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初四,我依然九點前就到公司參加團拜。
大仔虧我說還好我看錯日期不是看成初五,不然初四團拜沒到被記曠職扣薪就算了,打電話去說要插死他肯定會被他綁在我們公司外面的旗杆上。

這天聽其他公司同事說台北地區的業務其實有很多人來應徵,還有好幾個是特地從台北下來高雄應徵的。可能是景氣不好,失業率也比較高,好多所學專長不相關的都來應徵,其中還有幾個學歷驚人,碩士很多,博士也有。「碩博士來跑業務,太大材小用了吧?」我聽完心裡這麼想著。

不過大仔對業務人員很挑剔,同事說好多個履歷表很優秀的都被刷掉,只有少數幾個面試通過錄取,但這些人只來了一兩個禮拜人就不見了,電話也不接了,大仔說業務人員不難找,但好業務卻萬中無一,「就像武俠小說裡的絕世高手、練武奇才一樣!」他說。

大仔說他相中其中一個,心裡有直覺他應該是個練武奇才。第一天來應徵面試錄取,講得自己非常喜歡業務工作,會在這方面多多學習,並且替公司帶來更多的業績。大仔看他學歷不錯,口條也清晰,人也有禮貌,請他隔天上班。

而他第一天上班就遲到。
理由是車子在半路壞了。

一個新來的業務前兩個禮拜的工作是熟悉公司產品。而這位仁兄在公司倉庫人員向他介紹公司產品的時候,他竟然問說:「這公司哪裡有地方可以躺著睡覺?這樣午休比較舒服。」

當然,這傢伙下午就被大仔叫去溝通了一番,大仔要他認真一點,這是間不錯的公司,業務工作雖然不算輕鬆但待遇不算差,既然錄取了就好好的努力看看。

我猜他大概一面點頭說好,一面在心裡盤算明天不要來了。
因為他真的沒來了,就是第二天。一樣打電話沒人接,整個人人間蒸發一般。

我問大仔說,「大仔,你不是說你看人很準?怎麼錄取的都做不久?尤其最後這個嫩咖還這麼瞎?」
「其實是因為他跟你有一樣的特質我才錄取他,但事實證明他只有這項特質跟你一樣,其他的完全比不上你。」大仔說。
「什麼特質?」
「零距離的親切感。」
「………」我當下無言以對。
「怎麼這表情看我?我形容得太貼切嗎?」大仔竟驕傲起來。
「親切感就親切感,還有零距離的喔?你以為在賣衛生棉?」
「衛生棉是零外漏,不是零距離。」
「…………幹!你這麼清楚衛生棉幹嘛?」
「電視有廣告啊。」他說。

大仔說我有「零距離的親切感」時我還挺開心的,但其實我不知道在開心什麼,所謂零距離親切感是表示我真的蠻有人緣的人嗎?還是他只是在出張業務嘴在唬弄我呢?

但是這一點在婉燕的口中得到證實。
噢不!應該說在婉燕的朋友口中得到證實。

她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好!邱先生!你果然跟婉燕講的一樣,很有親切感。」

中午十一點半,我到左營高鐵站去接婉燕和她朋友。他們打算要在高雄玩半天,然後南下墾丁過夜。

說這話的女孩叫巧巧,是婉燕的同學,她們從高中就是好姐妹了,不過卻不是同一所學校同一班的,而是在補習班認識。巧巧跟婉燕一樣是台北人,工作是設計助理 我問她公司是在設計什麼的,她說什麼都有,要設計人也可以。

「設計人?」我聽不懂,眉頭皺了起來。
「哈哈哈!你的表情很有趣耶!我只是開玩笑啦,這是我的幽默感,不要介意。」

我猜她跟辭海應該很合得來。

巧巧雖然叫巧巧,但她其實不太巧。
我說的是身材。

她大概有將近一百七十公分高,體重我猜應該逼近(或超過)六十公斤。整個人看起來蠻……壯的。不過或許也是衣服穿很厚的關係。

她臉頰兩側的腮紅畫得很明顯,有一種想用化妝來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一些的跡象,不過同樣是二十五歲的女人,婉燕看起來就年輕了好幾歲。

我們走到小飛旁邊,我禮貌地替她們開了後座的門。
婉燕看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副駕駛座,我知道她的意思,於是我搖搖頭,「妳跟巧巧坐後面就好,今天我是司機。」我說。

