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青姓劉,她說她出生那時正下著雨,但天空卻是藍色的太陽天,所以劉爸爸就這麼替她命名。

我們在一起四年了。從見到她的第一秒開始,我就無法忘記她的臉和她的眼睛。她自然,開朗,善解人意,而且是美女中的美女,至少在我眼中,她就是這麼美。

是我去找她搭訕的,在我公司附近的一個公車站牌底下。而且我很直接的說:「小姐,我猜妳已經有男朋友了,或是妳時常被搭訕,對搭訕的人感到厭煩,所以我搭訕成功的機率極低。但我還是想確定一下,有沒有機會認識妳。沒從妳口中聽見答案就放棄,我肯定會睡不著覺。」

她耐心地聽我說了一大堆話之後,扁嘴一笑,『被拒絕就不會睡不著了嗎?』她說。

她的反應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她應該會理都不理我。
「我想……是吧,被拒絕反而比較好睡。」
『噢,那你今天會很好睡。』她笑著對我說,這個拒絕非常有禮貌。
「嗯,了解,謝謝妳。」我向她點頭示意,然後轉身離開。

第二次,同一個公車站,不同的是我們在站牌旁邊的7-11裡面再次碰面,我有注意到她,但她沒有注意到我。我還記得她買了無醣的優酪乳,還有一瓶飲冰室茶集綠奶口味。

結帳時我很刻意地排在她的後面,觀察她的行動,並且在心裡向老天爺祈禱,如果她有收集7-11點數貼紙的習慣,我當天晚上就去行天宮買貢品祭拜。

而老天爺聽見了。

我買完了東西,拿到7-11點數,趕緊追出去,深怕她就這樣消失不見。但老天爺真的很幫忙,她就站在店外的公車站牌旁邊。傍晚接近六點,下班時間,車水馬龍,人行道上好多人在等公車。

而唯獨她發光著。

「妳好,又見面了。」
『嗯,你好。』她記得我,禮貌性地點頭。
「我剛剛注意到妳有在收集點數,而這些點數我不需要,就給妳吧。」我把手上的點數貼紙交給她,然後再拿出我的皮夾,把裡面的幾十點點數通通都拿給她,「我通常會拿這些點數,但並沒有在收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拿這些要幹嘛。所以都給妳吧,我家裡還有,如果下次還有機會見到妳,我再拿給妳。」我說,說完轉身就走。

我是故意的,我是說,我是故意轉身離開的。那是一種無聊的耍帥,即使我心裡多麼希望能留在那裡多跟她說兩句,但我不能讓她覺得陰魂不散,死纏爛打,所以我必須裝作只是單純給她點數而已,即使我心裡多麼希望她會叫住我。

她本來不想拿,但在我的堅持之下勉強收了,然後一樣禮貌地跟我說謝謝。
我走了幾步,她並沒有叫住我,我又走了幾步,在心裡求老天爺讓她開口,大概是我的貪婪太明顯,老天爺不想幫這個忙。

既然都在差不多的時間在同一個地方遇見她,我想她應該在我公司附近上班,所以我當晚在行天宮還願的時候,還多向老天爺要求了一件事,「下次見到她,讓她跟我多說幾句話吧。」

然後老天爺好像放假了。

我有好一陣子沒見到她,下班時間那個公車站牌的人依舊,我每天刻意經過,總是可以看到一些熟面孔,甚至看到自己公司的人,但就是沒有她。

我收集的點數已經多到皮夾都變胖了,甚至有的已經快過期了,她還是沒出現。

但如果老天爺的長假就這樣繼續放下去的話,那她就不會變成我的女朋友了,不是嗎?

有一天,我在中午休息時間步出辦公室大樓準備去吃飯的時候,在路口遇見她。眼神交會那一剎那,我有些驚訝,反而是她先笑著開口了,『嗨!』她說。

「妳好,好久不見。」
『有很久嗎?』
「是啊。」我說,「妳消失了好一陣子呢。」
『我出差去了。』
「喔!好玩嗎?」
『什麼好玩嗎?』
「出差。」
『去了很多地方,辦活動嘛,不就是那麼一回事。』
「辦活動?所以妳的工作是?」
『公關公司的企劃。』
「噢──。」我刻意拉長音,「印象中是個很忙的工作。」
『是很忙,不過我還蠻喜歡的。』
「那很好啊!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那你呢?』
「我就只是個小職員。」
『什麼樣的職員?』
「就………哎跳過去吧,說來話長。妳怎麼在這裡?」
『我只是在等紅燈。』她指著紅燈說。
「噢!」我點點頭,自知自己問了一句廢話。
『你要去吃飯是嗎?』
「對!早餐沒吃,肚子很餓。」
『那記得吃飽一點。』
「好,我會的。」我點點頭說,「對了,我這裡還有一些點數,妳要嗎?」
『不用了,我已經不想收集了,這種事情做久了感覺有點自我逼迫,搞得好像一種強迫症一樣。』
「噢!那我就……丟掉囉!」
『你可以送別人啊。』
「不好吧,這樣害別人得強迫症好像不太好。」我說。

