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裡面我應該是個十足的失敗者,這我承認,而且是大方的承認,但是用大方兩個字還不足以形容,應該說我不但大方,還很驕傲地承認,我就是愛情的失敗者。

這是我的驕傲!

一些跟我很麻吉的朋友都聽過我的每一段愛情故事,有些他們聽了會替我咬牙切齒,也些則是笑我愚蠢,然後就會開始討論起我這個人對男人的吸引力,接著話題就轉個小彎,開始討論起我在愛情裡的樣子,接著定論我對愛情的態度,然後就會下一個結語:

「許馨倫,妳就是那種自做自受的女人。」他們說。

真是靠北……邊走……,什麼叫自做自受的女人?

一開始聽到「自做自受」這個詞我還真是不高興,一臉不諒解地找他們理論,『老娘每一段感情都極用心的愛一個人,結果還要落得被你們酸我自做自受是怎樣?是不是站我這邊的啊到底?』我說。

然後他們就會開始想要解釋,所謂自做自受並不表示一種錯,而是一種結果,那結果來自於一開始種下的因,「妳一但戀愛就會變成黏土,任由男朋友揉捏成任何他喜歡的樣子,為對方改變許多,結果等到最後分手了,妳才突然想起來說“銬!老娘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這不是一種自做自受不然是什麼?」

我無話可說,完全無法反駁。

在愛情裡的我確實是盲目的,我總是很在意男朋友跟我說「請妳不要怎樣怎樣,因為我不喜歡那樣那樣。」或是「妳能不能改個什麼什麼,因為那會是我喜歡的那麼那麼」。

男朋友不喜歡我化妝,所以我眉毛畫一畫就出門了,根本就是素顏。
男朋友不喜歡我看連續劇或是什麼無聊的八卦談話性節目,我就把電視鎖定頻道在HBO跟Discovery。
男朋友不喜歡我在網路購物,我就把那些網站從我的最愛裡面刪除。
男朋友不喜歡我剪短髮,我的頭髮就一直都是長的。

就連本來我就不是一個喜歡穿裙子的女人,在交了幾個男朋友之後,我的衣櫥裡竟然有一個抽屜是滿滿的裙子,不管長短,各式各樣,各種風格都有。江芸的身高體重身材都跟我差不多,我的裙子還借給她穿過好幾條。

家人都知道我跟她的感情很好,雖然她是我表妹,但幾乎像親妹妹一樣的親近。我爸還說,比起江芸,我應該是那個在感情中很強勢的人,因為我的男孩子氣,感覺上我就是會讓男方知道女性的堅強那種女人。

但是我沒有。

江芸只交過一個男朋友,而我交過四個。
每次她看到我都會故意問說『還是同一個嗎?姐。』,我都回答到不好意思了,好像我是很花心的女人,一天到晚在換男朋友。

我第一個男朋友就是前面說到的那個建築工人,那段感情我沒有任何留戀,任何、任何、一點點都沒有,留下的全是不願再想起的回憶以及許多的後遺症。

我開始戒掉撞球,而且有男朋友之後不敢跟別的男生聊天聊得太開心,然後我很害怕跟男人吵架,就算吵架我也不敢大聲跟男人說話,並且一但對方開始語氣加重音量變大我就會開始後退,『你可不可以不要大聲跟我說話?』我會這麼請求他。

第二任男朋友是我大一時的同班同學,我們系的女生公認他是系上最帥的男生。他家境似乎不錯,對人也很和善,剛開學沒多久就開始追求我,理由跟以前的男生一樣,就是因為我漂亮。又來了,我很漂亮,難道我除了漂亮之外沒有其他的優點來吸引男人了嗎?

他跟第一任男友相差太大了,溫柔體貼而且很會照顧人,說話風趣又不低級,再加上那張臉蛋實在是很耐看(我承認他是帥哥),我很快地被他征服。

在一起的前幾個月十分甜蜜,天天出雙入對,他走到哪我跟到哪,他買給我好幾套衣服,要我什麼時候穿給他看我就什麼時候穿給他看,他喜歡吃蝦子,我還為了這點去找班上同學偷偷學釣蝦,第一次去釣蝦,兩個小時只釣到六條,但他卻感動地把我抱起來猛親。

他不喜歡我穿太露的衣服,我那些低肩低胸的衣服就全都收起來了,他不喜歡我穿太短的裙子,我那幾件短裙就通通搬去江芸的衣櫥裡放著。他跟第一任男朋友一樣不喜歡我跟其他男生太靠近,我便開始不主動與那些朋友聯絡。

我的麻吉說的很對,在愛情裡,我確實是黏土。
明明同樣的事在上一次戀情裡已經發生了,傷害了,並且告誡自己絕對不能再犯,但新的戀情到來,像是健忘症急速發作,我立刻全忘了。

