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喜歡哪個人?
相信你跟我有一樣的疑問。

那天晚上我想盡辦法要他說,他就是隻字不提。好奇蟲咬得我遍體鱗傷,他老大悠悠哉哉地喝著啤酒,好像我的好奇跟他無關。

其實嚴格説起來我的好奇確實跟他無關。我的好奇是我的好奇,他的喜歡是他的喜歡,他沒有跟我交代的義務,我當然也沒有逼問的權利。這就像歌手偶像公眾人物的感情一樣,他們要跟誰在一起、要喜歡誰、要跟誰分手都是他們的事,為什麼我們有權利逼他們公諸於世?

就連我大學時的班對女友,我們都因為「不想被同學們知道」的理由而隱瞞了,更何況公眾人物呢?

「不想讓人家知道不行喔?」辭海這麼說,而這句話很對。
而且坦白說,他們跟誰在一起干我屁事?不要跟我女朋友在一起就好啦!

每個人都會有不想講的時候,但世道好像逼得這些公眾人物失去這些大家都應該公平的權利。

「那能不能問一下那個女孩子貴姓?」我說。
銬,隨口問問總可以吧?不能好奇喔?

「知道這個幹嘛?」
「就問問啊!」
「當業務的問題都很多嗎?為什麼一定要問人家姓什麼?」
「這就是你不明白我們當業務的專業了。」
「知道姓什麼哪需要什麼專業?」
「知道姓什麼是不需要專業,怎麼詢問這個問題才是專業。」
「什麼意思?」
「假設你是我想拉攏的客戶,我從來沒見過你,第一次見面的第一句話,我絕對不會問你姓什麼。」
「為什麼?」
「因為這是人的習慣,面對陌生人的第一眼,每個人心裡都有防備。」
辭海思考了一會兒,「有道理,所以咧?」
「所以第一句話一定是你好!」
「…………」
「接著表明自己的身份。」
「廢話!接下來就是問我貴姓了對吧?」
「錯!不是問貴姓,是開始誇獎你。」
「誇獎我什麼?」
「例如你的工廠很大,你的設備很棒之類的。」
「為什麼要說這個?」
「因為人都喜歡被誇獎。保養廠的老闆終其一生努力奮鬥打拼出自己的廠,被肯定的感覺一定很棒啊,對吧?」
「哎唷!有中喔!」
「這時你一定在想下一句就要問貴姓了對吧?」
「不然咧?」
「錯!下一步還是繼續誇獎。在我講出第一句誇獎的話同時,同時我也在環顧四周,找找看有什麼可以拿來再繼續誇下去的東西。例如一部正在維修的車子,我就可以說那種車子很難修,你的保養廠技術一定很棒……」
「那偏偏我保養廠爛得要命,你找不到東西誇咧?」
「找不到就誇你保養廠的地點很好,生意一定很棒之類的。」
「偏偏我保養廠偏僻的要死,開在合歡山上咧?」
「那我就問你的年紀,誇你很年輕啊。幹!最好有保養廠開在合歡山上的啦!」
「那如果我偏偏就不跟你講年紀咧?」
「那我就說你看起來只有三十歲,是個年輕有為的老闆。」
「那如果我只有二十歲咧?」
「那我就說我眼睛被狗屎糊到了,有眼不識泰山。幹!你根本找碴!最好有二十歲的保養廠老闆啦!」
「有吧!他爸爸留給他的啊!」
「那他爸爸才是老闆啊,他最多只是保養廠小開。」
「說不定他爸爸死了咧。」
「………幹,一定要死嗎?」
「對!非死不可!」
「那麼跟他爸爸有關的我連提都不會提,會直接說這是一間很棒的保養廠,這間保養廠的老闆一定是個非常厲害的人。」
「哎唷!厲害厲害,一次誇獎兩個人,又不會讓他傷心。」
「對,但前提是我要知道他爸爸死了,但基本上這是不可能的,第一次見面最好我會有那個神通知道他爸爸死了,所以你問了一個爛問題。」
「好吧,我開始相信你是個很專業的業務了。」
「嘿嘿。」我驕傲著。
「所以接下來就要問貴姓了吧?」
「不,接下來是遞出名片,完整自我介紹的時候,這自我介紹不只是講我,還要講到公司和產品。」
「幹!真的專業。」
「自我介紹結束以後才是問老闆貴姓的好時機。」
「為什麼?」
「這時通常都已經放下防備了,因為他已經認識你了,他了解你比你了解他多啊。」
「是這樣啊?」他用大姆指跟食指搓了搓下巴。
「所以……我們可以談生意了嗎?」
「談什麼生意?」
「那個女孩姓什麼?」
「………我有說要跟你做這門生意嗎?」
「………」
「而且我有說那是個女的嗎?」
我大驚,「不是女的?難道你………?」
「對,我喜歡男的。」他一臉鎮定的說。

