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過後就是大二了,廖神學長邀我跟政業一起住。
「我兩個室友都搬走了,你們跟本神有緣,我們來當室友吧。」他說。

看了他住的地方,我嫌吵,政業嫌小,於是廖神學長退了租約,跟我們另外找了一間三房兩廳兩衛浴的老式公寓。

公寓在三樓,三十年的房子了。老歸老,但很幽靜,也很乾淨,從樓梯間的整潔就看得出來鄰居都很用心在維護的痕跡,每一戶都有盆栽,整排的連棟公寓綠意盎然。

房東是一對退休的夫妻,人很好,因為我們是學生,租金也特別算便宜一些。房東先生說租他們的房子只有兩個條件,一是要我們準時照顧陽台上的花草,二是不能養寵物。

聽到這裡,我跟政業互看了一眼,然後當著房東夫妻的面把廖神學長丟出去。

搬到公寓的第一個晚上,政業就跑到我房間問了我一個很直接的問題:「你到底喜不喜歡君儀?」

我被他問傻了,頓時整個人凍結在原地好幾秒鐘,他走過來敲敲我的額頭,「一二三木頭人?」
我撥開他的手,「你問我這個幹嘛?」我說。
「沒有,我要確定我如果放膽追她,會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友情。」
我看著他,思考了一會兒,慢慢的吐出四個字,「你,神,經,病。」
「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神經病的意思。」
「這表示不會影響?」
「是要影響什麼啊?我並沒有喜歡她啊。」我說。

老天,我竟能這麼自然地對他說謊,也對自己說謊。

「你,確,定?」
「懷疑啊?」
「你,肯,定?」
「真的啦!」
「那,我,要,追,囉!」
「去追啊,干我屁事。」我說。

逞強。幼稚的逞強。

然後,過了幾天,我參與了一場轟動學校的告白。
是,我只是參與,我只是幫忙的。

還記得高三那年,學期才剛開始,凱聖決定向他暗戀了三個禮拜的補習班女孩告白,他跑來找我幫忙。

對了,還有百融。

因為我跟他的補習班不同,我根本不知道那女孩是誰,當然百融也不知道。
他說成敗與否,在此一役,講得好像要打仗一樣。

「這是我林凱聖的超級大絕招!」他邊說邊握拳,信心十足之外還有一種天下無敵的氣勢出現!

當然,只有他自己以為天下無敵。

我是不知道暗戀女生三個禮拜對一個十八歲的男生會產生什麼樣的作用,因為我的思春期似乎來得比其他人還要晚。但從他那段時間的不正常來看,似乎真的有很大的影響。

因為我們蠻常在學校大門口說完再見之後分道揚鑣,然後直接到補習班去報到,他去他的,我跟百融去我們的。但那段時間他總會提前在大門口等我們,然後問我們說:「我看起來怎樣?精神還好嗎?頭髮有沒有亂?」,我們當時覺得很奇怪,一個完全自然派的男生,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娘砲?後來他向我們坦承在補習班看上一個女孩之後,這一切的不正常終於有了合理的解釋。

「你們兩個今天提早翹課,來我補習班樓下等我。」他說。
「你要我們翹補習班的課?」百融問。
「沒有全部翹啦,翹最後一節就好。」
「要幹嘛?」我好奇的問。
「來幫我告白。」
我跟百融一聽,嚇了一大跳,「告白?跟誰啊?」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其實我們本來不想答應,但人性就是這樣,心裡的好奇會趨使你去探究答案,我們不是拗不過凱聖的要求,而是想去看看這女孩子到底長怎樣。

翹了最後一節補習課,來到凱聖的補習班樓下,凱聖已經站在那兒等我們了。
他遞給我們一人一張白色壁報紙,說那是我們要使用的道具。我打開我的,上面寫著「給他一個機會吧。」,百融打開他的,上面寫的是「他喜歡妳!」,還畫了一個很醜的戴墨鏡的男生的臉,旁邊有顆歪歪的愛心。

