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休假。好想好想!」


這是在台北工作的表弟這次回高雄老家跟家人同聚餐時,席間不斷重覆的話。讓人不免去懷疑他是不是在二十七歲這種黃金年華就得了嚴重的職業倦怠症。


                                                                               


會有這種懷疑其實是有原因的。他是個很注重規劃的人,他人生的每一個步驟都在他的規劃當中,他的規劃就是絕對的宗旨或主義,人能反之或勸之,但絕無法變之。


                                                                                


所以,他每年都有出國計劃,每一段時間都有環半島、環全島計劃。他身上沒有背負任何債務,家庭也無須他的資助。「一人飽全家飽,閒閒沒事到處跑」就是我對他的形容。                                                                             


                                                                                


如此穩定又快樂的人,竟不斷地在家庭聚會當中嚷嚷著要休長假,這點雖然引起我的擔心,卻也引起了家人的關心。爺爺奶奶問他是不是身體出了狀況?舅舅舅媽問他是不是工作壓力難以寧息?                                                                               


 


當然,跟他一起長大的我,了解他的程度不亞於他的父母。他其實只是厭煩了工作的乏味,他想來個「大計劃」逃離這些瑣雜的紛擾事,並且快活一陣先。


                                                                               


這讓我想起了我的國中同學阿吉,還有我的大學同學阿倫。


                                                                               


阿吉在科學園區工作,年收入也在前年突破七位數。阿倫則是在台中一家出口零件廠工作,雖然年薪未達七位數,倒也已經十分接近了。                                                                               


                                                                               


這兩個人在前一陣子都不約而同地對我問了一個問題。


「你每天都放假,感覺很好吧?」


                                                                                


當然,我大概可以知道他們的麻煩出在哪裡。他們用絕大多數清醒的時間還有知識與勞力換來還算不錯的酬勞,但卻沒有把這些換來的酬勞用在犒賞自己身上。時間久了開始會問自己「怎麼事情做得越多,錢也賺得越多,卻越覺得空虛呢?」


                                                                               


阿吉跟我說了一大串渡假計劃,邀我加入他的行列。阿倫則是告訴我他一定要趕快想辦法存夠錢跟女朋友結婚,利用婚假好好地出去玩一玩。


                                                                               


就因為他們覺得休假不易,所以看著我這個不需要上班就會有版稅進帳的所謂「作家」的生活就十分地羨慕。我跟他們說,其實每個人看我似乎都只有羨慕,不用上班沒有工作壓力又不擔心經濟來源,如此活著真是愉快。但其實我並沒有把「不用上班的日子當休假」,因為那是我的「上班時間」。


當然,這個說法引起他們皺眉頭咬牙瞪眼的反應,他們覺得我的說法像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但,我不能怪他們誤解我,因為他們並不能了解其實我的上班時間,腦袋裡隨時都在想著可以成為故事的題材。我跟他們沒什麼多大的不同,頂多只是我沒有老闆,而我上班的地點和時間也不同而已。


                                                                               


對此,表弟在聚餐那天問我,他說我的問題可能反而比較大,因為我根本不能了解到底什麼時候才是我的「休假」。所以如果一旦我讓自己休假了,那我會有休假的快感嗎?


                                                                               


好吧。這個問題問得好,我頓時也困惑了好一陣子。如果我真的要放假了,那麼,


能夠保證我的腦袋不會習慣性的「上起班來」嗎?曾經我在一次大學同學會的續攤當中因為某個畫面大叫了一聲,說我終於想到我要寫什麼了。結果引來同學的一陣噓聲,他們說我把「工作帶到娛樂上」,這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天!這讓我想起有句話說「別把工作帶回家,那是愚蠢的」。那麼,像我這種必須在家工作的人,又隨時隨地都在想著故事創意的人,是不是很愚蠢呢?


                                                                               


「我要休假!我也想休假!」行筆至此,我突然想學學我表弟,來個大計劃出國去逃避逃避吧。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矞
  • 然後回台灣寫遊記嗎? XD

    還好我只要看窗外的海就算小小的放假了~

    那你看書的時候算不算放假ㄚ?
  • 悄悄話
  • rainbowdream
  • 就算休息也會習慣性不自主的停歇不下創意的思考,這點真的很遭!

    就像,熟睡中卻又作了個夢,那還算休息嗎?

    雖然身體在休息,心卻沒

    許多職業,也許也是如此,職業病,真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