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耿耿於懷

有沒有一種可能?
兩個人的關係說穿了只是一種互相需要,
愛情並沒有那麼偉大可以去包覆及解釋一切,
就算不是相愛的兩個人在一起,
只要他們能從對方身上找到一種……該說是解脫嗎?

然後這一切就成立了。
















當我睡醒的時候已經早上十點了,台中的天氣比台北好太多,我睡前忘了把窗簾拉滿,陽光透過簾縫直射進來,剛好照在我的胸膛上。

吃早餐的時候接到雨青的電話,她說昨晚她的手機沒有因我而響,猜到我大概已經開始這趟旅行了。

「我想謝謝妳。」我說。
『為什麼?』
「很少有女朋友會願意讓男朋友去找前女友的。」
『如果你不做的話,遺憾會好深的。』
「是呀,我記得這句話。」
『而且我們談過啦,是我的話我也會這麼做,這是有意義的,旅程中不管有什麼收獲,都會再一次看見過去的那些對錯,我相信那是對自己有幫助的。』她說。
「所以妳是相信我的。」
『嗯,我是相信你的。』
「恆豪說這種旅行很危險,有可能舊情復燃之類的。」
『如果這真的發生了,那你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我想也是。」
『不過我想你這一趟走完,沒有什麼舊情復燃,那我們之間會更確定一件事。』
「什麼事?」
『我們的婚姻,這表示你是真的要跟我一直走下去的,對吧?』她說。

雨青呀,就算我沒有走完這一趟,我還是會跟妳一起走下去的。

然後我們哈啦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早餐店裡已經剩下我一個客人,看看手錶,也難怪,十一點了,星期一這時間會在早餐店裡吃香雞堡講電話兼看蘋果日報的,如果不是跟我一樣休假中,那大概就是失業了。

這天的蘋果日報裡報導了一則新聞,說衛生署高官隱匿禽流感的疫情,很多養雞場已經開始撲殺病雞的作業了,這件事才被搬上抬面報導。

然後我看了手上那最後一口香雞堡,又看了一眼報導,猶豫了幾秒鐘,還是把它吃下肚。幹!都剩最後一口了,有毒的話也早就來不及了。

離開早餐店之前,我看了一下手機的行事曆,先刪除了蘇玉婷的那一行,然後打開蔡美伶的。她是台中人,家住在大里,但我沒去過,只到過附近的公園跟她以前的學校。跟她在一起時我們大多是住在阿偉家的,所以我沒有她的地址,只有她的手機號碼。

不過我有一個更有力的資料,就是她的公司。

昨天出門之前,我也在家裡用Facebook查過她的名字,我猜大概有幾百個吧,不過讓我意外的是,蔡美「伶」不到十個,而蔡美「玲」有幾十個。

我該慶幸她爸媽給她取了伶字是吧?

她的臉書大頭照放了一張狗的照片,我不知道那是什麼狗,也不記得她喜歡狗,但誰規定臉書大頭照一定要放自己喜歡的東西的照片?

恆豪的臉書大頭照是一隻正在比著中指的手,我以為那是他的手,他說不是。我又以為他喜歡那照片的感覺,他也說不是。「我喜歡套著那隻中指的戒指,很好看。」他說。

我的臉書大頭照是一張只有澳洲才有的交通標誌「小心袋鼠過馬路」的照片,照恆豪的邏輯,難不成我喜歡那隻袋鼠?當然不是,我只是覺得有趣,如此而已。

蔡美伶的臉書設定了不是她的朋友就不能看她的塗鴉牆,而她的資料也只能閱讀到一點點,但還好資料裡寫著台中,寫著工作地點,而且她還加入了雙子座粉絲專頁(蔡美伶是雙子座的),我猜這八成就是她了。

我用手機google了她的公司,找到了地址,然後用衛星導航帶路,中午十二點不到,我就已經在她公司門口了。

那是一間日本料理餐廳,在文心路跟崇德路交叉口附近,跟文心路平行的一條不算寬的街上,生意不錯,透過窗戶看進去,裡面好像已經坐滿了。

我沒有下車,我猜如果她真的就在裡面的話,那一定很忙,沒空理我。
於是我開著車子,往大里的方向,我心想,去她帶我走過的那公園跟學校看看吧,兩點左右再回來,或許那時候她就有空了。

我跟她在一起將近一年半,包括了我退伍後回台北近一年的時間,因為前半年當兵,後一年遠距離,所以能相處的時間,幾乎都是她配合我的。

『你有空就告訴我,我會盡全力去找你的。』那個時候,她說。

她就是這麼務實的人吧。
從她身上看見的那些小缺點,其實掩蓋不住她是個好女朋友的事實。
也或許就是她對我太好了,那一年半的時間,她把我給寵壞了。

我們的分手,是很不愉快的。
我一直以為那段時間跟她在一起,是我在照顧她。但其實她照顧我更多。
是我不懂得珍惜。

跟她在一起前半年,幾乎放假的時候就是跟她在一起,相處時間不算長,感覺還很甜蜜。偶爾她會跟我鬥嘴鬧小脾氣,但這些都還好,「女生嘛,哪個不鬧點脾氣呢?更何況這姑娘脾氣這麼拗。」我心裡是這麼想的。

我部隊的軍服是她幫我洗的,當然也包括了內褲。
我放假如果要回台北的車票都是她幫我買的,她會陪我搭到台北再自己搭回台中。當然我覺得這是多此一舉,但她說,『可以多陪你,我很樂意。』
我跟阿偉那群朋友聚會喝酒是她幫我擋的,她知道我酒量有待加強。
如果我喝掛了,是她照顧我的。我曾吐在她身上兩次,但她總是先幫我弄乾淨,才會清理她自己。
我們要去看電影,她會先把時間查詢好讓我選擇。我們約好吃大餐,她會先把餐廳訂好,不讓我們白跑一趟。跟她一起出去過夜的旅行,也是她訂好房間,她從不會要求要去哪裡玩,『你去我就去,你不讓我去我生氣』。她會這麼說。

很多瑣事她都處理得很好,我只要人到了就可以。
阿偉那群朋友笑她也有被馴服的一天,她還是會逞強地說是我被她馴服了。

但,美伶呀,妳沒有馴服我,妳寵壞了我。












* 被寵壞的人,愛情也跟著壞了。*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123~*
  • 恩恩..越來越好看了
  • 住在高雄的台北人
  • 在等待新文章的同時
    閱讀了前些年你的文章(網路小說)
    覺得很滿足…
     
    我要謝謝我表哥
    因為他,我才能認識你,閱讀你的書籍 
     
    謝謝你,豐富了我的生活,讓我每天面對的不只有學校的教科書:)
     
    期待你的新文章
    會繼續默默的支持你:)
  • emma
  • 人與人之間因為後悔而有遺憾
    也因為失望而有後悔
  • 路過訪客
  • 沒錯 人和人之間真的需要包容
    愛情也不是能包容一切
    有三項是最為可貴
    那是 親情 友情 愛情 是最有價值
    所謂的解脫對我來說是一種逃避
    我委婉說是 人和人的距離太大
    如果只要在 這三情(愛情.有情.親情)
    做出適度的變化 可以增進人與人的相處
    不論是朋友或親人.剩至於戀人
    我並法定你的想法
    忍偶爾是要要距離
    以上是我的經驗
    以上皆都僅供參考
    感謝你的提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