接著是十秒鐘的沉默,周圍安靜的連一滴汗滑過臉頰的聲音都聽得到。
我看著他,他對我挑眉拋媚眼,我心裡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

這時我腦筋一轉,鼓起勇氣問他一個問題:「所以,我是你的菜?」
「對。」他毫不猶豫的點頭。
我指著自己,「我這副豬頭臉你也喜歡?」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原因的。」他說
「所以你該不會是看見我的第一眼就喜歡上我了?」
「對。」他再一次毫不猶豫的點頭。
「這麼美麗的一見鍾情竟發生在我身上?」
「相信吧!有時候緣份要來是擋都擋不住的。」
「好吧,那我可以有個小小的要求嗎?」
「你說。」
「親我一下,證明你喜歡我。」
「這……」他愣了好大一下,倒抽了一好大一口氣。
「親嘴唇好了,」我鼓起勇氣把嘴唇往上翹。
「……………你確定?」
我點點頭,「是的,我確定。」說完繼續翹著嘴唇。

大概過了三秒,辭海就崩潰了!

「幹!!我認輸!!你太噁心了啦!!」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舉起雙手,「我贏了!」
「幹!你怎麼會這樣?」
「這叫反將軍啊!你讓我誤以為你是同性戀,但你卻沒想到如果我真的是同性戀怎麼辦?想將我一軍反而被我將軍了。」
「幹!那如果我真的是同性戀咧?」
「大不了去收驚,然後辭職不幹啊。」
「真是失算。」
「你真的是失算了,這時候還想來這招辭海式的幽默感是嗎?我幾乎百分之百認定你不是同性戀,所以我才敢跟你玩。」
「為什麼?」
「因為那個啊!」我指著錄音室角落那張照片。
「喔……原來……」
「好吧,既然你輸了,說點故事來給我聽聽吧!」
「我又沒跟你賭這個。」
「就當聊天嘛,反正你現在閒著也是閒著。」
「不,我很忙的,」他站起身來,「我還有一個廣告配樂要Mix。」
「是喔!那我在這裡等好了。」
「可能要到天亮喔。」
「沒關係,我就等到天亮,明天業務不跑了也沒關係。」
「那可能要Mix到明天喔。」
「沒關係。」
「也可能要Mix到下個禮拜喔。」
「也沒關係。」
「幹!你是土匪嗎?哪有一直問別人隱私的啊?」
「幹!你是娘們嗎?單純聊聊天而已那麼認真龜毛幹嘛?」
「我沒有龜毛啊,我說我要Mix音樂啊。」
「那你就Mix啊,我在這裡等你啊。」
「可能要到天亮耶。」
「沒關係,我就等到天亮。」
「那可能要Mix到明天喔。」
「沒關係啊。」
「也可能要Mix到下禮拜喔。」
「也沒關係。」
「幹!你是土匪嗎?」
「幹!你是娘們嗎?」

就這樣,我們的對話就這樣跳針跳了好久。
他說了他的故事嗎?沒有。
我說了我的故事嗎?也沒有。

倒是啤酒又喝了一打,我們醉在錄音室裡睡著,一直到半夜冷醒了才各自回房間睡覺。

突然發現跟辭海這樣的人講話挺有意思的,他們的思考方式非常特別,而且有一種他們活在什麼故事或是劇情裡的感覺,跟他們說話自己似乎會多長一些特別的想像力,像是在唸劇本裡的對白,會讓你覺得很有趣。

但這是真實的人生,根本沒有劇本啊。

噢!對了。
那晚辭海說了,那個女孩子姓燕。

他都叫她燕子。

「我很喜歡她,但她當我開玩笑啊,哈哈!」他說。
在大概已經有五分醉意的時候。














* 他醉倒前還說了:「燕子,妳好正。」*
* 我應該沒聽錯,他應該不是說「國維你好正。」,否則我會失手殺了他。*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ommonhk
  • 哈哈,好幽默的劇情口吻阿。
    害我也好想說:「藤井樹,你好正阿...」
    :D
  • kegc2225
  • 國維~~~啾一個嘛~~
  • 蹉跎樹
  • 鬼打牆的對話好好笑~
  • Sabrina
  • 最近常哼著樹大的歌
    朋友便問:你很喜歡樹大的歌?
    我:嗯!樹大的歌不只是聽旋律,還有聽一種與故事契合的FU
    朋友:…與故事契合的FU…不像你會說出的話
    我:&@%9*/&$&%#&£€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