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個小偶像


 


今年剛升上國二的表弟,有個很有文學氣質的名字,叫做之榳。他在我們家同輩裡總排行是倒數第二,也只比最小的表弟大了一歲多些。但他們兄弟兩截然不同的特質,從小學三年級就已經看出來了。「天差地遠」是他們的爸爸對他們的性格差異所下的評語。雖然我覺得這四個字有些失準,不過今年的之榳確實讓我刮目相看!


 


他的母親是英文教師,從小給他的家庭課後教育也大都以英文及藝術為主,他的媽媽說:「學校已經有教的東西,我不需要再花時間來教他。」於是,之榳國小時的英文程度已經接近高中,在鋼琴與繪畫上的成績也一直為自己的人生添加了幾張彰顯榮譽的獎狀。但在他升上國中之後,他悄悄地自己申請了部落格,在部落格裡寫了許多東西,甚至有幾篇是他準備拿到學校或全國去參加作文比賽的草稿。在那字裡行間,我看見了不屬於他十三歲的成熟,他把第一張全校作文比賽國一組第一名的獎狀形容為「一個送給自己的禮物」,這讓我的感動不禁由衷而生。


 


原來,他愛死了創作這件事。相較於英文與藝術,他覺得文字創作更能讓他看見自己。這就像我當初走過的路一樣,因為這條路的前方真的太不明朗,能見度幾乎等於零,但就因為一切都太朦朧了,不冒險地走這一回,心裡不太甘心;但又擔心母親可能會干涉這樣的行為,所以我說他悄悄地設立了自己的部落格,悄悄地在上面開始寫自己的生命。


 


對,他已經開始認真的為自己的生命寫故事了。


 


上禮拜小舅舅(之榳的爸爸)打電話給我,他向我要了一本我的新作《寂寞之歌》,我本以為是小舅舅想讀一讀我的創作成長,沒想到他說,那是之榳要的。


 


我必須坦白,我個人認為《寂寞之歌》有別於我之前所有的作品,那性質差異確實很大,我並不覺得之榳可以從中看出我想表達的意界。這麼說並不是在讚揚自己的進步,而是在表達我錯誤的認知。


 


什麼錯誤的認知?對之榳的錯誤認知。


 


在他對文字創作這條路的興趣表象並不那麼明顯之前,我真的不認為那些我在書中寫下的寂寞是他可以理解的。一個十三歲的小小男生,怎麼會知道什麼是寂寞呢?就連已經而立之年的我都認為我在書裡所描述的寂寞未盡其誼,怎麼他能看得懂呢?


「哥哥,我可以知道你為什麼會寂寞了。」這是他在電話裡告訴我的話,起初,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喔?你知道啊?為什麼呢?」我故意用著大人的口吻回問他。


「因為,有時候我在很晚很晚的時候,寫不出我想寫的東西時,我就覺得很寂寞。」他說。


 


我並沒有糾正他,告訴他那並不是寂寞,那只是一時的思緒塞車。但我在電話這頭,卻驚訝地說不出話來。我只是一直讚美著他,一直讚美著。


 


前些天我拿著之榳要的我的新作去給他,他興奮地拉著我到他的書房去,他想讓我看看他剛完成的幾篇文章。


 


「為什麼你喜歡寫東西呢?」我好奇地問他。


「因為你是我的偶像啊!」他笑著看我,抱著我的腰說。當時,我真想跟他說,你以十三歲的文才,驚動了我三十歲的心靈,你才是我的偶像!


 


後來,我告訴他,我適合當他的哥哥,不適合當他的偶像。他一臉不解的問我為什麼?我說:「因為你的偶像是你自己!」我指著他書櫃裡成疊的獎狀和獎牌說,還有他部落格裡那一大串文章說,「你看,這都是你的優秀!」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ssdora
  • 想看看他寫的文章呢!
    不知道是否方便透露網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