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生鏽的草莓

你是草莓,生鏽的草莓。
你眼裡透露的憔悴,擁抱也給不了安慰。
我愛草莓,你身上的鏽味,
是草莓崩壞前的一抹甜美,愛上你等於活受罪,
我累,卻依然愛你,就是你,草莓。

「操他媽的這是在寫什麼東西?!」辭海說。














我出社會那年二十四歲不到,在便當店工作的薪水是兩萬三和每天的午餐公司提供,吃的是沒賣完的便當。

我的交通工具是一部車齡十三年的摩托車,我都叫它小籃。
是的,是籃子的籃。那是我媽留給我騎的,125cc,紅色的,有個看起來很蠢的白色菜籃子在前面,因為螺絲孔破了所以那該死的蠢籃子是我爸用鐵絲綁在上面的。

我對小籃一點都不愛惜,這是真的。
它是一部非常安全又耐操的車子,我好多次把它亂丟在路邊連鑰匙都沒拔也沒有人要騎走,這讓我想買新摩托車的幻想總是破滅,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它很健康,把它騎到墾丁去再騎回來它也只是用排氣管咳了幾聲之後就沒再抱怨了。

後來離開了便當店,到汽車材料廠上班。
小籃依然陪著我風吹日曬雨淋,天天來回二十公里,像個沒有任何怨言的小媳婦,情比金堅。

有一天在下班回家途中,它騎著騎著就熄火了,那瞬間我心裡高興得想尖叫,心想它終於壽終正寢,我明天可以買新的摩托車了。

結果低頭一看,原來是我忘了加油,油表見底了。
「幹你媽的你為什麼不會壞掉?」我在路邊崩潰大叫,但還是認命乖乖地把它牽到加油站去餵飽它。

後來大仔把我挖到業務部,我回家告訴我爸說我要離開小籃了,因為我要開始跑業務,需要買一部汽車,所以小籃就留給妹妹騎吧。語氣中的興奮連在一旁小我十歲的妹妹都感覺得到。

「你這個沒良心的。」我妹說,當年她才讀國三,現在已經大二了。

我花了十萬塊買了一部汽車,車齡九年,灰色的,我都叫他小飛,無非是希望它跑起來跟飛一樣快,但是它並沒有。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小飛跟著我到處亂跑也跑了六年了,十五歲的高齡使得它現在的殘值剩不到兩萬塊,車體某些地方有點鏽斑,看起來像老人斑,標準的人老珠黃。

所以林婉燕撞到我的車時,她很快的從皮包裡拿了五千塊給我,如果我收下了,那就真的是賺到了。

對了,她叫林婉燕,那個撞到我車的正妹。
她二十五歲,也是個業務,但她是賣房子的。駕照考了三年,歷經五次S型彎道跟倒車入庫的革命,仍然會壓到線。

壓到線的時候旁邊的警鈴就會叫,警鈴叫了考官就搖頭了,考官搖頭成績就扣分了,扣分了駕照就會跟你說:「謝謝光臨,我們下次再見。」

我跟她約了隔天在我比較熟的那間修護廠見,也留了我的名片。
「五千塊太多了,我自己是汽車材料業務我大概知道行情,所以我覺得妳跟我去比較好,老闆說多少錢就多少錢,這樣妳比較不會多花錢。」我說。

但其實我是想再見到她。

她點頭說好,並且感謝我不叫警察的大恩大德,然後也遞了一張名片給我,說她隔天大概下午三點會有空。

但我等到五點,她的手機打不通。
我一度以為就這樣失戀了,而且被撞還要自己賠錢。

就在修護廠要下班的前十分鐘,她終於撥了我的電話,說她帶客戶看房子超過時間,手機又沒電,身上也沒帶我的名片,一直到趕回公司才打給我。

「對不起!對不起!讓你等這麼久我很抱歉!我請你吃晚餐,好嗎?」她說。

當然好!當然好!
我還希望她不用賠撞壞我車子的錢,只要陪我看個電影或吃個宵夜。

我把車子小飛丟在修護廠,臨走前還親了它一下表示我的感謝,要不是它受皮肉之苦,我還沒辦法認識婉燕。

那天我們約在市區裡的一間迴轉壽司店,就是那種一盤三十塊的。
我坐在計程車裡,車子在路上塞了車,我遲到了十分鐘,看見她站在門口等我,那一身OL裝扮,勻稱的小腿末端踩著一雙高度適中的高跟鞋,手裡提著一個小包包,我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感動。

