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跟那幾位先生聊車聊開了,一時忘了時間,當他們說要離開的時候,我才猛然想起我要到台南去。

時間將近下午四點,我從新營休息站出發,沒意外的話半小時以內我就可以下台南交流道了。

我把車上的反測速偵測器打開,它可以替我偵測前方的測速照相和像小偷一樣躲在路肩的公路警察,讓我可以放心地把油門往下踩,讓引擎高亢的吼叫。

看著轉速拉高,檔位一檔一檔地往上變換,我想起坐過我車的那些女朋友,真的,她們每個人對我開快車時的反應都不一樣。

蘇玉婷在我開快車時會用雙手把眼睛跟嘴巴同時摀起來,悶悶地說:『不要開這麼快啦……』

而蔡美伶是那個喜歡逞強的,『看你敢不敢開到兩百?』她說。等我開到一百八的時候她就會說『好啦!我相信你敢,現在可以慢下來了。』

盧宜娟是比較冷靜的那個,坦白說我看不出她到底怕還是不怕,她就是靜靜的,什麼也不說。

姚玉華呢?她總是最嗨的,會尖叫會大笑會一邊閉眼睛一邊說很刺激很恐怖,等速度一慢下來,她就會呼呼的大口喘氣,像是剛搭完雲霄飛車。

余涵香則是完全不讓我開快車,當我油門踩深一點時她就會拉著我的衣服用老師在教學生的語氣說:『不可以飆車喔。』
她的個性就是比較文靜且極需安全感的。或許是因為家庭教育的關係,她的一生過得非常穩定,沒有任何大起落,父母親跟兄姐全部都是國中、高中老師,而她也是老師,只不過教的是外面幼兒補習安親班。

劉雨青討厭開快車的人,尤其是我。她根本沒有給我開快車的機會,她說:『我不希望自己換男朋友原因是他因為車禍死了,我的人生不要有這種戲劇情節。』所以基本上她肯讓我改車已經是法外開恩了。

那麼,林梓萍呢?
她是唯一沒有搭過我車的一任女朋友。因為當時我沒有車。所以她去搭別人的車了。(苦笑)

講到這個就不得不稱讚一下恆豪的老婆,她是個有車手靈魂的女人。除了她開車的技術很好之外,她的心臟真的比我們都還要大顆。

有一次恆豪為了公事出差到香港兩天,回台北的班機是晚上十點半到達。她說要去機場接機,然後她忘了。

晚上十點鐘的時候她正在家裡編著要給恆豪的圍巾,猛地想起要到機場接機,抓了鑰匙上了車子一路猛飆,從木柵開到桃園機場只花了三十分鐘。

重點是,她當時懷孕六個月。

本來以為這事可以瞞天過海,她不講沒有人會知道。結果她沒講,高速公路警察局講了。恆豪收到一張紅紅的東西外加一張照片:「本高速公路路段限速一百一十公里,時速一百六十七公里,超速五十七公里。」

恆豪祭出禁車令,要她老婆做完月子前不准開車。
我則是大大地稱讚了她一番,「妳是女車神!」我說。

當然我不是在鼓勵飆車,請不要誤會。飆車不是好事,會害人害己,真的。

當我把油門放開時,速度表的指針指在一百七十的位置,然後迅速地下降。路上車子不少,但前進的速度還算可以,台南交流道就快到了。時間是四點二十分。

這時我突然猶豫了。「我真的該去找姚玉華嗎?」

坦白說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挺快樂的,如果扣掉那些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忍受或接受的事。(忍受與接受是完全不一樣的兩件事)

這話聽起來是廢話,但我其實講得有點心酸。
因為我一直覺得她是個很可惜的女孩子,如果她不是那樣的性格。

要我一一細數她的優點,我可能要花很長的篇幅,因為她好像什麼都很好,體貼、不囉嗦、聽話、笑點低、沒公主病、獨立、可愛、身材佳(咦?)。

我只是在逛夜市的時候看見一件好像‧似乎‧或許‧可能‧大概適合她的衣服然後買去送給她而已(別怪我這麼不確定,我不會買女生的衣服。),她竟然可以高興好幾天,而且捨不得穿。

「那件才三百九,老闆看我帥算我三百五,妳是在捨不得穿個鬼?」我說。
『哎唷!我怕穿壞了啊!那是你買的耶。』她說。
「誰買的都一樣啊!衣服買了就是要穿啊!」
『你買的不一樣。』她用很肯定的眼神看著我說。

另一次,一早下著大雨,我提早起床開著車子到她的住處去接她上班,也一道載了余涵香去安親班。在去公司的路上,她竟然哭了起來,我嚇了一跳問她怎麼了,她只說:『你真好,知道下雨天我不方便騎車,還來載我。』

還有一次,我跟恆豪還有一群朋友在海產攤喝酒吃飯,聊到半夜我也半醉了。
她不敢開我的車怕技術不好出意外,於是叫了兩部計程車,一個司機代開,幫我把車開回家停好,另一部載我們回家。她在我的車庫裡監視著司機把我的車停好,又把我扶到房間去躺好之後,才自己搭計程車回去。

這件事讓我很感動,但她的反應是:『這是我該為你做的呀。』

所以我才說,我覺得她很好,但也很可惜,因為她另一面的性格,實在讓人不敢恭維。那是她致命的缺點,會讓人很難跟她繼續相處下去。

第一:她喜歡算命。
我這個人對算命算是有偏見,但坦白說朋友講或是長輩講我會聽,有用當參考,沒用當放屁。
但她不是,她總是信以為真,而且奉為真理。她三不五時就找網站算自己的紫微斗數或是命盤,星座幾乎每天都在發漏運勢,平均一個月去拜拜四次,等於每個禮拜都要拜,不拜好像會死。

一開始我沒說什麼,後來我有點不耐煩,她竟然為此對我不高興。接著我試著跟她溝通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迷信,她說辦不到。然後我受不了跟她說我沒辦法接受,她連理都不理我。

最誇張的是,她竟然可以為了一個星座運勢說「處女座今天適合穿粉紅色」而要我照作,我當然抵死不從。那天我們大吵一架,我再也沒辦法忍受說了分手,她哭哭啼啼地講了一整個下午,我勉為其難再給她機會。

而她依然故我。

第二:她疑心病很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倒追我的關係才讓她有這樣的毛病。她總覺得女孩子接近我一定有企圖,即使只是朋友說話,她也會問東問西。

我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被倒追就是她,不幸地是我還被她追到。
這當然不是在說跟她在一起有多不幸,而是在埋怨我自己,為什麼這麼好追?

