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從家裡搬到學校宿舍,再從學校宿舍搬到公寓的經驗來看,大部份的男生行李似乎只要兩個行李箱以內就解決了。行李箱裡當然裝了所有的東西,甚至包括鞋子、書、所有的報告跟自己的筆記型電腦。

而女生就不一樣了。

我沒幫女生搬過家,我不知道這過程竟是如此複雜。搞得像是雨林大災難後的動物大遷徙,但明明遷徙的就只有一個人。

凱聖說他幫李夜柔搬家三次,一次都會花兩天的時間。第一天是把所有的東西裝箱,第二天才是搬運和歸位。他也很難想像一個大學女生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東西。

「大部份都是衣服跟鞋子。」他說。
「是的,沒錯!」我點頭稱是。
「而且箱子通常都塞到滿出來。」
「是的,沒錯!」
「最恐怖的是她們好像很喜歡搬家,每次租約都只簽一年,一年後就要再換地方。」
「真的嗎?」
「真的啊,她們好像很喜歡換房子住的新鮮感。」
「會不會是不喜歡大掃除,所以乾脆搬家?」
「大掃除跟搬家的麻煩程度相比,我選大掃除。」
「我也是。」

為什麼選大掃除?
因為搬家後要把房子還給房東,還是要來一次大掃除啊!

那天顏芝如跟我約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我沒去過,那是她男朋友的房子。
見到她的時候,她依然亮麗,而且戴著墨鏡,脖子上圍著圍巾,黑色毛衣顯得她的身材更細長。

我把梗梗停好之後,看見小藍從屋子裡走出來站到她旁邊,「嗨!克愚,好久不見。」她說。我點頭對她笑了笑,「對啊,好久不見。」

「我之前常聽到芝如講起你。」
「是哦!會不會都是難聽話?」
「不是哦,她說你是個很好的男生。」
「真的嗎?」我看了一旁的顏芝如一眼,「那她真是不嫌棄。」
「你這麼優秀,她怎麼會嫌棄你。」
「噢!夠了夠了,別再誇我了。今天找我來是?」
「想要麻煩你幫點忙,幫芝如搬家,我們兩個女生實在力氣有限,加上東西不算太多,請搬家公司來很貴。」
「幫忙沒問題,但我只有摩托車欸。」
「別擔心,我們有跟朋友借車。」
「是哦!那就OK,所以要我把東西搬出來,是嗎?」
「是,我們一起進去搬吧。」小藍說。

一直到這時候,顏芝如沒說半句話,只對我微微一笑。
我看不透她的墨鏡,不知道她的眼神想傳達出什麼訊息,或是正在傳達什麼訊息。

我只能說,她男朋友應該是個有背景的律師,因為那個家有點高級。光房子外表跟地段看起來就知道那房價可觀,一進到裡面更是大開眼界,我想是我見識淺薄,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光是那個門鎖上有數字按鈕我就整個很吃驚。

門一開,我連話都說不出來,那大概只能在裝潢雜誌上看見的房子,現在就真實地擺在我面前,裝潢很美就不用說了,連放在櫥櫃裡的酒看起來都有點貴……噢不,應該是很貴。

不過那櫥櫃的玻璃是破的就是了,感覺櫃上的酒應該也不只那三、四瓶而已,本來應該更多。

顏芝如的東西就如小藍說的,不算太多,大概就十八箱而已…………
上面標示著鞋子、書、日用品、衣服………等等,光衣服就已經九箱。

她們借到的車子是一部商貨兩用車,車門上還有公司的名字,把那十八箱放上去剛好整個塞滿,坐在副駕駛座的人還得抱一箱。

她們問我會不會開車,我搖搖頭。於是小藍跳上駕駛座,顏芝如坐到副駕駛座,我覺得她抱著一箱東西可能不好坐,所以把那箱東西放到梗梗上載著。

一直到這時,顏芝如還是沒對我說一句話。

目的地到了,小藍說那是她家。準確地說起來是她跟她男朋友的家。
那一樣是一排公寓,沒電梯,樓高五樓。屋子裡小小的,兩個房間,沒什麼裝潢,不過感覺很溫暖。小藍說,顏芝如要在她那兒將就一陣子,等畢業後就要老家了。