「噢!那是我的女朋友。」我心裡這麼說著。
好吧,我承認這樣很花癡,但幻想一下也不行喔?很多人也會指著電視裡的林志玲說那是他老婆啊。

「嗨!親………呃………我是說,妳好,不好意思有點塞車讓妳等了十分鐘。」我差點就叫她親愛的。

「沒關係,我讓你等了兩個小時,還你十分鐘,還欠你一小時五十分。」
「喔!可以這樣算嗎?」
「可以不要嗎?」她笑了起來。

幹!好美!

我們走進店裡,服務生很快地找了兩個位置讓我們坐下。
在這種店吃飯感覺很兩極。因為座位不大,旁邊的人離你很近,所以我跟婉燕的手肘好幾次不小心碰在一起,感覺很爽。但我又跟左邊的胖子一直磨到肩膀,感覺很幹。

吃飯的時候我們聊得很開心,彼此分享了一些當業務的辛酸。
偶爾她身上會傳來一陣陣香水味,本想問她那是什麼味道,但是我不敢。

這時候我多麼希望她就是保養廠的老闆,那麼我就有千百種方法來對付她。但偏偏我這個人面對喜歡的女孩子就是沒輒,彷彿面前就是一盤我的菜,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吃下去。

呃,請別誤會,這裡說的吃不是那種把女孩子吃掉的吃。
我只是單純在形容她是我的菜而已。

這餐我一共吃了七盤,她只吃了三盤。
我問她是不是食量不大,她說一直以來就是吃這麼少,「女生都怕胖嘛,吃少一點免得長肉了。」她說。

「噢不!妳一點都不胖。」
「那是你沒看見我胖的地方。」
「在哪裡?可以看嗎?」
「呃……」
「我開玩笑的,請不要當真。」我說,配上幾聲乾笑。

我趁她去洗手間的時候把單給買了,她一直想把錢拿給我。

「在妳堅持拿錢給我之前,我先問妳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妳開的車子是妳自己的嗎?」
「不是,是跟同事借的。」
「所以妳要付我的修車費,還要付他的,對吧?」
「是啊,」她有點懊惱,「這個月要大透支了。」她說。
「這樣好了,既然妳這個月要透支了,這頓晚餐我就先墊著,當做是妳欠我一頓晚餐,下個月再請我吧。」我說。
「我都欠你修車費了,還要欠一頓晚餐,怎麼一直在欠你。」
「而且還欠我一小時五十分。」
「你很小氣喔?連這個也要算。」
「我不小氣,我很大方的,有一種東西叫分期付款,妳欠的慢慢付就可以了。」
「這樣真的好嗎?」
「沒關係,我有妳的名片,不怕妳跑掉。」
「那我明天就辭職好了。」
「那我就打妳電話。」
「我辭職後連電話都換了。」
「那我只好自認倒楣。」
「好吧!債主都讓我分期付款了,我恭敬不如從命。」
「那方便跟妳約明天修車嗎?」
「方便,明天同樣的時間?」
「是的,同一個時間。但我還是可以等兩個小時的。」我說。
「噢不,你放心,這次我絕對不會再遲到了。」
「妳剛剛怎麼來的?」
「搭捷運,我家離捷運站不遠。」
「呼!還好,妳沒駕照別再開車了。」
「我也不敢了,第一次跟同事借車就撞車。」
「那我還真榮幸,妳第一次撞車就撞到我。」
「不,我第一次撞車是撞路燈,還好車子是我爸的。」她說。

我陪她走到捷運站,看著她搭手扶梯消失在地平線。
五分鐘後我在計程車上懊惱,「幹!怎麼忘了騙她說我也搭捷運來!」

然後我打電話給辭海,「幹!為什麼你家不在捷運站旁邊?」
結果辭海說:「因為我沒有悠遊卡啊。」














* 能給我一個正常一點的同居人嗎?*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燮雨
  • 沒有優遊卡讓人噗哧一笑...
  • 訪客
  • 樹大 您真的是一棵大樹阿

    超有梗 梗超多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