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愛爾蘭的大文豪蕭柏納說:「此時此刻在地球上,約有兩萬個人適合當你的人生伴侶,就看你先遇到哪一個,如果在第二個理想伴侶出現之前,你已經跟前一個人發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賴的深層關係,那後者就會變成你的好朋友。但是若你跟前一個人沒有培養出深層關係,感情就容易動搖、變心,直到你與這些理想伴侶候選人的其中一位擁有穩固的深情,才是幸福的開始。愛上一個人不需要靠努力,只需要靠“際遇”, 是上天的安排,持續地愛一個人就要靠“力”。」

世界上有多少人有這樣的力?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很多人都在學習這個“力”,但也有很多人一點力都沒有。

因為蕭柏納是一八五六年出生的,是十九世紀的人,當時全世界人口大概只有三十億,現在全世界已經有七十億人口,所以他說的兩萬個適合你的人,現在大概暴增到四萬多個。

坦白說我不知道他這個數字是怎麼算的,而蕭柏納是個文學家、劇作家,他拿到的諾貝爾獎是文學獎,不是數學獎(諾貝爾獎也沒有數學獎),所以我們就當他的算出來的兩萬人是唬爛的好了。

但不管是他說的兩萬人還是暴增後的四萬人,數字看起來好像很多,但用數學除起來就知道要找到這些人還真是不簡單,幾乎是十八萬分之一的機率。

這時候你可能會想:「那是不是比中樂透要簡單?」答案是肯定的,確定是比中樂透簡單。中樂透的機率是一千三百九十八萬分之一。

一個淡江大學數學系的教授在他開的「生活數學」這堂課裡頭出了一個題目考學生:「如果每期買十張的男生決定要中了頭彩之後才向女友求婚,女友平均得等多久?」

答案是:五千年。

但這重點不是五千年。重點是這傢伙已經有女友了,而你可能還在找。
不過找到那個適合你的人跟中樂透一點關係也沒有。就算有,愛情也不是用數學就能算出來的。

我們這一輩子可能會愛上好多人,但也可能只會愛上一個人。這好多人跟一個人會不會就包括在那兩萬人或四萬人裡面?

其實我們不可能有答案。
說不定就真的遇見了,也說不定一輩子都遇不到。

更有可能的是,我們遇見的都不是在包括在這兩萬(或四萬)裡面的,但因為愛的關係,愛把他們都變成了這裡面的人。

而我們也被愛變成他們的。

愛好神奇對吧?好像會讓人改變很多,也會讓人被改變很多。
但好像很多人常問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愛是什麼?」

基本上這問題是不可能有解答的,因為每個人怎麼愛人或怎麼需要被愛都不一樣。有的人一個擁抱一個笑容就夠了,有的人則是要LV、Gucci、Prada才能感覺到被愛。

愛情在人的身上實現其實是個笑話。
辭海說的。

「因為你得不到的時候朝思暮想,得到了之後一切都不美麗了。又暗戀的時候心情是辛苦又快樂的兩極拉距戰,失戀的時候彷彿失去全世界。但愛情並不是這樣,愛情只教我們去愛,沒教我們佔有。」他說。

說完我拍拍手。

蕭伯納又說過:「人生兩件最大的悲哀,一是得不到,一是得到了。」
這次他總算沒那麼囉嗦了。

這句話我在第一次失戀之後得到了體悟,在同一個女人身上,我經歷了人生最大的兩件悲哀。之後的每個女人跟我在一起之後又分手,我都會想起這位大文豪這句廢話。

而我相信每個人都一樣,每一段感情的開始與結束都能讓你深切體悟到他的廢話說得有多好。

是的,我覺得那是廢話。
但它又中肯得要死,所以我把他歸類成中肯的廢話。

我們的至聖先師孔子是有史以來廢話最多的歷史名人,他廢話不只多,還很囉嗦,而且重點是他的廢話一點都不中肯,完全證明了廢話的定義。

孔子說「民無信不立」,意思是人沒有誠信就不能立足,國家對人民沒有誠信就會衰亡。但是看看那些說話跟放屁差不多的官員、立委跟總統,他們不還是在高高在上?

