,然後今年我已經三十歲了,他們的對白還是沒變。

其實二十九歲那年我曾經準備結婚了,不過這事很複雜,容我慢點在說。

他們就是我的家人,包括我的兄弟姐妹爸媽叔伯姨嬸公婆等等,每個人都問過我結婚的問題。只有一個人沒問過,她是我表妹,叫江芸,一個個性溫柔婉約的女孩子,氣質出眾而且脾氣很好,印象中我好像沒見過她生氣,之前在台北教書,現在調回高雄了,我們見面的機會就變多了。

江芸問過我最接近婚姻的問題,是「自己喜歡的人要跟別人結婚,自己該怎麼調適?」我知道她喜歡那個叫N先生的很久,不過我也罵她笨,人家N先生既不是她進行式ING的男朋友,也沒跟她在一起過,『他跟別人結婚,妳在調適個屁呀?』我是這麼回答她的。

『但是我喜歡他呀。』她說,眉毛垂著。
「但是妳也沒跟他說妳喜歡他呀我的大小姐!」
『我不敢說,而且為什麼一定要說呢?』
「沒有一定要說呀,但是不說就像這樣人家要去娶別人了啊我的大小姐!」
『那就是徐志摩說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囉,祝他們幸福呀。』
「那妳就不要再銬夭說心情不好調適好嗎我的大小姐?」我說。

不好意思啦,我雖然是個女人,但個性真的比較男性化,請別介意我說話比較………嗯……直接跟……帶點銬……或他媽的……這樣……

其實說真的我並不排斥結婚這件事,在我還是國小的孩提時代,我也曾經幻想過自己是公主,將來的婚禮會有很多人來觀禮,我的丈夫一定是個高大英俊的帥哥,所有的賓客都是燕尾服跟晚禮服的打扮,每個人手上一杯香檳,在牧師的見證之下,丈夫替我戴上戒指互許終身,所有人舉杯為我們祝賀。

然後到了國中我就改變了。
青春期快速長大與快速變化的人格發展似乎讓我與溫軟柔和的女性特質越離越遠,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男生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靠,很多事情不需要靠男生也能完成。於是我開始做一些男生才有興趣的事,例如體育課的時候跟他們一起打籃球,或是放學跟他們一起流連在撞球間。

就這樣我男性朋友遠比女性多過數倍,而且我深深地覺得跟男生相處比跟女生相處容易地多。

一個女孩子跟男生長期相處的結果有兩種:
第一是會漸漸地被男性同化,說話與性格都會改變,不過我並沒有因此改變性向,我很明白自己還是喜歡男人的。
第二是會吸引到一些男生對你產生好感,而且是愛情方面的。

日久生情,就是這個原因。

當然還是有那種我不認識他,他卻跑來跟我說他對我一見鐘情想追我的男生,我總會問他們喜歡我哪一點,大部份的回答都是「因為妳很漂亮啊!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很漂亮?
好吧,我自認長得不醜,但漂不漂亮是別人決定的。就算真的漂亮那也是謝謝我爸媽把我組合得很好,就算不漂亮我也不會怪爸媽說怎麼把我生成這樣。

通常這一類的男生我都是直接給他們三個字『對不起』,然後就再也不會說第二句話了。但他們總會繼續糾纏,並且烙下話說:「妳放心,許馨倫,我不會放棄的,我會一直一直喜歡妳直到妳喜歡上我為止。」

然後時間最長的撐了一年,最短的撐了五天。

撐五天那個就不說了,他簡直是個花癡。見一個愛一個,只要長得不錯他都要,但可憐的是沒一個追得到。

撐一年的那個男生我就印象深刻了,我們都叫他阿文,是我打撞球那一黨男性朋友裡面的其中一個,跟我同校不同班。他說喜歡我很久了,跟我告白當天已經是他認識我的好幾個月之後了,在他告白之後,我並沒有很直接地拒絕他,雖然我心裡是明白地告訴自己我根本不喜歡他,但為了日後在撞球間相見不尷尬,我給了他一個中庸的答案。

『先當朋友就好,別想太多好嗎?』我說。

然後阿文就等了我一年,到了我們都將畢業的時候才放棄。
那天他把我叫到撞球間外面,說有話想跟我說。我大概知道他想說什麼,一定又是拜託妳快點給我答案或是請妳跟我在一起之類的,但是我錯了。

「許馨倫,喜歡妳這麼久,我才知道我是個遲鈍的人,真是個笨蛋。我早就該發現妳其實不喜歡我,只是不想傷害我所以沒有直接拒絕我而已,謝謝妳的善良,我總算沒有看錯人,妳是值得喜歡的。我看過一本書,裡面有一句話寫說“失敗的戀情會讓自己很快地長大”,我們沒有發生戀情,但是我卻覺得自己長大了一些,真的。現在請妳出來只是要告訴妳,我畢業之後要搬到新加坡去了,我爸爸要去那裡工作,我們全家都要走,請妳要自己照顧自己,希望我們還能再見面。」

那是阿文的最後一段話,畢業後我就真的沒有再見到他。
我粗略記得的就是這些話,但其實他說了很多,而且有些話我聽了很感動,當他說他要離開台灣搬到新加坡的時候,我竟然有一種好捨不得的感覺,我好想跟他說不要走,留下來,我會試著喜歡你。

