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那年說完這句話,我心裡是後悔的。
我後悔說了那樣的話,因為那時我再也不想為她下地獄了。

大概在分手兩個月後,我整個性情變得複雜且容易暴怒。

我可以上一秒想吃牛肉麵,下一秒把端牛肉麵給我的人痛罵一頓。
這麼說當然是誇張了點,但當時的情緒反差就差不多這麼大,整個人情緒反覆不定,而且很容易生氣,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看任何事都不順眼。

就連恆豪都被我罵過,而且是莫名其妙的。

我不會把這樣的行為當成是受了情傷之後的正常表現,也不會這樣認為。
我認為那是對我自己的自我否定,感覺像是在心裡挖了一個大洞,把自己埋在裡頭,卻又爬了出來,然後生氣自己爬出來幹嘛,為什麼不乾脆就死在那裡。

情緒都是負面的,而且沒有出口,於是什麼都看不順眼,連路邊小狗在撒尿我都能罵上兩句:「幹!尿三小?」

尿三小?

想到這裡,我突然一陣尿意。我才剛開過新店安坑交流道,就開始塞車了。
這是北二高最會塞車的路段之一,起因是中和交流道的車流量太大,幾乎每天上下班時間跟假日都會回堵到這裡。

我正塞在車陣中,但膀胱已經滿了,怎麼辦?

這讓我想起,有一次我跟恆豪兩個人一起去東部四日遊,那年暑假我剛考到汽車駕照,我們塞在蘇花公路上,雨下得非常大,雨刷已經開到最快速度了,還是看不清楚路,雖然是白天,但所有駕駛都把車燈打開以策安全。
「我很擔心這種雨會不會造成土壤鬆軟,然後引發山崩?」

那時我開著爸爸的舊車,一輛克萊斯勒的十年老車,冷氣時好時壞。
「你應該先擔心我的膀胱。」坐在副駕駛座的恆豪說。
「唔?你……」
「對,我想尿尿。」
「幹!剛剛我們在蘇澳吃飯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尿?」
「那時候沒有尿啊。」
「你的尿還真會看時辰。」
「我哪知道會下這麼大的雨?我哪知道尿會這時候來?」
話一說完,他馬上拿起置杯架上的罐裝咖啡又喝了一口。

「啊幹!你膀胱都要爆了還喝飲料!」
「對喔!」他這才發現。
「我等等找個地方停車讓你下去尿啦!」
「啊幹!雨這麼大怎麼下去尿?」
「那你就憋著吧。」
「憋不住怎麼辦?」
「關我屁事!不然你打開車窗,把你的小弟弟伸出去尿啊。」
「幹!這樣小弟弟會淋濕會感冒啦!」
「那沒辦法了,你只有下車尿這一條路了。」
「不要啦!」他堅決地搖頭,不一會兒,又說:「我想到了!」

他回頭拿起放在後座,裝飲料的塑膠袋,「就是這個!人類偉大的發明!我的救星!」

「啊幹!你要尿在裡面?」
「啊不然咧?」
「你最好尿準一點,如果你灑出來,我就叫你舔乾淨!」

話才剛說完,他已經拉開拉鏈了。

「哎唷……」他突然轉頭看我,「小弟弟要出來見人,感覺好害羞……」
「他媽的誰要看啊!你再講我就把你小弟弟分屍!快點尿啦!」

話才剛說完,我就聽到水撞擊塑膠袋的聲音。
然後,我就聞到尿騷味。

「喔!我的老天!」我大叫著,「都是咖啡味!」
顧不得外面大雨,我硬是把車窗按下,那時候我寧願讓自己潑點雨,也不想再呼吸到那恐怖的味道。

「喔——爽!」恆豪邊尿邊說。

想到這裡,我笑了起來,即便此刻我依然塞在車陣中,時速只有十幾公里,「飽滿」的膀胱也仍持續對我發出「警訊」。

我回頭看了一看後座,試圖找看看有沒有塑膠袋,但是沒有。
不過就算有,我要一邊開車一邊尿也算是一種特技表演,而我自認可能沒有這方面的技術,於是做罷,只好忍著尿意繼續前進。

終於過了塞車的路段,時速錶的數字開始迅速增加,我的膀胱壓力也到了臨界點,但距離下一個休息站還非常遠,離下一個交流道也還有一段路。
我思考著,是到路邊去隨地便溺比較好,還是尿得一褲子跟一車子比較好。

如果是你,你選哪個?

我把車停到路邊的缺口,那是平常高速公路警察在執勤時停車的地方,我把車停好,衝下車後迅速地拉開拉鏈開始尿尿,警車這時也迅速地停到我旁邊。
那是個有趣的畫面,我是說,如果我不是當事人的話,那會是個有趣的畫面。

我在尿尿,兩個警察下車看著我。是的,看著我,一句話都沒說。

「幹……」這是我罵在心裡的髒話,我當然不會說出口。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是該繼續尿?還是把尿到一半的進度鎖回膀胱去?

當然我還是尿完了,只是花的時間比平時還要長。
當下我心想,「我現在就像正在犯罪就被抓包的現行犯,人都殺了一半了,當然是要殺光後再來接受制裁,至少目的達到。」

等我拉上拉鏈,轉頭看著他們,準備接受制裁,他們看了看我,然後互看一眼,其中一個膚色比較黑的警察開口說了一句話:「感覺怎樣?」
我不由得想起當年恆豪在副駕駛座上尿尿的表情,噗嗤笑了出來,「喔!爽!」我說。

「嗯,我也經常在那個位置尿尿,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奇妙的快感。」警察說。
「唔……」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快走吧先生,這裡是不能停車的。」
「喔!好!」我向他們點了點頭,並且很快地上車。
「請記得在路肩加速到八十公里以上,再視情況切入車道。」另外一位警察叮嚀著我。
「嗯,我知道,謝謝。」說完關上車門,加速離開。

根據我知道的交通法規,在高速公路路肩停車要罰款三千,隨地小便罰一千二,所以我剛剛那泡尿價值四千二,不過遇到通融我的警察,所以省了一筆錢。
「旅程剛開始就有幸運的事發生,這趟旅行應該會很順利吧。」

重新開回高速公路車道上,我心裡這麼自言自語著。
看了一下時間,下午四點半。
如果一路都沒有塞車,大概五點半左右就可以到達旅程的第一站:新竹。
那裡住著我的第三任女朋友,她叫蘇玉婷。






* 新竹,我來了。*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幻
  • 那個…到路邊去隨地便溺…是打錯?還是?我看沒有欸…


    好心的警察和好貴的尿……
  • Maplelover
  • 聽到水撞擊塑膠袋的聲音
    竟然可以把情形表達的如此仔細,厲害厲害
  • 筱萱>__Ob
  • 新書明天就上市了>//<
    已經去博客來訂了~~
    好期待~
  • 墨水的墨
  • 剛剛把《回程》看完了ww
    每一個故事的人都寫得好深入
    不知不覺就開始從裡頭的每一個女角來想自己是哪一種人呢...
    每次都是抱著很輕鬆的心情來看您的書
    可是看完後心情都很複雜(很有fu XDD
    對於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高中生來說
    也學到了一些東西
    這是一趟很有意義的旅行:D
  • 回憶抽屜
  • 好看!!!
    今天來去買ˊ_>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