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台灣這幾個月來最常佔據新聞版面的人,除了陳水扁總統之外,就是王建民了。


                                                                               


相較於有關陳水扁總統的新聞與事件,王建民的新聞正面了許多。當然,這必須撇開他拒絕了台灣所有媒體採訪的事情不說。以我只是一個小市民兼小國民的立場政治之事,我沒有發表言論的空間與興趣。不過,身為一個支持棒球運動的球迷來說,王建民的大鳴大放,確實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欣喜。


                                                                                


畢竟政治與棒球,我個人覺得棒球有趣多了。


                                                                               


開始對王建民有印象,要從2000年台灣自行舉辦的亞洲四國五強棒球賽說起。當年王建民才20歲。代表中華藍隊先發對日本,那一顆顆超過150公里的快速球,深深抓住了美日職棒球探的心,也替他自己抓住了向外發展的契機。                                                                               


                                                                               


2002年的釜山亞運,當時中華代表隊的王牌投手宋肇基,在投完三局以五比零落後的情況下交由王建民接替,不僅讓日本隊從第四局開始掛蛋到比賽結束,還在第九局演出日本隊滿壘卻一分未得的經典戲碼,雙方在正規九局賽完仍以五比五僵持不下。十局上,中華隊先是得到全場比賽第一次領先的一分,也就是致勝的一分,接著王建民在教練團的叮囑壓力之下,銜命死守十局下日本隊的反攻,果然讓日本隊無功而返。終場不僅僅打敗了亞洲第一的日本,也拿回了亞運銀牌歸國。


                                                                               


2003年日本扎榥亞運,是2004年奧運代表權的前哨站,王建民在對韓輸不得的壓力之下,在他的投球局數中,僅僅讓韓國因為我們的失誤得到兩分。最後中華隊以五比四逆轉勝韓,留下一臉錯愕的韓國隊。


                                                                               


他為台灣爭光的豐功偉業,在此已經無需再多做贅述了。然而他日前親自以英文發表聲明不再接受台灣媒體採訪的事件,紮紮實實地踩了一下台灣媒體的痛腳。


                                                                                


這不禁讓我開始去思考,王建民成為台灣之光之後的哀與愁。


                                                                               


我想,身為一個球迷,最簡單也最不逾矩的,就是支持他的每一場比賽。他投得好,我們要為他開心,以他為榮。他表現失常,我們要不棄不離,繼續給他實質的鼓勵。


                                                                                


再重申一次,這是身為球迷最簡單也最不逾矩的表現。


                                                                               


                                                                               


但是,當我們透過媒體了解他在場上的每一個投球時,我們最不希望看見的,就是他為了比賽以外的事情而心煩。畢竟,那並不是他應該承擔的。                                                                               


 


台灣媒體被踩了一下痛腳,最直接損失的,是一個個只想看王建民比賽的球迷。以最純粹的棒球運動當做出發點,媒體的功勞與貢獻,或者必須說是媒體的責任,便是仔細地報導王建民在場上的表現。當媒體已經盡善盡美的做到了這一點,身為球迷的我們當以感謝的心態給予媒體鼓勵。


                                                                               


但是當媒體錯以為挖出許多當事者的私人新聞能吸引觀眾的眼光時,甚至以為那會是球迷關心的事件時,便是我所說的逾矩了。


                                                                               


我不能預設王建民的立場,去臆測他在夜裡深思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與想法,因為那也逾矩了。但以一個普通人的心情為出發點,我想反問的是媒體朋友們,這些不應該被報導或是炒作的事件發生在你的身上時,你們的感想如何呢?說句玩笑話,王建民的身世經過報導之後,他的伸卡球球速就能超過160嗎?                                                                               


                                                                                


人紅事非多,人怕出名豬怕肥。這樣的情況一再一再地在每一個當紅的人身上發生,若當初有選擇不紅的權利或機會,我想,每個人都不希望面對這種紛擾。


                                                                               


王建民會不會因此而哀?我無法臆測,也無從得知。


王建民會不會因此而愁?相同的,我也無法臆測,無從得知。


                                                                                


但是從他的聲明書上面所言來看,他的哀與愁,清清楚楚地在他的字裡行間深切地透露。若大家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對的事,做本分的事。在不造成紛亂與困擾的情況下,每一件事情是不是都能皆大歡喜呢?                                       


                                                                               


不管如何,王建民加油,球迷加油,媒體朋友也加油。大家都不逾矩,世界會比較簡單而美妙。


                                                                               


好好的欣賞球賽吧。其他與球賽無關的事,都逾矩了。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