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繼續往南開,到了苗栗路段速度突然慢了下來,最後完全靜止,高速公路瞬間變成大型停車場。

由於靜止的時間太久,天又已經黑了,晚餐時間大家歸心似箭,於是開始有人耐不住性子下車走動。

這一停,停了將近兩個小時。

我在車上打開廣播收聽路況,才知道前面有輛化學原料載運車翻覆,原料流滿了路面,因為都是易燃物,必須等到清理完畢才能通行,後方回堵的車輛已經綿延了十幾公里。難怪剛才一堆警車跟消防車,還有拖吊車從路肩呼嘯而過。

這時我有點尿急,下車跨過路肩護欄,走下邊坡準備解放我的膀胱,發現邊坡上一堆人排排站,也都在解放。我看見幾個人拿著大外套圍成一圈,猜想那大外套裡面應該是女孩子在解放吧。

所有人在高速公路上把車子熄火,然後下車走動聊天看星星等等的這種景象這輩子遇不到幾次,所以我感覺還蠻新鮮的。停在我旁邊的是一輛休旅車,上面載了一家人,爸爸站在車外面抽菸,媽媽在副駕駛座跟後面的小男生說話。那小男生看起來大概五歲左右,他把手攀在車窗邊緣,探出半顆頭來,眼睛直盯著我看,看著看著竟然皺起眉頭來了。

我以為他要跟我玩扮鬼臉的遊戲,所以我回應了他一個鬼臉。正當我在擠眉弄眼的時候,他說話了:「叔叔你在幹嘛?」

「我在跟你玩扮鬼臉的遊戲啊。」
「你有病嗎?我在大便耶!」他說。

很多人都說現在的小孩都很白目,這話果然是真的。這該死的小屁孩。
他媽媽聽完立刻轉過頭來跟我道歉,並且訓了那孩子一頓,「誰教你亂講話的?快跟叔叔說對不起!」

「叔叔對不起……」小男生說,說完就縮回車子裡去,看不到人了。
「沒關係,沒關係,還挺可愛的啊,只是為什麼要在車上大便?」
他媽媽搶著回答,『因為他說天氣太冷,下車大便屁股會冷。』

嗯,果然是小屁孩。

這一停一共停了三個小時,晚上九點了,我肚子餓到一個不行。終於前面的車開始動了,這時所有人都快步跑回自己的車上,像是科幻片裡的飛行員在警報響起時奔向自己的飛行器一樣。不過這時也有人還在邊坡上面來不及上車的,那畫面看起來真是有趣。

不過後來看到新聞時就不覺得有趣了,那輛化學原料車在翻覆的時候撞上了旁邊的幾部小客車,造成兩個人死亡五個人受傷。新聞畫面上原料車的車頭差點衝到北上的車道,還好卡在中間的分隔島,不然死傷可能更慘重。

我在台中找了一間汽車旅館住了下來,那是恆豪介紹的,「恆豪介紹,絕對很好。」他說。

從外觀看起來,那就是一間很高級的汽車旅館,進到裡面之後感覺更是。床超大,電視也超大,空間更是寬敞,室內挑高超過四公尺,我站在房間中間,隨意呼呼哈哈了幾聲,果然有回音。

抱歉,因為我家是做營造的,也就是蓋房子的,所以有點職業病。

從床舖到浴室要拐兩個彎,中間會經過一個放著一套沙發的小房間,燈光柔和,抬頭是玻璃罩頂,可以看見外面的天空,那看起來像是給情侶喝酒聊天培養情調用的小空間。浴室裡有一面非常大的玻璃,外面是小河流水跟小竹林的造景,河裡還有魚。

這麼好的汽車旅館,房費當然也就不是很好了。

我不由得想起這輩子第一次跟我去汽車旅館的對象,就是蔡美伶。

她是我交往過的所有女朋友當中脾氣最差的一個,沒耐性,講話不溫柔,好聽話沒幾句,誇獎的話更少。跟她一起看電影,如果周圍的觀眾在講話或是姿勢怪異擋住螢幕,她會馬上請他改進,『請不要說話好嗎?』、『你擋到我了先生。』是的,她會這麼說。我在開車的時候,前面只要遇到龜車,先開罵的一定是她,『時間都你家的啊!路都你家的啊!』是的,她會這麼說。買東西的時候遇到插隊的,她會立刻請他排到後面,「請你排隊好嗎?」是的,她會這麼說。

她最討厭說廢話的人,其次才是說謊話的。『與其廢話連篇,我倒希望你用直接的謊話來騙我。』她說。

我不清楚這話的邏輯在哪,但她奉此為旨。
『有時候實話比謊話更傷人。』她說。而我好像就懂了。

恆豪對於我會跟她交往這件事抱持懷疑的態度,在他看來,她就是個看起來很有質感,說話就讓人反感的女人,「你怎麼會喜歡她?」他問。「大概是我在部隊裡看多了那些虛偽、迂腐又噁心的職業軍人吧,跟她形成強烈的對比。」我說。

「我看你是喜歡她的外表吧!」
「外表當然是原因之一,但她很真誠啊。嘴巴賤了點,但很善良。做人直了點,但她不說反話,很愛你就很愛你,討厭你就是討厭你。」我說。
「女人還是溫柔點比較好啊,那麼直接幹嘛?」
「我覺得她就是女版的你呀!」
他瓢了我一眼,然後點點頭,「噢!那真是優秀!」他說。

她是我當兵時同梯的朋友,在一次聚會裡認識的,在赴約之前同梯就跟我說過有個正妹會去,不過她很酷而且很兇,「她小我們一歲,屬蛇的,所以可能有毒,小心被咬。」他說。

第一眼對她的印象就是她長得蠻漂亮的,也因此很多男孩子會被她吸引,但同梯說她很難搞,很多想追她的男生都死在她的毒牙之下。後來幾次聊天之後得知,她也交過好幾任男友了,後來卻都沒辦法在一起很久。『我覺得應該都是我的問題,不過這就是我啊,不愛我的就離開吧,大不了痛哭幾回就會好起來的。』她說。

我說過我是個悶騷的人,人多的場合我不多話,因為我喜歡觀察。在那次聚會裡觀察的結果,我發現她明明就是那麼透明好懂的人,為什麼被講得那麼難搞?

