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到了現在的公司當內勤人員,工作就是打雜。才做沒多久就被大仔看中。

大仔是我對頂頭上司的外號,但只有我這樣叫他,其他人還是規規矩矩的叫他蔡經理。他是我們業務部門的老大,所有業務都歸他管,當然他要爬到這個位置也不容易,二十多年的業務生涯讓他練就了一張非常有說服力的嘴巴,人家說當業務的嘴巴都很厲害,可能人都死了嘴巴還活著,就算屍體爛了,嘴巴也是最後才爛掉的。

而我強烈懷疑這話在他身上可能會應驗。

他說有一次他跟朋友一起開車出門,路上跟別人發生擦撞,雙方都有錯,一個是違規左轉,一個是闖紅燈。人都沒事但鈑金凹陷掉漆,雙方在馬路中間各說各話,因為他是乘客,所以待在一旁沒說話,後來看他朋友跟對方吵了五分鐘沒結果,光是要不要叫警察來就已經僵持不下。

他走向前,拿出名片很有禮貌的遞給對方的駕駛人並說:「你好,我是汽車材料廠的業務經理,我姓蔡,這是我的名片。」

對方一接過名片,他的手就順勢輕拍了對方的肩,他說那是表示善意並且拿出最親切的態度降低敵意拉攏關係的好時機。

「這位大哥,」他拉著對方到一旁去輕聲地說,「車子我很了解,汽車材料我賣了二十幾年,大大小小車禍也處理非常多次,我如果跳槽去產物保險公司賣汽車保險甚至還可以無縫接軌立刻上手。今天我們兩部車碰在一起也算是有緣,你安然無恙我也毫髮無傷。雖然我們違規左轉,但你也闖了紅燈,叫警察來一樣都要再吃罰單,不如我們簡簡單單快速的處理。你車子左前葉子板凹進去,烤漆大概兩千五百塊,回原廠去烤大概三千塊,我們保險桿破了要裝新的隨便換也要三千塊,既然差不多,何不現在大家上車快點離開這路口,不然其他路人如果報警了,警察一來我們都跑不掉,還得吃罰單,還得回去警局做筆錄,還要浪費時間和解,沒辦法和解還要開調解庭,一切都只為了三千塊,這不是自找麻煩嗎?」他說。

然後兩部車就各自離開了,一塊錢也沒付。
要離開之前他還補了一句:「你可以打我電話,很多汽車修理廠我都熟,我幫你介紹,保證技術一流而且便宜。」

事後對方還真的打電話請他幫忙介紹,修理廠讓他賺了三百塊介紹費。
別人撞車他賺錢,這等業務功力令人折服。

大仔今年四十六歲了,結婚十八年有過一個兒子但很小的時候就病死了,為了不再承受悲傷,他跟夫人說好再也不要孩子。

大仔留了個八字鬍讓他看起來像混了很久的兄弟,所以我才叫他大仔。

雖然他看起來有點流氓氣,但其實一點都不兇,不僅說話客氣語調拿捏得宜,就連跟寵物說話都像慈父的叮嚀。看他拜訪客戶的時候跟客戶的狗說話,你會有他會說「狗語」的錯覺。

「欸。小乖,看你的表情,你應該在憋大便但主人不帶你去散步對不對?」他說。
小乖:「汪!」
「哎唷!真的喔!那你要不要先自己去外面大便?等一下我再陪你玩?」

那隻狗頓了幾秒鐘,吐著舌頭左顧又盼了一番,就走到客戶的倉庫外面去大便了。
看著那大便被牠的肛門一條一條地像擠牙膏一樣的擠出來,你可以從我已經拖地的下巴看出來我當時有多吃驚。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形容得這麼噁心,我是在強調我有多驚訝。

大仔去年跟他老婆離婚了,而且聽說他在夫人堅持一定要對分財產的時候用那張業務嘴說服她降低條件離婚,最後她帶走一部車,還有每個月給她兩萬塊贍養費。據說大仔會開出這條件是因為他們之間沒有孩子,沒有教育及孩子生活費用的問題。房子是大仔結婚前就已經買的,夫人也從不曾負擔過貸款,再者她也有工作而且收入並不算低,這樣的離婚條件已經合理。

某天,當他知道我們在談論這件事的時候,他走進吸菸室,大家突然都不說話了。他看了我們每個人一眼,然後吸了一口菸,長長地吐了出來。

「你們想不想知道我跟她怎麼決定離婚的?」他說。
在場所有業務全部搖頭,「不想。」我們異口同聲的。

「有一天我們在家裡吃晚餐,」儘管我們說不想,他還是自顧自的講了,「那天她燉的滷肉特別鹹,我猜她在倒醬油的時候心不在焉。飯桌上,吃到一半,她對我說:老蔡呀,我好像不愛你了。」

聽到這裡,我們都愣了一下。

「那時我看了她一眼,又吃了一口飯,」他吸了一口菸繼續說,「沉默了大概三十秒吧,我問她說那妳覺得該怎麼辦?」
「她說分居或離婚選一個。」
「我說離婚跟分居意思不是一樣?」
「她說所以離婚比較乾脆直接。」
「我說妳確定?」
「她說我確定。」
「我說我有沒有綠色的帽子戴在頭上?」
「她說沒有。」
「我說好,不愛了那就離吧。」
「隔天她就拿離婚協議給我簽,連條件都只談了兩個小時就離了。」

