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我長得比較誠懇的關係,我的業務生涯好像沒那麼難熬。
「你很像我年輕的時候住在我家隔壁的阿弟仔,很有親切感。」有位老闆這麼跟我說。

我們公司的客戶大多是保養廠、修理廠、汽車百貨行、汽車材料行、和汽車用品賣場。

一開始不熟練,拜訪客戶的路線總是讓我的路癡症頭從早上發作到晚上,一早八點半排好路線出門,下班回到公司寫業務記錄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通常整間公司只剩下我跟保全。夜班保全有兩個輪班,其中一個比較年輕,他時常在我晚上九點進公司的時候說:「你好辛苦,每天都跑這麼晚,別擔心,有我陪著你,你孤單寂寞的時候可以來找我說說話談談心。」

這話聽起來怪怪的,而且他的音調也有點詭異,所以我一直都只是笑著說謝謝,不敢跟他四目相接。

後來路線跑多跑久了,安排拜訪客戶的行程也就更順暢了。
那個跑路的前高雄業務留下來的客戶群就不少,而且他的關係似乎打得不錯,因此當我跟客戶介紹我是高雄區新業務的時候,他們通常不會太刁難。

我想這也跟南部人本來就比較熱情親切有關。

有些客戶會問起前一個業務的事,我只會笑著說不認識他,事情也不太清楚。大仔有交代不能跟客戶說業務跑路了,這對公司形象有害。但其實我覺得假裝不知道並不是什麼好方法,因為客戶總是說:「前一個業務的電話都停話了,這肯定有問題啊。」

這時我也只能陪笑,不然還能幹嘛。

當業務真的會讓你的世界變得不一樣,原本你小小的世界會突然間變得寬廣。因為認識的人變多,每個人性格不同,講話方式不同,那些眉眉角角的注意事項也就完全不一樣。

某些保養廠的老闆很酷,進貨這種事情他根本沒在管,你跟他講到嘴巴爛掉他也沒在聽,講到最後他才用很平淡的語氣跟你說:「這些你跟我太太說就好。」邊說邊指著在辦公室裡面的大姐,然後繼續泡他的茶。

某些老闆則是很喜歡人家拍他馬屁,一定要把他捧上天,他才願意聽你說話。為了拿到這支有發言權「麥克風」,我使出混身解數,把他中年發福又雙下巴的身材形容成穠纖合度,瞇瞇小眼又滿是油光的臉形容成年輕的劉德華,然後順便把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圓得像小叮噹妹妹的老闆娘形容得像是林志玲姐姐。

「你這馬屁拍得太明顯,我老婆怎麼可能像林志玲。」老闆說。
「呃………不……不會啦……」
「而且你說我像劉德華也不對。」
「啊………」
「我覺得比較像金城武。」他說。
「………」

這些保養廠老闆們大多草莽性格,有點像個老粗,但其實他們就是簡單直接不廢話,摸清喜好之後就得投其所好。有的愛酒有的愛檳榔,你就帶點酒跟檳榔就行。有的愛菸有的愛泡茶,你就得買各廠牌的菸,年節還得送點茶葉。

但更多的是四種都愛的,當然也有除了泡茶菸酒檳榔都不碰的,不過相當稀少就是。

有些老闆會一直拿菸給你抽,你只是在廠裡拜訪一個小時就抽了快半包,根本就是抽完一根接著一根,好像大隊接力,菸就像接力棒,但只有你跟你的肺在跑。

有些中午吃完飯就開始喝酒了,喝到下午三、四點整個人臉紅得跟關公差不多,一整個醉到攝氏三十四度的夏天午后他在給你唱Merry X’mas,還一直跟你說他要去參加星光大道。

有些則是一直泡茶給你喝,眼前的茶杯從來不曾見底過,你一喝半他就倒滿,你一次喝完他還是倒滿,像寫好的程式,他不會漏倒任何一杯茶。他會講一堆茶經給你聽,說他這茶是標準高山茶,茶醇甘美,喝下去會神清氣爽,精神好到可以兩天不睡覺依然臉色紅潤,只差沒說他的茶葉會唱歌。每次遇到這種老闆我都喝到茶醉,手腳發抖外加晚上睡不著。

儘管每個老闆們的性格不同,但共通點事跟他們做生意比較快速而且愉快,但菸酒齊發比較傷身就是。

相較之下,汽車用品賣場的人不會讓你傷身體,但他們就比較難搞了。

汽車用品賣場跟我們接洽的人大部份都不太親切,原因不明。
板著一張撲克臉會讓人以為他們玻尿酸打太多導致臉部僵硬這樣。

我猜可能是他們受公司規定影響以及企業嚴格管理有關係。他們對於進貨的數量、品質、價格跟銷售量可以說是錙銖必較,還會要求賣不完可以無條件退貨。

對他們來說,我們材料商拿產品擺在他們店裡賣是一種「拜託」,產品賣得好,他們對你就比較有禮貌,產品賣得不好他們就會東刁難西挑剔的讓你生意很難做。

不過有時候會在他們賣場裡看見正妹,會稍稍撫慰一下我被刁難後受傷的心靈。

身為一個業務,被公司要求規定業績是很正常的。
坦白說剛開始業務工作的時候每個月被要求的業績都有達到,但不知道為什麼後半年我的業績數字不停往下滑,那圖表沒仔細看還以為是小朋友畫的溜滑梯。