這時,綠燈亮起,小綠人正在慢慢走著。
我們互視,笑著點頭,她走過馬路,我則是沿著人行道離開,等到我們都走了好幾步路了才猛然想起什麼的同時回頭,用眼神交換著訊息,「糟糕,我們都忘了說拜拜。」

我想我的祈禱,老天爺真的有聽見。

而後,我們只要見到面就會聊個幾句,多半是打屁而已,除了對方的名字跟年齡之外,其實對話沒什麼重點。

接著就是一起喝咖啡吃飯看電影,所有情侶在變成情侶之前的約會過程我們一樣也沒少,唯一有點差別的,就是我們沒有告白。

我沒有對她告白,她當然也沒對我告白。
我們的關係確立,是有一天下班時間在我公司門口,那天我加了點班,離開公司時已經比平常慢了將近一個小時。

走出公司門口,她就站在那裡,「妳在等我嗎?」我說。
『如果你不喜歡我等你,那我就去等別人囉。』她說。

我們就這麼交往了。

誰也沒想到這雙手一牽下去就是四年。儘管她是這麼好的一個對象,儘管我們的關係穩定到像是一對已經結婚多年的夫妻,但結婚的話題對現代人來說似乎總是令人害怕的,或是讓人遲疑的。

怕什麼?好像說不出個所以然。
遲疑什麼?其實也不知道。

好像很多理由或原因都可以解釋為什麼害怕婚姻,為什麼對身分證配偶欄上多一個名字會這麼遲疑,但說穿了好像就是對自己沒信心,也不認為有什麼是永恆的,包括愛情。

或許哪天會有某個科學家把愛情物化變成一個塑膠袋,那麼它就不會壞掉了。永遠都不會。

關於結婚的話題,不管這些年來我們參加了多少朋友的婚禮,關於婚姻,我們很有默契的不刻意觸碰這個話題,不管我們眼前朋友結婚的畫面有多幸福美滿,以及那些婚紗照拍得多漂亮,我們都不曾因此而談及結婚的話題。

不管是她的朋友結婚還是我的,我們會一起手牽手走進那些婚宴會場,在新人安排好的位置坐下,然後被其他共同的朋友逼問:「什麼時候換你們?」、「哇銬你們也拖太久了吧?」等等。

而我只是笑笑的,「明年!明年!」,我總是這麼帶過,說這句話幾乎不需要什麼演技,很多被逼問結婚日期的人都是這麼搪塞的。

似乎每個人都在等誰會是下一個進入愛情墳墓的笨蛋,就好像抽號碼牌一樣,似乎有某個聲音在大喊著,「來!下一個換誰!」。就算是那些已經當了笨蛋,或是當過笨蛋的人也一樣,他們期待著更多人加入笨蛋的行列。

但笨的不是愛情,笨的是人。
人會把愛情弄得很美好,也會把它搞的很糟糕。

而她呢?她向來是比較安靜的那個,她什麼都不會說,只會跟我一樣笑著,靜靜地在我身邊,靜靜地勾著我的手臂。

彷彿我說了明年,她就相信是明年。
彷彿她是那個相信永遠,也等待永遠的人,而且她在等我許諾著她相信與等待的永遠。

那麼,她在等的是我,還是永遠呢?

太多情歌把永遠給唱爛了,人們到KTV裡點歌,唱了好多好多的永遠,卻好像沒幾個人把永遠當一件偉大的事來看待,在他們眼中,永遠只是歌詞,被藍色的跑馬燈一個字一個字吞掉。

還是有很多人是相信永遠的吧。只是沒什麼人願意承認。
因為承認的,大多是笨蛋。沒有人喜歡當笨蛋,但這世界卻極需要笨蛋。

就像我需要雨青一樣。














* 人會把愛情弄得很美好,也會把它搞的很糟糕。*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訪客
  • 这个搭讪方法要学起来!
  • 筱萱>___Ob
  • 等下一回!!!!!!><
  • ㄚ偉
  • 越來越有好奇的感覺!
  • coco881026
  • 好想看下一篇><啥時會出完整版?
  • 阿林
  • 期待>///<
  • Gracia Wu
  • 謝謝樹大,總是帶給大家這麼棒的故事。
    請繼續加油 :D
  • Jennis0823
  • 情节的画面又是那么不可思议的连续起来!继续的上载!等不及了!
  • Maplelover
  • 加油加油!!
  • 路人乙
  • 寫的很好,看你寫的故事總是那麽的寫意~
    舒服~
    繼續加油~^^
  • swad4152
  • 加油加油!!!!!!!真希望暑假快快到來~我要去打工買你的書XD
  • 玫仔
  • 人因為被需要而存在笨蛋是那些沒有勇氣說出來的人時間是唯一公平的一件事所以把握唯一的機會相信我機會就只有一次不要問為什麼因為當你遇到之後你就會了解
  • 布丁
  • 我真的認識一個名叫劉雨青的女孩,
    他也是下雨天出生的。
  • 7  Rita
  • 我覺得笨蛋其實很聰明 這世界上的笨蛋不多了:)
  • 博客思出版社
  • 在這樣的生活細節裡.....
    青春都過了.........
    啊....
    原來生活就是這樣哦........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