「這是三小朋友?」百融首先幹譙出來。
「這拿去參加海報比賽都會被劣退啊!」我說。
「幹!你不要打擊我的信心,這畫害我整夜沒睡,畫了三個小時耶!」凱聖說。
「我唸小學的表弟都畫的比你好。」百融說。
「好啦,你們先聽我說完,」凱聖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緊張,感覺他的聲音好像在發抖,「計劃是這樣的,我已經知道她每天都會把車停在旁邊的巷子裡,等等下課後會有至少幾十個人從那巷子經過,但我今天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我不怕被別人看到,只怕被她拒絕。你們等等跟著我尾隨她去牽車,等我下暗號之後,你們就衝到她前面攔住她,打開這兩張,然後我就會跑到她旁邊,單膝跪地,送上鮮花,並且大聲說我喜歡妳,請跟我交往!」他說,說著說著拿出他藏好的花,是好多種顏色的鬱金香。

說完,他笑得好燦爛。
我跟百融卻聽到下巴掉了一半。

「這就是你的超級大絕招?」
凱聖點頭如搗蒜,「對啊!我想了三天!」
「想了三天就兩張海報一束花?這招叫什麼,海報攻擊?」百融說。
「欸!百融!你提醒了我應該替這招取個名字,不過目前沒空,改天再取。我只是想用最直接,最簡單,最有誠意的方法,來做到最驚喜的效果!」他依然興奮著,笑容依舊燦爛。
「驚喜?」百融的表情扭曲,「這應該是驚嚇吧!哪有驚喜?」他說。
「我現在可以退出不幹嗎?」我苦著臉,「你的絕招我沒意見,我只覺得這樣好丟臉。」我說。
「別這樣!你們千萬別臨陣脫逃丟下我一個啊。」
「我們哪算臨陣脫逃,這是你的戰爭,不是我們的。」
「戰爭需要戰友,你們就是我最強的戰友!」他說,同時露出他懇求的眼神。

既來之,則幫之。
我跟百融雖然是千百個不願意,但還是想看看結果到底如何。

「好吧。你先說好,你會下什麼暗號?」百融問。
「等一下你們就知道了,很明顯的。」他說。

然後好戲上場。

我們躲在離補習班門口大概三十公尺的地方,看著一堆學生下課走出來,沒多久
,凱聖像一隻被嚇到的貓一樣聳起他的肩膀,「就是她!那個綁馬尾的!」他說。

我跟百融看過去,至少有五、六個女生綁馬尾。
「幹,哪一個啊?」
「就是那個穿裙子的啊。」
「幹!每一個都穿裙子啊!」
「手上有提一個綠色袋子的。」
「噢!看到了!」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凱聖要告白,但我跟百融卻也跟著興奮起來。

我們保持著跟那女孩的距離,走了一小段路之後,轉進巷子。跟凱聖說的一樣,巷子裡至少有幾十個人在牽車。

我跟百融一邊跟著那女孩,一邊看著凱聖何時下指令。
沒一會兒,我注意到一隻蟑螂從凱聖腳邊經過,凱聖跳了一下,沒踩到。
又過了三秒,凱聖又跳了一下,但這次沒有蟑螂。
再過了三秒,凱聖跳了兩下,這次我跟百融互看了一眼,「暗號?」我說。才剛說完,凱聖就回頭看著我們,用激動的氣聲說:「快點啊!」

幹!這種爛暗號誰會知道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跟百融立刻衝了出去,擋在那女孩前面,打開手上的壁報紙。然後凱聖立刻衝到她旁邊,單膝跪地,拿出他藏在背後的鮮花,大聲地說:「請妳跟………」