我請教了其他地區的業務,他們說跑業務就像維持一段婚姻一樣,前面會有一段甜蜜期,然後就會出現陣痛期,再來就是撞牆期,要我別緊張,撐過去就是一片蔚籃的天空。

「你現在還只是在陣痛,但別擔心,撞牆期很快就來了。」他們說。

同樣的問題我也問了大仔,他正鎮定的抽著菸,聽完我的問題之後他迅速地轉頭對我說。

「別怕!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衝啊!三刀流魯夫!」
「大仔,三刀流是索隆………」我說。
「喔………」

我以為我的疑問會在他們的身上得到解答,就算沒有解答至少也還有安慰。
但是沒有,他們只叫我等待撞牆。

幹。

後來我發現原來所謂的陣痛期撞牆期,其實就跟汽車市場有一樣的頻率,也就是所謂的淡季旺季。秋冬季節是汽車相關業務的旺季,原因是車子的剩餘價值是由廠牌與年份來判定,過了個年就等於多了一個年份,汽車殘值就會下降,而很多車廠就會在年底時推出優惠方案,所以要賣車的人通常會在年底前把車子賣了換新車。車子的賣得多了,我們汽車材料的需求自然就會跟著提高。

當然還是有其他的因素會影響業績,景氣的好壞感受更是直接。
景氣好的時候,消費者身上有錢,車子有點問題毛病就汰換零件材料。
景氣差的時候,消費者荷包跟著瘦了,填飽肚子比較要緊,車子有問題的話就讓它有問題,還能開就好,等到開到快爆炸了才要修才要換的大有人在。

有時候新產品出來了,上面就要我們努力推動大量鋪貨到通路,大賺新鮮貨的錢。有時候產品問題很大,通路反應消費者的負面意見回來,我們就是站在第一線被客戶砲轟的人。

當然每一行都有自己的心酸啦,只是酸的地方不一樣而已。

有一次因為身體疲累去按摩,按摩師傅一邊按一邊跟我聊工作,就在時間快到的時候他問我:「有沒有哪裡比較痠痛要加強的。」
我說:「有,心酸」。

這話引來他一陣哈哈大笑,「先生,心酸我按不到喔。」他說。

這一行做了五、六年了,也不是說做得多好多行多厲害,只是很多事情做久了遇多了也就習慣了。

但是,就在幾個月前,大仔有些反常地叫我進他的辦公室,通常他有事都會在吸菸室告訴我。

「國維啊,你這幾年在高雄的業績相當不錯。」一開口就稱讚我,這有鬼!
「五年前臨時把你從內勤挖到業務部門來真的是挖對了!」哎呀!我有種不妙的感覺。
「做了這幾年,你的業績和對客戶的服務我跟公司都非常欣賞!」糟了!
「考慮到台北的市場比高雄大得多,我需要你去台北幫公司打開更大的業務版圖。」幹!果然!
「你願意去嗎?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辦到的!」大仔激動地說著。

過了十秒鐘,我沒說話,大仔擺著堅定的表情等待我的回答。

「讓我猜一猜,阿順跑路了對嗎?」我說。阿順是原本台北地區的業務。
大仔聽完突然像是洩了氣的皮球,「對……他股票投資失敗跑路了……」他說。
「幹!」我在大仔的辦公室大叫,「這年頭跑路的人比上班工作的人還多!」
「你真是冰雪聰明的魯夫!這聲幹真是撼天動地!」
「為什麼都是我在接這種鳥攤子?」
「因為你是我手上最強的業務,公司已經答應我替你爭取的條件,每月薪水多5%,台北捨你其誰!」
「捨我其誰?能不能捨我就好,就別騎我了,好嗎?」

這時,他擺出一個既堅定又無辜的雙重表情看著我,我猜就算是奧斯卡影帝都不一定可以同時演出這兩種情緒。

「至少讓我考慮考慮吧,大仔。」過了一會兒,我回答。
「可以,當然可以!」
「多久時間要回覆你?」
「大概五分鐘…………」他說。
「啊?」我又叫了一聲。「五分鐘?」
「因為我跟公司說你大概有95%的機率會願意接……」
「大仔,這等於是在強姦我……」
「不,這是在拜託你。」
「拜託我讓你強姦……」
「噢不!別這麼說。」
「好吧,」我點點頭,「但是先說好!我只是先去頂一下而已喔!你要快點找人來接,我人生地不熟,而且我不喜歡台北。」我說。
「好!沒問題!明天就請會計部去刊登徵人廣告。」
「那我高雄的業務怎麼辦?」
「我幫你頂著!」
「那你為什麼不自己上台北頂著?」
「在我眼中,你是我手上最強的業務,這些年來我把你栽培成一個出色的人才,我理所當然要把全台灣最好最大的市場留給你,台北捨你其誰!………」
「好啦好啦你不想去我知道啦,別廢話了………」我說。

只見大仔對我比了一個「耶!」的手勢,還一邊裝可愛。

沒多久後,我拎著大行李箱跟兩個大背包,開著車子經過四個小時的路程終於到了台北。

迎接我的不是午后溫暖的陽光,而是飄著雨冷颼颼的天氣,還有一個騎車不看後照鏡不打方向燈就左轉的道路最強生物:無敵歐巴桑。

幹!
捨我其誰咧!?













* 請叫我收爛攤、擦屁股達人。*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沙發~~!!
  • Bamboo
  • 期待下一篇^^
  • 踢踢
  • 哈哈哈
  • 凱文
  • 什麼時候出版阿~~~~~~~我想要看後面了 呵呵
  • 訪客
  • 子雲哥快出下一集阿~~~~~~
  • Sabrina
  • 心情不好時來看樹大的小說會美麗一些XD
    很喜歡這本書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