大概是她不喜歡笑吧。

是的,她不喜歡笑,我不知道為什麼。因此她的表情看起來總是臭臭的,像是心情很差,像是便秘了一個禮拜,坐在馬桶上兩個小時,卻什麼也拉不出來一樣。

我說的是表情,不是肚子裡的大便。

之後每逢跟同梯那掛的朋友出去她都會到場。某次相同的聚會中,我大膽地把連湊過去她的頰邊,然後故意嗅了一嗅,『你幹嘛?』她沒躲開,甚至沒把頭轉過來,只是用冷冷的語氣問我。

「因為妳總是臭臉,所以我想聞聞看是不是有臭臭的味道。」我說。

她聽完的反應是愣了兩秒,然後開始哈哈大笑。
「妳應該要多笑的,妳笑起來很漂亮。」我說。
『沒事幹嘛笑?』
「比較漂亮啊。」
『不笑也很漂亮。』
「不笑叫冷酷,不叫漂亮。」
『你以為要本姑娘笑有那麼簡單?』
「我剛剛就讓妳笑了不是?」
『那是給你面子。』
「哦?那如果我又讓妳笑了呢?」
『有難度。』
「試試?」
『幹嘛配合你?』
「當是賭注吧。」
『賭什麼?』
「賭這週末的一次約會。」
這時她轉過頭來,嘴角微揚,冷哼了一聲,『你這招用過幾次?』她說。
「這不是第一次,不過沒成功過就是了。」
『你用沒成功過的技倆來試探本姑娘,是太有信心還是看不起我?』
「不好意思,目前在下只會這招。」
『那你還是去多練幾招吧。』
「抱歉,沒辦法,目前正在報效國家,沒辦法在社會走跳,學不到別的招式。」
『在當兵?』
「是的,半年後退伍。」
『那等你退伍後多學幾招再來。』
「妳的青春有限,半年後年華已老。」
『才半年就年華已老,你也太誇張了!』
「我可以證明這一點都不誇張。」
『怎麼證明?』
「妳有沒有帶鏡子?」
她從包包裡拿出她的小化妝鏡,『要幹嘛?』她說。
我拿過鏡子,打開,然後擺到她面前,「一分鐘前妳笑起來很美,跟現在鏡子裡的妳比起來,至少年輕五歲,也好看五倍。」我說。

然後她笑了,帶著一點羞澀,「恭喜妳,現在的妳跟一分鐘前一樣美麗了。如果一分鐘就有這麼大的差別,何況半年?」我把鏡子收起來還給她,「而且我讓妳笑了,對吧?」我說。

『你說招用過幾次?』她笑著說。
「第一次,剛剛突然想到的。」
『是嗎?』
「是的。」
『那你反應很快。』
「不,這是妳的功勞。」
『為什麼?』
「因為是妳逼出我這個潛能的。」
『那你還不快說謝謝。』
「謝謝。」
『所以這週末去哪約會?』她說。

這話說完,我們都笑了。
「悉聽尊便。」我說。













* 你這招用過幾次?*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小葵
  • 樹大都這麼早睡阿??都5:23了...真拼!!加油囉!!
  • R.J
  • 男主角真是把妹高手,一點也不悶騷。
  • bb
  • 有錯字?

    之後每逢跟同梯那掛的朋友出去她都會到場。某次相同的聚會中,我大膽地把「連」湊過去她的頰邊,然後故意嗅了一嗅,『你幹嘛?』她沒躲開,甚至沒把頭轉過來,只是用冷冷的語氣問我。



    是「臉」嗎?
  • KUSO
  • ya 好前面 樹大加油!!
  • lkewy
  • 『你說""招用過幾次?』她笑著說。
    「第一次,剛剛突然想到的。」
    『是嗎?』
    「是的。」

    是不是少了"這"招的這字?
  • Jason Wu
  • 不只小說好看歌也唱的好聽
  • 訪客
  • 我說真心話,子雲哥,你的所有小說我全看過,但是我覺得你的寫作必須跨出另一個層次了!否則我覺得你的每部作品跟穹風一樣,換湯不換藥。也許有人還是覺得很好看。但是我卻覺得現在的作品比不上你的前幾部那樣令人感覺悸動。
  • 伊藤樹
  • 加油樹大!你也太會把妹了吧?
  • Cos-NO(餘弦人)
  • 這篇最後男主角與女角的靈巧答辯似乎子雲大很喜歡用(貓空那本最類似),

    除了暮水街之外和我們不結婚之外似乎都有相仿的情節,

    不是這個情節不好或之類的,

    只是子雲大我每本書都買看了又看翻了又翻,

    每本都會有讓人感動甚至有掉淚的衝動,

    久而久之讓我覺得這就是你的寫作風格或是你專用的橋段,

    所以可能你每本書的場景不同故事架構不同,

    但都會有讓人覺得似曾相似的感覺:P

    個人淺見希望樹大別太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