我這才想到,我從不知道顏芝如是哪裡人。但這時候好像不太方便問,因為從到小藍家一直到十八箱東西都搬完,她還是沒跟我說一句話。

小藍拿了一瓶飲料給我,是麥香紅茶。她邀我坐下休息一會兒,我站在門口說沒關係,沒事了的話我就要先走了。

這時顏芝如轉頭跟小藍說了一些話,但音量不大,我聽不清楚。接著她走過來牽著我下樓梯,我第一次被女孩子牽住,手心感覺到來自她的體溫與皮膚的細嫩,突然整個人都傻了。

她拉著我走到附近的小公園,有個媽媽帶著一個小男孩在玩翹翹板。

「克愚,謝謝你。」她終於說了第一句話,手同時放開。
「噢!……呃……」我還在那點驚嚇當中,「不會啦……」我說。
「還記得我們之前的最後一通電話嗎?」
「噢!記得啊,跨年那通嘛。」
「你知道嗎?我好多次好多次都希望能時光倒流,回到你約我一起跨年那天。」
「回到那天幹嘛?」
「回到那天,我就不會答應讓他來找我,也就不會有那個被你看見讓你傷心的擁抱,也就不會答應他復合了。」
「你們……怎麼了………嗎?」

我問得小心翼翼,但她卻開始沉默。
我找了一個公園椅坐下來,也拉著她一起坐著。不遠處在玩翹翹板的小男孩玩得很開心,發出驚人的尖叫聲。

「已經天黑了耶,妳要不要拿下墨鏡啊,這樣會看不到路的。」我說。
她緩緩地轉頭向我,然後慢慢地把墨鏡拿下來,她右眼是腫的,眉毛與眼睛之間,有一道深紅色的傷痕,看起來縫了幾針,我嚇了一跳,「妳怎麼了?」我說。

她經過一段平靜的時候,才慢慢把事情從頭到尾告訴我。

她跟男友前幾天大吵了一架,原因還是女人。
她壓抑不了怒氣,用桌上的煙灰缸打破她男友的頭,他推了她一把,撞破了櫥櫃的玻璃,割傷了眼睛,再差之毫釐可能就會失明。

因為她說的話有很多情緒性的字眼,我也只能聽,所以就跳過去吧。
說到後來她抱著我哭,我除了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旁邊那位媽媽帶著小男孩離開的時候斜眼看著我,我從她的眼神中讀到「你把女孩子惹哭真是該死」的訊息,我真想跟她解釋說「兇手不是我啊大姊!」

我記得我爸媽以往的吵架,大多是講話大聲,然後突然安靜無聲,從沒有暴力情況發生。最暴力的那次吵架原因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我媽氣得把鍋碗砸了一地,我爸開了門就出去,一直到半夜才回家。

我媽等在客廳,我爸看著她,一句話沒說,兀自走進浴室洗澡。
等他洗完澡出來,客廳的桌上多了一盤水果跟一張紙條,我媽已經睡了,我爸打開電視,按了無聲,一個人靜靜地吃完水果,那晚,他就睡在客廳沙發上。

隔天,一切如昔,我媽跟往常一樣買早點回家,跟往常一樣叫我們起床上學,跟往常一樣跟爸爸一起坐在餐桌上吃早餐,跟往常一樣,她會替我爸帶一份報紙回來,兩夫妻分著看。我爸先看社會版,我媽先看民生版,然後交換。

我不知道那張紙條上寫什麼,因為我們都只敢躲在樓梯上偷看。
我哥、我姊都不敢說話,我更是皮皮挫地抓著他們的衣服躲在後面,那時候我真希望有個神能出現,而那個神能很快地讓爸媽回復正常。

最好是永遠都不要再吵架了。

長大後發現,別說夫妻之間,就連朋友間要不吵架都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可惜這世界沒有神,又或是神並不管這方面的事,人大概就是要一直吵一直吵才會吵出一個平衡點,同時也找出相處的方法。如果平衡點跟方法都吵不出來,那就是分開的時候了。

