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天氣才持續了兩天,灰黑色的天空馬上就來報到了。
氣溫再一次下降到只有十度,這種溫度要從被窩裡爬起來上班簡直是要人命。

我穿好衣服準備上班時,辭海拎著兩份早餐慢慢走上樓梯,拿了其中一份給我。

「我的老天!要下紅雨了!我在這裡住了三個月,你第一次替我買了早餐!」我好驚訝的說著。
「你應該要感謝早餐店的老闆,要不是他把我的饅頭夾蛋做成燒餅夾蛋,你要等我幫你買早餐可能要等到下輩子。」辭海說,有氣無力的。
「看樣子你可能吃完早餐會再去找周公打屁。」
「看情況吧,但我想他會自己來找我。」說完他立刻打了個好長的呵欠。
「喂,你知道嗎?」
「什麼?」
「我每天早上起床都會看見窗外電線桿上面站一整排的麻雀在那兒搖頭晃腦的聊天唱歌說笑話,就是沒看到燕子。」
「然後呢?」
「所以燕子呢?好多天沒看到她了。」
「我怎麼知道?你應該要去問麻雀。」
「我正在跟麻雀說話啊。」
「幹,拎盃是一本辭海,不是麻雀。」

說完他就消失在樓梯口了。

婉燕買給我的貢丸把我嚇了好大一跳,那當下我有一種她其實是在賣貢丸而不是賣房子的錯覺,「我沒有買很多啊,才四斤。」婉燕看見我受驚嚇的表情後這麼說,我又再度受到驚嚇。

「我很感謝妳買貢丸來送我,但是………妳買四斤的貢丸是想餵飽多少人?」
「我想說你們男生食量比較大嘛。」
「所以我們這兩個月大概都要吃貢丸湯了。」
「不只貢丸湯啊,你還可以滷貢丸。」
「不都是一樣嗎?」
「不一樣啊!一個是湯的,一個是滷的。」
我臉上頓時三條線,「好吧……小姐……你贏了……」我說。

後來為了這包貢丸,辭海建議辦一個貢丸趴踢,地點就在我們家的頂樓大陽台。所有參加貢丸趴踢的人,身上一定要帶有跟「丸」相關的東西,例如繡有丸字的背包,或是日本漫畫火影忍者的漫畫(裡面有個忍術叫螺旋丸),或是衣服上有丸狀物這樣,只要跟丸相關就好。

辭海找了一些朋友來,有十幾二十個,都是我之前見過的樂手或樂團,還有一些駐唱歌手。
當然也包括燕子。

阿尼也來了,還帶了他如藏鏡人一般的女朋友小希。
是的,如辭海所言,小希果然是個大正妹。

我把趴踢的消息告訴婉燕,她開心地在電話那頭叫著:「好玩耶!貢丸趴!是要拿貢丸互丟嗎?好有趣啊!我一定會去!」

電話這頭我乾笑著,提醒著她:「記得要帶跟丸相關的東西啊!」,同時心裡嘀咕「如果是互丟的話我可以丟妳嗎?」

趴踢那天,大家好像偷偷講好的一樣,把這個貢丸趴硬是變成火鍋趴,大部份的人帶來的東西都是丸,有魚丸、蝦丸、花枝丸、炸芋丸。我跟辭海看到傻眼,這麼多丸是要怎麼吃得完?

只有婉燕很開心地說:「哇!好多丸喔!」
我該說她天兵嗎?

我因為已經有了一包四斤重的貢丸,所以不需要準備。
阿尼跟小希帶來了一瓶丸莊醬油,他說他想了很久,帶這瓶醬油絕對不會跟其他人一樣。
婉燕則是穿了一件紅色的帽T,前面帽繩的尾端有兩顆白色的絨球,「這也算是丸吧?丸狀的啊。」他說。

當所有人都已經把自己的「丸相關」拿出來之後,只剩下辭海兩手空空。
「喂!主辦人自己沒準備喔?」阿尼指著辭海說,大家跟著附和著。

只見辭海一臉鎮定,「我當然有準備,而且與生俱來。」說完就開始解他的褲腰帶。

「幹!你又要脫褲子!」我連忙把站在我旁邊婉燕的眼睛遮起來。
「不行喔?我有兩顆丸子啊,在褲襠裡。」
「那怎麼能算?如果算的話我們男生都不用準備了。」阿尼說。
此時大家七嘴八舌討論起來,現場一片鬧哄哄。

只見辭海完全不甩我們的抗議,逕自拉下他的拉鍊。
「幹!辭海!這裡有女生,你不要想不開。」一個樂手趕緊阻止他。
「我們沒關係,他敢脫我就敢看。」說這話的不是別人,就是燕子,「早就聽過他很喜歡脫褲子了,一直沒機會見識,現在終於有機會了。」她說。

燕子話才說完,他立刻就把褲子穿好了。
「哎呀俗辣啦!」、「怎麼穿回去了?」、「快脫啊!」,在場每個人都開始起哄,連婉燕都偷偷地喊著「快脫快脫。」

這時候辭海很冷靜地說:「我只是開玩笑的,你們這麼認真幹嘛,我是把東西放在背後,要解開褲腰帶比較好拿。」

然後他從背後拿出一本書,此時現場一片安靜。他故作玄虛的看了每個人一眼,然後將書高高舉起,「F罩杯日本女優《丸高愛實寫真集》!」他說。

他話一說完就被男生包圍了。

那場趴踢男生有不少的時間都在驚呼丸高愛實小姐快要從比基尼裡面掉出來的胸部,順便討論其他的日本女優。

我是個誠實的人,所以我承認,那些男生裡包括我跟阿尼。

我是沒女朋友的人,所以我沒差。
不過小希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就是了。

婉燕問說,是不是男生都一定會看這種東西?
因為我是個誠實的人,所以我告訴她:「不,不只男生,連猴子都愛看。」

「猴子?」
「對!我大學的時候學校猴子超多!好多學生都被猴子偷過東西,有一次我室友回宿舍當場看見自己的女優寫真集被猴子拿走,他知道那不可能拿得回來了,心裡難過的三天食不下嚥。」
「…………」她瞪了我一眼,似乎不太相信。
「哎唷是真的啦!」
「東西被偷我信,但他難過到三天食不下嚥?」她滿臉的懷疑。
「呃………兩天……」
「………」她瞪著我。
「欸………一天……」
「………」她繼續瞪著我。
「好吧……他沒有食不下嚥,他還是吃得很好………」我心虛的說,她白了我一眼。

