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她」很美。

多美?
美到凱聖看著她流口水,美到百融當下就想為她寫一首詩,美到其他的男性顧客都不自覺地多看她幾眼。

美到我覺得自己的世界因為她的出現瞬間安靜了下來。

她穿著一件彩虹色相間的上衣和一件黑色牛仔褲,跟她朋友選擇了一個離我們大約五、六公尺的地方坐下來,我以為我看見一道移動的彩虹。

我們這麼明目張膽地看著她,她當然也注意到了周遭投射過去的眼光,她掃視了周圍一遍,視線最後停在我的注目上,接著,我發誓她微笑地對我稍微點了一下頭,我就像一顆被丟進超高溫火爐的冰塊一樣瞬間溶化。

她這個小小的動作,百融跟凱聖都注意到了,他們立刻轉頭問我:「你認識?」

我搖搖頭,「不認識……」
「屁!你一定認識!」百融抓著頭。
「真的不認識!」
「那她跟你點頭幹嘛?」凱聖半崩潰狀態說著。
「我怎麼知道?大概是因為……我比較帥吧。」說著,我驕傲了一秒。
「屁!你哪裡比我帥?」百融輕蔑地說,「而且照我剛剛的觀察,她一定不是個只看外表的人。」
「哇銬!觀察咧!剛剛是多久的觀察?十秒?二十秒?這樣就能看出她不是個看外表的人?透視術是嗎?那你要不要順便透視一下她的胸圍多少?」凱聖說。

然後我們停下爭論,把視線移到她的胸部。
她正在忙著擠哇沙米,所以沒注意到我們正在「觀察」她。

「應該是……32C?」凱聖說。
「幹!你考前猜題有這麼認真嗎你?」百融從他背上怒尻一拳,「我覺得應該是34……」他說。
「拜託你們放尊重一點,不要意淫我將來的女朋友。」我說。

說完沒多久,他們兩個想用哇沙米當場將我噎死。

大家都知道凱聖是個非常自然的人,所以他首先發難完全不怕害羞臉紅不好意思地跑去搭訕一點都不意外。不過在他出發之前,我不斷地恐嚇他說我會把這件事告訴李夜柔,加上百融一直在問李夜柔是什麼鬼,我回說她不是什麼鬼,她是凱聖的女朋友等等,這似乎影響了他搭訕的勇氣。

於是他只是走過去,站在她們桌子旁邊,然後跟坐在對面的她的朋友說話。大概才三十秒不到吧,他故作鎮定地走回來,坐下之後深呼吸一口氣,我跟百融沉不住氣,追問他到底說了什麼。

「她好香啊……」這是凱聖的第一個回答,我跟百融手裡握著哇沙米準備往他的鼻孔擠。

「好啦好啦我說啦,我剛剛走過去啊,因為她的光芒太耀眼了,導致我無法直視,只能轉頭問她的朋友。」他說。
「你問什麼?」
「我問說………天母東路要怎麼去?」

你看過有人在迴轉壽司店裡面問路的嗎?
不過我跟百融都很高興,為此我們還舉起茶杯慶祝他的搭訕失敗。

然後百融躍躍欲試,我本來想勸退他,告訴他清華文學院的女孩子很多,不要來台北跟我搶,但是他像聾子一樣沒在聽我說話,完全陷入他的思考中,大概一分鐘後,他說:「坐而思不如起而行!」,說完就站起來了。

我趕緊拉住他,「等等,你是要行什麼啊?」我好奇的問。
「葉大人,你別衝動啊。」凱聖說。
「你們聽我說,」百融轉頭看著我們,「我們的目的是要認識她,對吧?」
「對。」我跟凱聖異口同聲。
「要認識她就要去問對吧?」
「對。」
「要問就得走過去對吧?」
「對。」
「既然都要走過去問,就直接問就好,不需要思考太多了!」百融有自信地說著。
「葉大人,千萬別衝動啊!」凱聖說。
「那換我問你,」我說,「肚子餓要吃飯對吧?」
「對。」百融說。
「既然有吃就會有拉對吧?」
「對。」
「那要拉的時候就要脫褲子對吧?」
「對。」
「不對!」我立刻反駁他。
「為什麼?」
「因為你也可以拉在褲子裡。」
「趙克愚你是在胡說什麼?」
「我才想問你在想什麼咧?你什麼都沒想就走過去,就會像大便失敗一樣拉在褲子裡。」我說。
「這可不一定,照我剛剛的觀察,我看得出來,這女孩子一定喜歡直接不拐彎抹角的男生!」百融說。
「葉大人,你的觀察一向不準就甭提了,千萬別衝動啊……」凱聖說,話還在嘴裡吐著,百融已經走過去了。

只看他很勇敢地直接面對她,似乎還對她點頭行了禮才開始說話,坐在她對面的兩個朋友面帶訕笑地看著百融,我相信她的好朋友一定常遇到這種男生搭訕她的狀況,所以習以為常,能輕鬆面對。

百融比手畫腳像是在演講一樣地對著她滔滔不絕,她也笑著跟他聊起來,我跟凱聖看到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難到他這麼衝動地衝過去真的不會大便在褲子裡?