「所以你們說的親切感到底是什麼?」帶她們去吃午飯的路上,我這麼問著,一邊說一邊看著車裡的後照鏡。

本來婉燕想回答,但巧巧搶著說,「就是一種沒有距離的親切感啊,第一次見到你就會覺得跟你認識很久了這樣。」

沒有距離的親切感?這跟大仔說的是一樣的。

「噢?是喔?真的是這樣嗎?」我把視線轉向婉燕。
「對啊。」她點點頭,看著後照鏡裡的我笑著說。
「所以妳撞到我的時候,有感覺到我零距離的親切感嗎?」
「沒有,」婉燕說,「我只注意到你凹下去的板金,還有我就要大失血的荷包。」
「哇哈哈哈哈哈!」巧巧大笑,「原來妳說的是真的喔?我還以為妳騙我咧?你們第一次見面就“零距離”的接觸了,好有緣啊!」
「………」
「………」我跟婉燕不知道該說啥,只是傻笑。
「怎麼這麼好?開車撞人可以撞出一個男朋友喔?怎麼都沒有男人來讓我撞一下?」巧巧一邊說一邊還嘟嘴,我手裡的方向盤有點失控。

我心想,依巧巧的身材,讓她撞一下可能會重傷。

「妳不要亂講啦!他不是我男朋友。」婉燕說,說完還看了我一眼。
「喔!」我大概收到她眼神裡的意思,「對啦!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她的債主,巧巧姐不要誤會。」我說。
「巧巧姐?你竟然叫我巧巧姐?我才二十五歲的荳蔻年華,你年紀還比我大,怎麼叫我姐呢?」巧巧說。
「你竟然說你是我債主?現在我沒欠你囉,是你欠我囉!」婉燕說。

兩個女人同時在一輛車裡面提高分貝說話真的很恐怖,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的耳朵就快要聾了。

活了三十年,我第一次聽到女孩子用荳蔻年華來形容自己。

「巧巧姐,荳蔻年華是指十三到十五歲的女孩子耶………」我說。
「真的嗎?哎呀隨便啦!反正你不能叫我姐就是了。」
「噢!是,遵命!巧巧姐。」
「你還叫!」她把雙手叉在腰間,「哼!」她轉頭對婉燕說,「我就說找男朋友不能找當業務的,那張嘴巴真的會氣死人。」
「他不是我男朋友。」婉燕說。
「我不是她男朋友。」我說。

我們兩個幾乎同時說出這句話,說完之後又同時在後照鏡裡四目相接,一秒鐘後又同時笑了出來。

我帶著她們去吃在地高雄人才會知道的內行人小吃,有黑輪、豬血湯、米糕跟碳烤三明治,因為女孩子食量不大,婉燕的食量更小,所以吃到碳烤三明治的時候剩下我嘴巴還在動。

偷偷告訴你,其實我買三明治的時候,巧巧猶豫了兩分鐘,我猜她一定吃的下,只是想在零距離親切感的我面前保持形象而已。

東西吃完之後本來想帶她們到處走走,但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跑了這幾間小吃之後,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兩點半了。

「什麼時候的車去墾丁?」
「三點半。」
「那沒辦法帶你們去太遠了,最多只能到西子灣吃海之冰,或是到夢時代搭個摩天輪了。」我說。
「義大世界咧?我想去看看義大世界!」巧巧在車裡呼喊著。
「去義大世界最多也只能經過,沒辦法下車,時間會不夠。」我說。

最後在巧巧的哀號聲當中,我用最快的速度衝上義大世界再衝回市區讓她們搭客運前往墾丁。

「就只是路過這樣妳也高興?」婉燕說。
「當然高興!難得來一趟高雄嘛。」
「國維,今天麻煩你了。」婉燕對我點點頭笑著說。
「謝謝很有親切感的邱先生今天帶我們趴趴走。」巧巧也對我客氣地鞠了個躬。
「別這樣,小事一件,很榮幸帶兩位美女趴趴走。」
「那………我先去拿票囉!兩位就把握時間互相道別吧!」巧巧做了個賊賊的表情,說完就快步跑向售票口。

這時我看著婉燕,她看著我,好像都想說什麼,但話好像卡住了一樣。

「那……」她先開了口。
「嗯?」
「我們就先走囉,因為跟民宿說五點半前要到。」
「嗯,妳們好好玩。」
「今天謝謝你。」
「別再謝了,剛剛謝過了。」
「那你回家開車小心。」
「這裡是高雄,我的家鄉,只要沒遇到沒駕照的,我想就沒問題。」
她打了我一下,「你還說!」

最後我目送她們上車離開,隔著客運的車窗,她們兩個揮手對我說再見。
巧巧除了揮手之外,還一直比手劃腳的做了一堆手勢,我看不懂。

後來我到家之後傳訊息給婉燕,問她們到哪了?
她說:「在高速公路上吧。」
「那剛剛巧巧在比劃些什麼?」
「沒什麼,她發神經。」
「噢!原來如此,那妳到了發個訊息跟我報個平安?」
「好。」

那天晚上,我收到一封婉燕傳來的app。
但內容是:
「我是巧巧,婉燕正在洗澡,我偷用她的手機傳給你的。我告訴你,她今天說要來找你的時候很開心,我猜她喜歡你,你如果也喜歡她,一定要好好把握,否則我一定不會饒了你的喔!」














* 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yawu 的頭像
hiyawu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派大星
  • 感覺辭海才是裡面最可愛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