然後他就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咳到滿臉通紅。

周圍的人全都因為我們的舉動往我們這裡看,凱聖一咳,他們都笑了。
那女孩本來還搞不清楚狀況,凱聖咳到在地上翻肚的時候,她也笑了。
當然,我跟百融在他咳出第一聲的時候就笑到翻過去了。

任務徹底失敗,女孩一邊笑一邊騎車離開,凱聖還在咳,我跟百融還在笑,鬱金香被凱聖壓到爛掉。

隔天,凱聖到補習班的時候,那女孩對他點頭示意。
課上到一半,他鼓起勇氣寫了張紙條傳給她,上面寫:「昨天……那個……妳願意嗎?」她看了之後,回頭看了凱聖一眼,笑著搖搖頭,就轉頭繼續上課了。

後來我們才知道凱聖連那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搞這種告白的飛機,於是他多了一個外號叫天兵。

過了一陣子,其實也才兩個多禮拜,凱聖走出被拒絕的情傷,回復他本來自然派的性格。

「情竇初開,好傻,好真。」這是他為這段暗戀下的評語。
我跟百融補了後面三個字:「好白癡。」

然後,過了高三和大一的兩年,我再一次被好朋友徵召,加入幫忙告白的行列。這次不是凱勝,也不是百融,是政業。

過了一個暑假,有些人曬黑了,有些人胖了些,有些人瘦了點,有些女生開始學會化妝,有些男生開始變得三八。

整個暑假,我都待在台中家裡。政業回到南投幫忙採茶,廖神學長在雲林陪女朋友,凱聖跟李夜柔的關係似乎發展的不錯,他回台中沒多久就跑回台北了,百融剛考上清華,整個暑假都在打籃球,發洩這重考一年的悶氣。

君儀回到台南,偶爾打電話找我聊天,談話當中得知政業暑假一共到台南找她三次。她說他知道政業對她的感覺,但她認為當朋友會比較單純。

我曾經想過是不是要把君儀的想法告訴政業,這樣至少他可以免去被拒絕的痛苦。但後來還是作罷,我想我沒辦法替政業決定什麼,「說不定君儀跟他在一起會很開心。」我心裡這麼想,卻有點失落。

我說過,我的思春期來得比許多人晚,到了大一我才第一次知道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我甚至想過,如果不是一直有機會跟君儀相處,說不定愛情到現在還沒來敲我的門。

政業的告白不像凱聖的粗糙,當然也沒有那麼白癡。
但不管怎麼樣,告白所需要的勇氣卻是一樣多的。

他選擇在我們暱稱為「春天」的萊茵餐廳告白,中午吃飯時間,餐廳人很多。他要我們班女同學幫忙把君儀拉到春天吃飯,然後自己走進去大喊:「王君儀,我喜歡妳!」

那我的作用是什麼呢?
我是那個在旁邊幫忙拍手喊「在一起!在一起!」的小角色。

整間餐廳鬧哄哄的,不認識的人也都加入了拍手喊在一起的行列。我看到政業走到君儀前面,然後一把把她抱住,全場一陣歡呼。

那時,我心裡酸了一下。

那天,學校的BBS站有七十幾篇文章在討論「今天中午在春天有人告白」,好多人都在問結果到底是告白成功了沒。有人說都抱在一起了當然是成功了,有人說女主角一句話都沒說,結果還不一定。連我們班同學都去回覆討論串,他們也說不知道結果是什麼。

我知道結果是什麼。

君儀當晚約政業一起去吃晚餐,單獨,一對一。政業滿心歡喜,選了一間一客五百元的鐵板燒。兩個人在吃飯的時候聊得很開心,彷彿告白之後的尷尬在他們身上起不了任何作用。

吃完之後,政業請來服務生買單。
當服務生把單子放到桌上的時候,君儀遞出了一張五佰塊的鈔票。

「朋友之間,請來請去何時了,我們各付各的吧。」君儀說。












● 我參與幫忙告白的行動,目前勝率是零。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
  • 很棒喔,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