然後韓愈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在那個年代裡,他們說的或許是事實,但這話經不起時代變遷的挑戰。想想現在這個社會,有多少生肖屬王八烏龜的混蛋老師為非作歹還帶女學生去開房間。

相較之下蕭柏納就厲害多了,他的廢話就算到下個世紀也是中肯的廢話。

其實大家都一樣,在得不到的時候拼命的追拼命的要,得到了之後卻又吃碗內看碗外,總會不滿足的覺得別人的比較好。有趣的是,別人也會覺得你的比較好,然後你們可能會大笑:「拜託!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但到底是誰身在福中呢?
好像不是真的身在福中的人才身在福中,因為他也會不滿足。
又好像不是知足的人才身在福中,因為知足的人太少了。

「真正身在福中的人,是不懂得也不想佔有的人,他們反而擁有更多。」這話不是我說的,也不是辭海說的,是阿尼說的。

對,就是辭海提過的,那個寫小說的阿尼。

「我女朋友出國去玩五天,我一個人在家好無聊,能不能來打地舖?」就在我在台北待了兩個多禮拜之後,一天晚上阿尼拎著一個背包,騎著速克達出現了

跟我想像的寫小說的人不一樣,他沒什麼小說人的氣質,臉上有鬍渣,抽的菸是長壽六號,背包有點舊,頭髮有點亂,像個三天沒洗澡的流浪漢。

不過他講話還蠻好笑的,從他口中得知他也是高雄人,一股同鄉情愁不自覺發自內心的散發出來,就在我剛感受到那股親切感的時候……

「你會用很台的台語跟道地的高雄腔說銬盃嗎?」他連我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就先這麼問我。

「銬盃!」我說。
「噢!我的天!果然是正統的銬盃!鄉親!請讓我給你一個來自家鄉溫暖的擁抱吧!」他說。

說完他就用力地抱了抱我,他的鬍渣在我臉上刺了幾下。

「幹!請不要嚇到我的同居人。」辭海說。
「噢!你住這啊?那正好,今晚可以3P了。」阿尼說。

聽說阿尼的女朋友就住在他的對面,是個正妹。
又聽說他把他跟他女朋友的故事寫成了一本小說叫做《暮水街的三月十一號》,但我懷疑眼前這個男的真的就是那個寫小說的人嗎?這氣質一點都不像啊。

那晚我們三個人買了一箱啤酒,阿尼從他的背包裡拿出一台白色的PS3,還有兩個看起來很新的搖桿。

「趙雲!讓我們來推翻董卓的暴政吧!」他搭著辭海的肩膀,豪氣干雲的說。
「張飛!拿出你的丈八蛇矛讓董卓軍屍橫遍野吧!」辭海搭著阿尼的肩膀,充滿霸氣的說。
「………那我呢?」我指著自己。
「你就先當我們的加油團吧,孫尚香!」

說完他們就開始拉線接電視,然後把聲音開得超大,在虎牢關把三國時代第一名將呂布當風箏在放,還偷他的法拉利(赤兔馬)到處亂開。

而我被晾在旁邊玩吉他。

就這樣玩到十二點,他們好像累了,一路從虎牢關殺到定軍山也是該累了,而啤酒也差不多要喝完了。

這時候辭海在網路上看到一個類似心理測驗的東西。
它說有五種口味的冰淇淋讓你選,測愛情運勢。分別是檸檬、巧克力、草莓、覆盆子跟咖啡。

阿尼選了咖啡,而辭海選了檸檬,而我選了巧克力

它說選巧克力的人,很快就會遇到心儀的對象,並快速的展開追求。
選檸檬的人,正在單戀裡痛苦著,要適時讓對方知道,不要徒留遺憾。
選咖啡的人,跟另一半因為個性不合的關係正在冷靜期,可能會分手。

我覺得這是廢話,我一直以來都是遇到心儀的對象就會展開追求的啊!
辭海的倒是很準,他一直盯著電腦螢幕說:「這是叫我衝嗎?這是叫我衝嗎?」
只有阿尼想翻桌,「幹!我跟女朋友感情超好!你這台破爛電腦非常銬盃!」說著說著就想砸掉辭海的Mac book。

幾天後,我在淡金公路出了車禍。
我直行,對方從內側車道突然右轉,方向燈也沒打,直接撞凹我的葉子板跟保險桿。

「對不起!對不起!看多少錢我賠給你,我還駕照還沒考過,拜託別叫警察來,求求你。」她說。

她是個正妹。
我戀愛了。











* 這跟愛情運勢測驗準不準無關,純粹是緣份。*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臭乌龟
  • 我也想恋爱~
    但还是没遇到……
    囧rz
  • 訪客
  • 小希跟阿尼要玩完了嗎?!
  • 派大星
  • 哈哈阿尼也太過悲哀XD
  • 悄悄話
  • king830710
  • 其實蕭伯納要說的不是伴侶而是音樂((認真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