「是分開的時候了。」她說,「真的是分開的時候了。」
「嗯,我還是那句話,想清楚就好。」我說。

那天晚上,我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聽她說,盡可能安慰她。
一直到她感覺平靜許多,把悶在心裡的話說出來之後也輕鬆了許多之後,我才騎上梗梗離開。

離開時,她給了我一個擁抱,再次跟我道謝,說一定要讓她請吃一頓飯。
我說飯隨時都可以吃,先把自己的狀況調整回來比較重要。

那天之後,顏芝如又開始天天跟我msn,就連我不在電腦前面,回家之後也能看到上面一堆訊息。她說她男朋友這陣子沒有再找她,她也很努力在走出傷痛,希望能過平靜的日子。

政業說,我跟顏芝如之間好坎坷,就是一直在錯過錯過。廖神學長也附和,說雖然他不看好美女配野獸,但深知我是個好人,美女跟我在一起應該會很幸福才是。

我拿筆在中指上畫了一個笑臉回應他。

有一天她問我,跨年那天那通電話裡,我那句「我更喜歡妳」,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回說「真的啊。」,她給了一個開心的表情。

這個開心的表情,丁尹也發過一樣的,我想她們用的是同一個圖庫。

丁尹後來問我,那天我臨時離開,是不是朋友有急事?
我點頭,說有個朋友要搬家,把我叫去幫忙。

「是女孩子嗎?」
「嗯,是的。」
「前女友?」
「我沒交過女朋友,哪來前女友?」
「那……是你跟我說過的,喜歡的那個………過去?」
「是的,就是她。」
「那………看起來還沒過去………」
「呃………也不是這麼說……」
我想解釋些什麼,她打斷我的話,「不說這個,克愚,我們出去走走吧。」她說。

第五張照片,是我跟丁尹躺在福隆沙灘上,各自伸出一隻手,用天空當背景所拍的。照片裡的兩隻手都比著一,在天空交叉成一個X。

我問她「為什麼要比X?」她說:「這是在做記號,表示我們來過。」
我又問,「像是小狗在樹下撒尿的那種記號?」
「我很歡迎你在這裡學小狗撒尿,我會完整記錄下來。」她說。

接下來的照片,淡水、八里、行天宮、象山頂、烘爐地、宜蘭………等等,我們去過的地方通通都做了記號。除了X之外,她也拍了我很多奇怪的照片,躺地上的、趴在梗梗上的、手插腰望著海的、跟神明祈禱的、頂著下巴發呆的。

有一天,丁尹買了相簿,說這本相簿可以放六百張照片,她要我把洗出來的照片一張一張放進去。

我問她:「拍得了這麼多嗎?」
她說:「六百張很快的。」
「感覺妳給了我一個功課,像是小時候的六百字作文紙,一定要寫完一樣。」
「我會陪你一起寫。」
「寫完會怎樣?」
「寫完你就知道了。」她說。

三月的研究所考試,考得我是疲於奔命,帥氣的臉上冒出痘痘。
百融從新竹上台北陪我考了一場,說那是他要還給我跟凱聖的人情。「你們在我重考那年陪我,我要陪回來,以免相欠。」他說。

可惜,凱聖並沒有考研究所的打算,百融這個人情還不了。凱聖說他要直接投入職場,先賺點錢還助學貸款再說。

研究所成績出來,不甚理想,只有一所正取,其他都是備取六、七。而那所正取,是我最不想去的學校「東華大學應數所」,因為距離太遠,它遠在花蓮。

丁尹說,先當兵也不錯,把欠國家的先還一還吧。「我會去部隊看你,拍一些你光頭的樣子。」

顏芝如說,她就是花蓮人,去花蓮唸書雖然不比大城市,而且可能有點無聊,但風景優美,可以修身養性啊。「我支持你去東華,我回家時會去東華看你的。」

君儀順利考上了成大中文所,她知道我錄取東華,一直鼓勵我去花蓮,「那我就多了一個朋友在那裡,哪天去玩可以投靠。」

其他兄弟們除了廖神學長之外,對我要不要唸研究所的看法都是「你爽就好。」
廖神學長則是說:「都考上了還不去,是這麼想當兵嗎?」

好吧,那就去當兵吧。

















● 我哥:當憲兵比較帥! 我:你都當完了也沒比較帥。 (被扁)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