但我的理智並沒有允許我這麼說,我只是說了拜拜,就這樣。

不過他那句話卻讓我記到現在,「失敗的戀情會讓自己長大」。

在那之前我也是從沒有過任何戀愛經驗的,所以我並不懂什麼是戀情,又什麼是失敗的戀情,長大又是長大什麼。

然後我高中的時候喜歡上一個男生,為什麼喜歡他我也覺得很奇怪。
而且更奇怪的是明明我本來很討厭他,他就是那種輕浮又愛做怪的男生,而且他有個我沒辦法接受的習慣,就是抽菸。

他是國中那些撞球朋友介紹的,年紀比我們都大,只有國中畢業就沒有再升學了,工作是建築工學徒,身材壯碩,皮膚黝黑,這也難怪,每天都在工地裡工作曬太陽,當然身強體壯皮膚黑。

他開始追我的時候我很直接地拒絕他,並且要他打消這個念頭。他問我為什麼一點機會都不給,『你不是我的型,你輕浮、愛作怪、一副小流氓的樣子,我沒辦法喜歡這種人。』我說。

但是他並沒有放棄,他抓到機會就要我陪他去看電影,或是一起吃碗麵也可以,要我不要那麼酷。但我都直接地說不,拜拜,下次再見不要再約我了。

但是後來我漸漸地發現一些他的事情,並且開始對他改觀。
他沒有繼續升學是因為爸爸病了沒辦法工作,還要住院跟一些醫療花費,媽媽兼兩份工也才賺個兩萬多塊,他是家中老大,還有三個弟妹要唸書吃飯,他自己自願不唸書去當學徒替家裡賺錢。

他輕浮說話沒水準又愛作怪並不是他願意的,他本來就不愛唸書,交的朋友也都差不多,沒唸書當學徒之後面對的都是工地叔叔伯伯,他們本來就是草莽匹夫,講話當然不會有什麼氣質,耳濡目染之下,他自然就是那個樣子。

到撞球間打撞球只是他唯一的興趣,他沒有其他不良嗜好,而且有責任感,再怎麼累都一定會去工作,有一次發燒三十九度還併發急性胃炎也一樣跑去上班,結果昏倒送去醫院急診,我們還去看他,他躺在急診室裡,手上掛著點滴,都已經沒啥力氣了他還是很輕浮地問我:「喂,馨倫帥妞,我看到妳來看我,我好爽耶!病都好一半了!妳考慮一下當我女朋友啦!拜託啦!當幾天也好,不然今天就好,今天一過就分手,這樣可以了吧?」

他出院沒多久,有一天我主動跟他說一起去看電影吧,但是不准他請客。之後我刻意地給他機會跟我相處,或許是因為對他改觀,再加上我認為孝順的人應該不會壞到哪裡去。

大概兩個月後我答應跟他在一起,但奇怪的是到底喜不喜歡他我自己也不知道。他當天就很興奮但沒什麼禮貌不帶尊重地吻了我,我的初吻就這樣在充滿菸臭味和黏膩的口水味中,沒了。

沒了,就這樣沒了。
去你媽的!

你可能想問我有沒有後悔初吻就這樣被奪走,或是後悔就這樣答應跟他在一起,更可能會想罵我怎麼會笨到用什麼孝順跟責任感去判斷該不該跟一個人在一起,對吧?

當年我只是一個高中一年級的學生,對於感情我根本不懂,所以你如果真的要問我會不會後悔,我一定會跟你說會,而且是非常。

非常後悔。

而且事實證明我自以為他孝順與有責任感的判斷來同意他當我男朋友的決定是錯的。

因為他會動手打我。對,就是動手打我。
就是那種惡言相向然後突然間一巴掌甩過來的動手打我。

他打我兩次,原因各有不同,第一次是喝醉發酒瘋,第二次是他看到我跟另一個男生說說笑笑很開心,醋罈子翻了好幾罐,他來問我那個男生是誰,我說只是朋友,順便加了一句『你很無聊』,他就失控了。

爸媽是不許我太早交男朋友的,所以我跟他的事情一直都是秘密。第一次被打時臉上的瘀傷被媽媽發現,我扯了謊說是去撞到學校的門,第二次的傷距離第一次不到一個月,回到家遮遮掩掩還是被發現,經不住爸媽詢問,加上心裡覺得委屈,我哭了出來,承認偷偷交了男朋友,而且傷是男朋友打的。

當然是立刻分手了,爸爸出面替我解決這件事。
他被我爸嚴重地警告不准再出現,否則驗傷提告,讓他賠不完。他事後多次找我要道歉,也請了好多朋友來跟我說他很抱歉,但於事無補,我再也不想見到他。

阿文那句話是對的,「失敗的戀情會讓自己很快地長大」。
我體會了什麼是失敗的戀情,也知道什麼是很快地長大。

只是,這滋味不好受,而且很傷,陰影很重。










* 失敗的戀情會讓自己很快地長大。*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陳民育
  • 失戀真的會讓一個人長大
    但是男人更不該動手打女人
  • 再见晴天
  • 失败的恋情会让自己很快的长大 而且很伤 阴影很重
    真的
  • Winter Mei
  • 失敗的戀情會讓自己很快長大,那么,很多人都寧願永遠都不會長大吧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