他第一次跟我吵架的時候,那張帥氣的臉龐頓時變成一張我不認得的臉,本來就已經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大,我退了好幾步,他才感覺到似乎嚇著我了,「馨倫,妳怎麼一直後退?」他問。

『我不要吵架,請你不要兇我。』我說,並且有點想哭。
「好好好,我們不吵架,妳不要哭。」他走了過來,然後把我抱入懷裡。我還有點怯懦地抵抗,他則是輕輕地把我的頭靠在他的胸膛上,「我嚇著妳了,妳別怕,對不起,再也不會了,我再也不會兇妳了。」他說。

然後幾個月之後他就忘了。第二次吵架,他把安全帽往地上摔,並且罵了一聲操你媽。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操誰的媽,我只知道我必須快點離開他。

其實我忘了第一次跟第二次吵架是為什麼了,因為我都忙著害怕吧,所以我完全沒有記得內容,我只是希望能把事情好好講,就算雙方都已經有了點火氣上升了,也可以跟對方說「我們現在先冷靜一下,心情平復了再說,就算現在無法平復,那明天再說也可以,好嗎?」

是呀,明天再說也可以,不行嗎?
當兩個人都在氣頭上的時候就一定非得爭個輸贏,吵出個結果來嗎?到底我們是現代人還是古時候人?兩人相約決鬥簽了生死狀就一定要殺出個結果來?

戀愛哪是決鬥呢?這不應該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嗎?

我跟他分手一點都不平和,而且可以說是撕破臉了。分手前幾天我除了在學校之外,其他時間完全見不到他,約他一起吃午飯晚飯都說沒空,已經跟朋友約好要幹嘛幹嘛,我問他可以跟嗎?他搖頭說不,我就乖乖回家。其中一天晚上為了讓他開心我跑去釣蝦還烤好外帶,在他宿舍樓下等他回家,他也沒說什麼,只說謝謝然後把我趕回去。

接著遲鈍如我才突然發現,『咦?他每天下課都在講電話耶!』,而我根本不知道那是誰。聽他說話的語氣溫柔,我猜測那是個女孩子。

問他,他說不是。
再問,他說是又怎麼樣,就只是朋友而已。

接著我只是問他為什麼不許我跟別的男生說話,但他卻跟另一個女生幾乎天天講電話,他就不高興了。

他說他跟她只是朋友,我說我跟那些男孩子也只是朋友,他說我不相信他,我說問你不代表不相信,而是想聽到一些合理的解釋。

然後他就爆炸了。
在學校宿舍附近的停車場,夜裡九點多,他咆哮著,我這才發現原來他的脾氣不好,我也這才發現原來我根本就是個笨蛋,根本就還不了解一個人就開始付出感情,所謂的喜歡都只是一時盲目的好感,等到最後的結局來臨,難堪的戲碼上演,受傷的總是自己。

第二段感情持續不到一年,他要我離他遠一點,於是上課的時候,他坐在教室最右邊最後面,我就坐在最左邊最前面,班上同學都知道我們曾經是一對,現在撕破臉,每個人都識相地沒有過問,只有幾個跟我比較好的女孩子問過一些,我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就分手了,沒了,沒別的可以說。』

只是我開始討厭自己,並且覺得悲哀,因為我連分手後都繼續像黏土一樣被揉捏著,他叫我離他遠一點,我就真的離他遠一點。

沒多久之後他就跟那個女生在一起了,我也是這才知道他背著我偷偷去聯誼,有一度我真的很想去問他『你是不是劈腿?』,但後來想一想,何必呢?劈了又怎樣?沒劈又怎樣?知道了答案又怎樣?

都再也與我無關了呀。

在愛情裡,我永遠都不會是本來的許馨倫,永遠都不是自己。
我知道這樣不好,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想都想不透。

如果我天生就是黏土命,那麼我可以認了。畢竟我自問為了愛情改變自己,我並沒有不快樂,是真的,我並不會因為改變自己而不快樂,相反地,如果對方因為我的改變而變得更快樂,那我何樂不為呢?我改變也快樂,他因為我的改變也快樂,那就變啊。

只是我想不透的是,當我已經願意為愛改變了,為什麼對方卻不珍惜呢?
珍惜很難嗎?難在哪裡?

我相信女人都只是想找一個珍惜自己的人,我相信。

只是,那個人在哪裡?
找一個願意珍惜自己的人,很難嗎?











* 戀愛不是決鬥,不是贏了的人就能決定什麼,也不是輸了就失去什麼。*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樂
  • 在愛情裡做自己是最難的 ..
  • 訪客
  • 「一些跟我很麻吉的朋友都聽過我的每一段愛情故事,有些他們聽了會替我咬牙切齒,也些則是笑我愚蠢,......。」
    這段裡面的「也些則是笑我愚蠢」應該是「有」些則是笑我愚蠢。
    很喜歡你的書呢!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