整整三分多鐘,我有計時,他跟她對話了整整三分多鐘,比起凱聖的三十秒不到要強上好幾倍。

「太強了啦百融!」他走回來坐下的時候,我拍著他的肩膀歡呼著。
「葉大人,我對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呃……凱聖的廢話我就不補充了。
「哼哼,知道厲害了吧。」百融非常驕傲地笑著。
「厲害厲害!所以你要到她的名字了?」我問。
百融搖頭。
「那……電話?」
百融又搖頭。
「那………Email?」
百融還是搖頭。
「你搖頭是什麼意思?沒要到?還是不只要到這三個?」
他又搖頭,然後露出非常有涵意的笑。
「這笑是什麼意思?」
「葉大人,你這笑……」
「閉嘴!」
「我的笑,是一種哀悼。」百融說。

聽完,我跟凱聖摸不著頭緒。
「你是在說三小?」
「葉大人,清華怎麼會把你教成這樣?」
「銬!難到你們看不出我笑裡的哀傷嗎?」
我跟凱聖互看一眼,同時搖頭。
「唉,算了,我就告訴你們吧,我的笑,是在哀悼我的失敗。」他說。

後來他解釋了一下他為什麼跟她聊這麼久,因為她一直在問他為什麼要問電話,為什麼要問名字,然後她的朋友又補充說明,說她從來不曾答應任何搭訕的男生要電話的請求,今天也不打算破例。

講到這裡,她站了起來走向洗手間。
我們三個一直目送她,直到她進入洗手間的門口。

這時,她其中一個朋友就走過來了。她穿著藍色的衣服,所以我們叫她小藍。
小藍說:「如果你們想要她的電話,最好想一個能讓她感到新奇的方法。她是個喜歡新奇事物和驚喜的人,而且你們男生跟人家要電話至少要拿出一點誠意,動動腦筋吧?」說完,她趕緊回到她的位置,裝作一切都沒發生。

這時,凱聖跟百融看著我,我也看著他們。
百融說,他這輩子第一次鼓起勇氣搭訕就被重重打擊,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方法。凱聖說,為了不讓我跟李夜柔告狀,他還是乖一點比較好。

突然間,我靈機一動。跟店方要了一張紙一支筆,在上面寫了:「我叫趙克愚,我穿紅白格子上衣。到今晚十二點前,妳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考慮願不願意告訴我妳的名字,不用打電話,簡訊也可以。這是我的大膽和我的誠意。原諒我字醜,因為手在抖。0936XXXXXX。」

我在紙的背面寫:「給穿彩虹上衣的女孩」,然後對折,讓紙可以立起來。接著我拿一個空盤子,把紙條放上去,再蓋上保鮮蓋,放到迴轉軌道上。

那張紙條經過的位置,每個客人都在看,都在找穿彩虹上衣的女孩,連店員都看見了,但他們沒有把紙條收下來,似乎他們也想看會發生什麼事。

百融跟凱聖說:「克愚,這個方法不是最蠢,就是最強。」

紙條跑到她的面前時,她的朋友替她把盤子拿了下來。三個女孩沒人第一時間把保鮮蓋掀開,她們的動作就是一直笑,一直笑。笑到其他在關注的客人也笑了。凱聖笑了,百融也笑了,只有我笑不出來。

我根本就要心臟病發了!

如果你想知道後續發生什麼,坦白說其實沒什麼很驚豔的。
因為他們兩個因此而興奮到吃不下,我則是緊張到吃不下。我們匆匆地買了單就離開迴轉壽司店,在我們離開之前,保鮮蓋還是蓋著的。

我鼓起最後的勇氣看著她,揮手說再見。

然後我就後悔了,我非常徹底地後悔。
我後悔為什麼我寫的竟然是晚上十二點前,而不是五分鐘或十分鐘。這下場就是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腹痛如絞,緊張到整個人冷汗直流。

後來我跟凱聖、百融去看電影,但我根本無法專心。走出戲院我還問他們說剛剛看的電影叫啥名字?
看完電影我們真的餓了,到夜市從頭吃到尾,他們問我想吃啥,我說「藥燉水煎包」,你看,我連講話都失神失神。
接著,我要他們陪我一起等電話,至少到十二點他們都別離開我身邊,我不要一個人面對這種煎熬。

很慢的,很慢的,晚上十二點到了,我沒收到訊息,電話也沒響。
凱聖接到李夜柔的電話,先走了。
沒多久後百融說要坐車回新竹怕太晚,也離開了。
我一個人坐在大安森林公園,不停盯著電話,像個白癡。

回到公寓,近凌晨兩點,政業在泡茶看電視,廖神學長在房間裡面莫名其妙在練倒立。

「你在幹嘛?」
「我在降低脂肪堆積效率。」廖神學長說。
「用倒立?」
「對啊,你不知道嗎?這樣會使自己腹部的脂肪堆積效率降低百分之二十一,也就是你會胖得比較慢。」
「是喔!誰說的?」
「我前幾天看報紙的,英國研究。」
「是喔!我上個月也看到英國研究說發燒時接吻三十分鐘以上可以有效退燒。」
「幹!真的假的?太扯了吧?」
「還有另一個一樣是英國研究說情侶最容易吵架的日子是星期四。」
「咦?真的嗎?」廖神學長說完就開始陷入回想,看也知道他正在想上次跟女朋友吵架是星期幾。

抱歉,廖神學長總是比較搶鏡頭跟話題,你知道的。
我們回到手機。

就在我已經放棄等待要去洗澡睡覺的時候,手機收到訊息。

她的訊息這麼說:
「不好意思,我多考慮了兩個小時。我叫顏芝如。」













● 那天的迴轉壽司,我們都只吃了三盤。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