「這東西真的那麼好看嗎?」
「就跟妳們女生喜歡看帥哥一樣啊。」
「哪有一樣?我們喜歡看的是穿著衣服的帥哥。」
「在我們眼中,這些拍寫真集的女優也都穿著衣服啊。」
「哪有!」她指著那群男生包圍著的寫真集,「那裡面明明沒穿!」
「有穿,是比基尼。」
「比基尼也算衣服?」
「不然算什麼?馬賽克嗎?」
「哼!反正你們男生都色胚子。」她說。
我沒應她,只是做了個鬼臉。

那天晚上的趴踢分成火鍋組跟烤丸子組,火鍋組是女生組成的,烤丸子組是男生組成的,不過烤的丸子沒幾顆能吃的就是了,因為我們眼睛都盯著寫真集。

趴踢結束,我送婉燕去搭捷運,看見阿尼在追著小希跑。
「別生氣嘛親愛的。」阿尼說。
「你這個色胚!今晚睡沙發!」小希說。

我經過他們的時候本來想停下來多聽幾句,但阿尼送給我一根中指。
唉…………寫書的怎麼這麼沒氣質。

車開到捷運站,我們看見一對情侶在站口緊緊擁抱,抱著抱著就親下去了,這一親不得了,親到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他們兩個人一樣,親到我跟婉燕在車上一直盯著他們看。

「林小姐,妳是打算看他們親完才下車嗎?」
「沒有啊!」她突然被叫醒了一般回過神來
「那妳在等什麼?」
「我想看他們會親多久。」
「我猜這種親法大概會親到天亮。」
「那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啊!」
聽完這話我覺得怪怪的,「我想應該只會是多口渴的一件事吧。」我說。

「你們男人真沒情調。」
「這跟情調有什麼關係?親到天亮肯定很口渴啊,說不定脖子還會扭到或是親到斷氣咧。」我說。
「跟你們男人講情調就像在對牛彈琴一樣。」她說,說完拿了包包就要下車。
「既然妳要講情調……那………」
「那什麼?」她的手指勾在車門把上,但沒把車門打開。
「如果妳下車之前,我們可以來個說再見的擁抱,算是很有情調吧?」

她沒說話,慢慢轉頭看了我一眼。

「是妳要講情調我才提出這個建議的喔,當然妳不抱也沒關係,但不要打人喔,女人要有氣質。」我說。
她聽完愣了一會兒,「喔………」她小聲的說。
「喔是………什麼意思?」
「就………喔……」
「喔什麼?」
「就喔啊………」
「喔什麼啊?」
「就喔咩。」
「我知道啊。」
「就是喔啊。」
「我知道喔,我是問你在喔什麼?」
「哎唷………」
「哎唷跟喔有不一樣嗎?」
「我的天………」
「我的天跟喔跟………」

我話沒說完,她就抱住我了。

「跟……哎唷………好像……不一樣……」我恍神般的把話說完,然後輕輕地抱住她。

一時間我眼前一堆星星,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是一個業務,說話該是我的強項,但這時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大概抱了三秒鐘,「好!抱完了!」她說,說的同時將我放開。
「喔………」
「喔什麼?」
「沒……沒什麼……」
「那我要回家了,拜拜!」
「如果說妳剛剛喔的意思是抱一下,那我喔的意思可以一樣嗎?」
「………」
「妳可以說不行,那是妳的喔,不是我的喔。」
「呵呵!」她笑了出來,「剛剛喔過了,下次再喔吧。」
「喔……」
「別亂喔了,快回家吧!」她笑著說。
「喔喔喔喔喔喔喔………」
她掩著嘴巴大笑了起來,「你有病啊,再見啦!」說完就開了車門,走下捷運站。

而那一對情侶還在抱還在親。

我有點恍神,心裡又有點興奮的開車回家,停紅燈的時候,我從後照鏡裡看見自己正在傻笑著。

回家之後看見門口有一雙女孩子的鞋,下意識地反應,我猜想那是燕子的。

走上樓,我聽見辭海跟燕子在樓上低聲說話的聲音,為了不當電燈泡,我轉進我的房間,關上門洗澡看電視,看著看著,也不知道是幾點睡著的,最後的印象是婉燕傳了app說她安全到家。

隔天一早,我被大仔的電話吵醒,看了一下時鐘,已經快九點了,原來我睡過頭!頭有點重,而且全身痠痛,依稀記得我在夢裡好像一直在跑步,一邊跑一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魯夫!你可以準備回高雄了!」大仔的聲音非常有精神,「有個新業務很不錯,是我從別家公司挖過來的,他答應上台北接你的工作,大概再兩個禮拜吧,恭喜你可以回來了!」他說。

掛掉電話,我仍然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心裡有些失落和空虛。

「………喔……」我自言自語著。












* 喔。*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鏘鏘
  • 頭香~YA!!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