之前我有提到,那個問盧宜娟傳訊息來說要結婚的女朋友就是她。
而且那段對話還有下半部。

『為什麼她結婚要跟你講?』
「為什麼朋友結婚不能跟我講?」
『你們是不是有過什麼?』
「就算我們有過什麼也跟妳沒關係。」
『我是你女朋友,你怎麼會說跟我沒關係。』
「我認識她的時候,妳還在唸國中耶。」
『為什麼會聯絡這麼久?』
「這什麼問題?妳怎麼不問我跟恆豪為什麼聯絡這麼久?」
『不一樣,他是男的。』
「說不定哪天我們會變同性戀啊!」我說。坦白說我被她問得很不爽,這回答是試圖化解我們針鋒相對的緊張氣氛的。

沒想到,她這樣就爆走了。
接下來的吵架我不想多說,但我承認同樣的事繼續歹戲拖棚了一陣子。

第三:她生氣時總是口不擇言。
其實我早該看出這一點的。如果我再細心一點,我想她割腕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但來不及,我後知後覺。

那些她罵過的經典髒話我就不多說了,因為無益,而且傷神又傷心。

面對這樣一個極端的女孩子,好的時候一百分,壞的時候負一百分,感情在這種峰與底之間來回不停地震盪,是不可能會長久的。

我只跟她在一起了半年,好不容易終於她答應分手了。
雖然一樣哭哭啼啼,一樣生氣飆罵,但還好,沒有罵出什麼驚天動地的髒話,也沒有什麼可怕的舉動。

「和平分手」那天晚上,我們在公園裡談了很久,期間我們喝了一點啤酒,我只喝了一瓶,她喝了五瓶。送她回家時,我按了電鈴請余涵香下來扶她上去,因為她好像有點顛顛倒倒。

回家的路上,我接到余涵香的電話,她說姚玉華已經睡了,要我不用擔心。

「雖然她是我同事,但我想她明天開始應該不會再跟我說話了。所以麻煩妳,如果她回到家有什麼心情不好的,請妳多陪她。畢竟這世界的愛情就是這樣的,先說分手的人,好像就是錯的。」我說。
『不是這樣的,你別這麼說。我認識她很久了,知道她是這個樣子的。你是個好人,我看得出來,你們沒能繼續在一起是她沒那個福氣。』她說。
「還好妳是個老師,而她一直都像個孩子。老師專門在治小孩的,還好她有妳這個朋友。」
『朋友之間互相幫忙應該的。』
「謝謝妳。」
『不客氣,回家開慢點,好嗎?』
「好的,晚安。」
『晚安。』

隔天,跟我所想的完全一樣,她不再跟我說話,那表情跟態度根本就是在昭告天下:『我跟程凱任已經玩完啦!』,這八卦只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就傳遍了公司,我的MSN一直接到同事傳來的訊息。有的說「節哀。」,有的說「恭喜!」,有的說「辛苦你了。」,還有人說「又單身啦!再度成為一尾活龍!」

還有人不說話直接傳來一隻看起來很噁心的生物在搖屁股的圖片。
「這是三小?」我回他。
「替你跳舞慶祝恢復單身啊!」他說。

這事中午過後就傳到我爸那邊去了,速度非常快。但我這次不是收到他的內部mail,而是接到他的電話,要我到他的辦公室去。

「凱任,你在公司交女朋友,我已經沒說話了。你們的感情狀況不要影響工作,更不要把男女關係帶到工作上影響其他同事!」爸爸說。

然後我被訓了一頓,心情爛到一個爆炸。
我撥了電話給恆豪,「晚上跟我去喝幾杯吧!」我說。

「怎麼了?」
「分手了。」
「跟姚玉華?」
「是。」
「幹!那你應該要爽啊!你們分手本來就遲早的事,人鬼殊途嘛!」
「幹!我心情不好不是因為分手,而是我在公司交女朋友然後分手搞得全公司都知道,被我爸狠飆了一頓啊!」
「什麼時候?」
「剛剛啊!」
「銬盃了,你爸兇起來不太像人,像地藏王。」
「幹!你才知道!」
「那是該喝幾杯沒錯。」
「幹!不醉不爽啦!」
「好啦!不醉不爽啦!」

結果那晚我們喝到爛醉,搭計程車的時候還差點吐在人家車上,搞得司機非常緊張。

回到家洗完澡稍微清醒了點,手機傳來快沒電的聲音。
拿起來一看,四十一通未接來電。

都是姚玉華打的。












* 沒FU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yq
  • 好的時候一百分,壞的時候負一百分 :)
  • 踢踢
  • 期待下一集啊!
  • ZokiLin
  • 是什麼噁心的生物在搖屁股啊!哈哈哈!^_^
  • Done
  • 看你帥算三百五 屁:))
    喜歡的人送的東西真的就是不一樣
    很喜歡你FB寫的佳句

  • LARA
  • 噁心的生物在搖屁股~是小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