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之前,我打了通電話給恆豪,我們是認識超過二十年的好朋友,小時候是鄰居,也當過同學,說他是最了解我的人一點也不為過,就連我爸媽都不一定有他了解我。

我跟他之間沒有秘密,因為我們都知道對方所有的秘密。
你有這麼一個完全值得信任的朋友嗎?絕大多數的人終其一生找不到一個這樣的朋友,所以我覺得我們是幸運的。

恆豪說,找不到這樣朋友的人,是因為自己也不夠相信朋友,所以有一半的責任必須自己負責。當然完全信賴朋友卻換來傷害的,就另當別論了。

他說話直來直往,個性也一樣,與人來往性情真切無半點虛假,我很欣賞他這樣的性格,我不需要去猜他怎麼了,因為他一定會說,他可以誰都不講,但絕對會告訴我。不過這樣的人在人際關係上通常比較極端,可能很快地交到新朋友,也可能讓人厭惡。

「哪天如果我們不再是朋友,那我就沒有朋友了。」他說過這句話,我覺得這是朋友之間最好的讚美。

恆豪姓李,唸起來就跟「你很好」幾乎一樣,他的身材從小到大都有點胖,所以他有個外號叫嘟嘟豪。許多老師跟同學都喜歡拿他的名字開玩笑。

國中曾經跟他同班,我們導師是個女的數學老師。
恆豪在我們班算是比較出風頭的學生,本性很好只是有點皮,而且成績不太理想,一直是老師緊迫盯人的對象。

有一次,班導師在發期中考考卷,我的印象超級深刻,他那天讓我們全班笑得東倒西歪。

老師開學第一天就烙下這麼一段話:「我本身是教數學的,我自己的班級數學如果比別班差,我的面子往哪兒擺?別人及格分數是六十分,你們則是八十分。」而且還說這個規定的解除日期,是我們畢業那天。

所以照慣例,發考卷時不到八十分的一分打一下。

「李恆豪。」老師叫。
「有!」他站起來,跑到講台旁邊準備領考卷。
「聽說你的新外號叫嘟嘟豪是嗎?」
「那是同學給我亂取的啦。」
「不會啊。我覺得他們取得很不錯,胖嘟嘟,嘟嘟豪。」
「老師,其實我比較喜歡帥帥豪。」他說,同學都笑了。
「我管你喜歡什麼豪!」老師突然變臉,「看看你這是什麼分數!題目都已經這麼簡單了,你還是考全班最低分!」老師把考卷丟在他身上。
「咦?」他接過考卷,一臉疑惑。
「咦什麼咦?」
「怎麼分數這麼少?」他說。此話一出,全班大笑。
「你還問我咧!轉過去對著全班大聲唸出你的分數!」
「不好吧……老師……」
「什麼不好!快唸!」
「哎唷就跟老師的年紀一樣四十一啦!」

這話說完,全班再度大笑。
「什麼四十一!老師才三十五歲!」老師一整個爆走咆哮。

那天他被打得多慘我就不多說了。

他當兵的時候也因為這個白目的性格被長官釘得很慘。
他跟我說他們連上的士官長很機車,而且很喜歡在他們吃晚飯前集合全連去跑三千公尺,「幹!他真的很機掰,三千公尺跑完就沒食慾了,他就很喜歡幹這種事!莫名其妙!」他說。

有一次,士官長照例晚飯前集合全連跑三千公尺。他一邊跑一邊跟自己同梯抱怨兼慫恿,「幹!士官長有夠煩!是有三千公尺強迫症嗎?我們等等不要跑了,偷偷溜進福利社買飲料,好唄?」他說。不過他沒發現同梯一直在跟他使眼色,因為士官長就跑在他旁邊,