他段落分明一句一句清楚簡短地說完,我們聽得眼睛瞪大,嘴巴開開。

這時他又吸了一口菸,指著我們幾個業務說:「我以過來人的身份來跟你們講,你們都還年輕,二、三十歲的,不管有沒有女朋友或老婆,有時候男人啊,就是會太執著於沒辦法繼續的感情,好像感情經營失敗是自己的一種無能。但是啊,當女人決心跟你分開啊,你們要感謝她們,因為那是她把自由還給你,收到這麼珍貴的禮物,說聲謝謝應該的啊。」

就在我們都還在吸收這段話的時候,他的語氣突然改變,「剛剛那段談離婚的過程全部都是唬爛的!他媽的我跟那婆娘談離婚談了快兩個月,你會在離婚這件事情上面看見女人的韌性跟男人的耐性都發揮到極點的頂尖對決。媽的勸你們千萬別結婚啊!根本就是慢性自殺!」他說。

我們幾個業務面面相覷,都沒搭腔。
幾個月後有三個業務跟女友求婚成功,顯然大仔說的話他們沒聽進去,他們想試試慢性自殺是什麼滋味。

當他們把喜帖交給大仔的時候,大仔打趣的說:「我是該包紅包還是該包白包?還是在紅包上寫音容宛在?」

我呢?
我目前沒有女朋友,交過幾個女朋友但都沒論及婚嫁過,所以結婚這件事對我來說好像還很遠。

六年前的某一天,我才剛到公司沒多久,內勤的工作才剛要上手,大仔就把我挖到業務部。
他說他閱人無數,慧眼絕對能識英雄,知道我是一個可造之材,其實我自己也這麼認為。

他當天中午吃過飯之後把我叫到吸菸室。
「你叫邱國維,對吧?」他遞了一根菸給我,順勢打開看起來很高級的打火機,叮的一聲,火就遞到我眼前了。

「是,」我急忙點頭,「謝謝經理。」我說,然後點燃嘴裡的菸。
「來多久啦?」
「還不到兩個月。」
「不介意我叫你國維吧?」
「不……!不介意!我朋友都這麼叫我」我說。當時我對他可是畢恭畢敬。
「國維啊,看你相貌堂堂,一定是個高知識份子。」
「噢不不不,」我搖搖頭,「不是的經理,我不是什麼高知識份子。」
「喔!那正好,我接下來想跟你談的東西不需要高知識。」
「………啊?……」
「你知道我們公司是幹嘛的吧?」
「知道,我們是做汽車材料的。」
「你知道全台灣有多少汽車嗎?」
「不知道耶。」
「光是小客車就有六百多萬輛,其他大小貨車都不算。」
「噢,這麼多………」
「這些車子一年只要有三分之一使用到汽車材料,這市場一年的消費規模是多少你知道嗎?」
「……不……不知道……」
「六百多萬部的三分之一就是兩百多萬部,這兩百多萬部每一部一年只要花一千塊在汽車材料上,一年至少二十億。」
「噢……這麼多……」
「這二十億的市場,就像是一片大陸在等著你去探險。」
「噢……是……是……」
「拿著我們公司的名片,走出去拜訪客戶的時候,你會有一股驕傲。」
「……驕傲?」
「驕傲你是全台灣最大的汽車材料公司業務,也就是最專業的業務。」
「噢……是……是……」
「有沒有駕照?會不會開車?」
「有……會……。」
「好,明天起你就是業務了,一早來找我,知道嗎?」
「…………啊??」

一個禮拜之後我在會計那邊拿到三盒名片,上面印著我的名字,還有另外四個字:「業務代表」。大仔要我開始負責高雄的業務,所有高雄地區的汽車保養廠、汽車百貨跟大賣場等等都是我的業務範圍。

「衝啊!拿出海賊王的精神!衝啊!」我第一次出門跑業務的時候,大仔在我車窗旁邊這麼喊著。
「……大仔,……海賊王的精神指的是伙伴與團隊……」
「是的沒錯!就是伙伴與團隊!我是你的伙伴!但你現在一個人就是團隊了!衝啊!上啊!三刀流魯夫!」
「……大仔……三刀流是索隆……」
「噢!抱歉搞錯了……衝啊索隆!」他說。

後來我才知道本來負責高雄地區的業務突然離職,完全沒有跟公司說一聲就走了,好像還帶走了很多材料去變賣,似乎是賭博賭到傾家蕩產跑路了。他的客戶對公司也有一些欠款,為了不讓業務出現斷層,大仔必須找個人快點填補這個業務缺。

而這個人就是我。















* 上‧賊‧船‧了。*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Ami
  • 快點po續集~~衝啊~~~~~~~~
  • 訪客
  • 哈哈!!海賊王精神!!衝阿~~~~~~~~~~~
  • 您的暱稱 ...
  • 贍養費的贍 好像打錯囉!
  • pingo
  • 我們是伙伴吧
  • 野小仔
  • 樹大...我怎麼找不到妳的新書..是還沒上架ㄇ??
  • 杜筑海
  • 哈哈...看到最後一段...
    腦海突然浮現周星馳飾演的韋小寶,
    因為海大富公公極需要小太監,而匆忙入宮的那一抹趣味感!
    :p
  • 訪客
  • 等了好久 終於 .... 看到了
  • Bamboo
  • 續集快來!G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