那天他跑了六千公尺,而且一邊跑還要一邊大喊:「不要跑了好不好!不好不好我要跑!」

恆豪的許多個第一次我都參與了,當然,他也參與了我的。
其中有正經的,當然不正經的比較多。

舉凡第一次騎機車,而且是無照駕駛。
第一次牽女孩子的手,他跟我打賭他一定牽得到,但是他輸了。
第一次談戀愛,所有的過程我就算沒看到也都知道。
第一次跟女孩子接吻,他叫我要遠遠地看,如果他被甩巴掌的話要去救他。
第一次在錄影帶店裝十八歲租A片,其實我們才十五歲;
第一次數學考一百分,也是唯一的一次,但那是抄我的。但為什麼那次我只考九十分?這至今仍是個謎。
第一次被記過,因為我們討厭某個老師,拿剪刀去畫他的車。
第一次被記功,因為我們在路上撿到一個公事包,裡面有不少錢,還有很多存摺跟支票。我們拿到警察局,留了資料,失主追到學校來包紅包給我們,一人五千塊,在那時候我們覺得那是很多錢,但我們一個禮拜就花完了,全部拿去買漫畫。

第一次抽菸,第一次失戀,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掉到海裡………
我跟他的故事,等到將來年紀大了再來回憶,可能會講一整年講不完。至於為什麼掉到海裡,就別提了。

抱歉,講到恆豪我就離題了,不好意思。

恆豪聽過我對這趟旅行的想法與理由,他覺得很有趣,而且很想跟我一起去,並且在一旁拿錄影機做完整的記錄,「說不定可以剪成紀錄片啊!」他說。

但他要工作,家有老婆小孩要養,於是做罷,要我在旅程中隨時給他現場直播第一手消息。

「我要出發了。」電話裡,我說。
「現在?你請好假了?你爸爸准了?」可以聽得出來他正用手掩蓋著話筒跟口鼻,壓低聲音說著。不需要猜,他一定正在開會,而他老闆正在講一些根本無關緊要的廢話。

「嗯。沒錯。」
「所以確定要去了?」
「你已經問過很多次了,我也跟你確定過很多次了,我就是要去,而且這一趟一定要走完。」
「可是說不定走不完啊!而且照你所說的計劃,這趟結果不完美的機率非常大!幾乎就快等於百分之百。」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並不圖這一趟完美啊,我只求走完。」
「就算結果不好?」
「嗯,就算結果不好。」
「就算人不一定找得到?」
「人找不找得到,那都是命運,所以那一部份讓命運來控制,我的部份就是把它走完,這是我能掌握的機會。」
「所以你找到全部的資料了?」
「嗯,都找到了,但畢竟日子久了,這些資料目前不一定是對的。」
「所以就算你自己知道資料不一定能幫助你什麼,你還是要去?」
「幹,你是要問幾次?」
「好咩!那祝你好運!記得給我第一手Live報導。」
「好啦!我要掛電話了,拜拜!」
「等一下啦!」
「又幹嘛?」
「你有跟雨青說了嗎?」
「嗯,算有吧。」我說。

他說的雨青,是我的女朋友。
噢不,這時候應該說是未婚妻。我們在兩、三個月前終於談到了結婚的事。













* 也是時候該談到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筱萱>__Ob
  • 請問一下@@前面寫到的「這個規定解除的日期,是我們畢竟那天」
    是不是把畢業打成畢竟了勒???
  • 是的,我手殘。感謝你。:)

    hiyawu 於 2012/04/29 13:52 回覆

  • Ami
  • 嗯.....也是時候該談到了。(遠)
  • lkewy
  • 終於等到新的了 加油樹大
  • 阿簪
  • 期待呀期待~~
  • 筱萱>__Ob
  • 不客氣^ ^
    繼續期待下一集^ ^
    加油!!!
  • 訪客
  • 每次看你的作品我都很认真的在看,充满期待啊!!!
  • 芽米兒
  • 安安

    期待你每一次的創作

    ^______^

    你的粉絲 芽
  • 天晴
  • 請問新書什麼時候才會出呢
    好想買 XD
  • Jennis0823
  • 若可以增加多一点,我等不及了!
  • IVEN
  • 恩~也該是時候了
    等到 樹大的新作了!!
  • 伊藤樹
  • 「哪天如果我們不再是朋友,那我就沒有朋友了。」

    我也這樣跟我最好的朋友說過~
    樹大加油!每次追你的小說就會忘記去唸書了~哈哈XDXD
  • 訪客
  • 老師開學第一天就烙下這麼一段話,的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