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我剛剛有告訴妳,現在能煮的咖啡並不多嗎?」他回頭看著我問。

   『嗯,記得。』

   「其實是因為我的店還沒開張,開幕日訂在下個禮拜六,現在還是我的前置作業期

   間,所以我並沒有太多的產品可以介紹給妳喝。」他站在吧台裡,手邊忙著拿東拿

   西的,偶爾抬起頭來看著我說,「不過,我這幾天試了幾種不同感覺的咖啡,再加

   進一些調味,我想妳應該會喜歡的,請問小姐貴姓呢?」


   『....嗯...我姓梁。』

   「梁小姐,平常有喝咖啡的習慣嗎?」他開了一爐小火煮著開水,但那爐火其實不

   小,瓦斯被燃燒的轟轟聲非常清楚。

   『偶爾,不過,我喝不多。』

   「那麼,妳能接受黑咖啡嗎?」

   『黑咖啡?』

   「是啊。我剛剛有跟妳說,喝咖啡最好什麼都別加,才叫做喝咖啡啊!」



   什麼都別加?那不是很苦嗎?

   坦白說我沒喝過完全不加糖跟奶精的咖啡,那一小灘黑色的水實在沒什麼魅力誘惑

   我把它喝到肚子裡。在辦公室裡的時候,我也是只泡些花茶或純茶來喝,相較起來

   比較重口味的咖啡,我雖然並不排斥,但也不會常喝。平常在家,偶爾想來杯熱的

   飲品,打開櫃子也只有兩種選擇,不是麥片牛奶就是阿華田,咖啡的話也只有三合

   一的麥斯威爾。



   『嗯,是吧....』我沒有直接表達我的習慣,只是輕聲地附和。

   「所以妳要黑咖啡囉?」他淺挑著眉問著,好像有點高興我被他說服了。

   『........所以你在表示現在你的店裡沒有糖跟奶精囉?』我說。


   他看了我一眼,笑出聲來,「不、不、不,不是的,妳誤會了,梁小姐,我是在介

   紹妳喝黑咖啡,不是在暗示妳我的店裡現在沒糖沒奶精,」他摸了摸頭,「不過,

   妳的反應還真快啊。」

   『不是我的反應快,』我稍稍吐了舌頭,『只是我沒喝過黑咖啡而已,所以....這

   表示你的店裡有糖跟奶精吧。』


   「沒有。」他說。我感覺有好多隻烏鴉從頭上飛過去。

   「看樣子,我得再一次跟妳說抱歉了,因為現在還是前置作業時間,所以我還在聯

   絡廠商比價,很多東西都還沒送來,店裡只有我自己去買的一些咖啡豆,還有幾顆

   蘋果。如果妳真的不想試試黑咖啡,我切蘋果請妳吃吧。」

   『那,沒關係,煮了就煮了,我可以喝喝看。』



   這時水已經煮開,他在那已經煮開的水上插上一個玻璃杯,那杯子長得很奇特,上

   粗下細,粗的部份很胖,大概比細的部份胖了五到六倍。粗的部份放了已經磨好的

   咖啡粉,細的部份像根管子,用來聯接下方盛著開水的圓形玻璃壺。


   當細管子插上圓形壺的時候,約莫過了兩三秒鐘,下方的水開始順著細管子往上流

   ,在上方胖杯子裡的咖啡粉開始被頂上去,然後他拿了一根像槳一樣的東西,在胖

   杯子裡前後旋轉著。



   『我有幾個好奇的問題想請問你。』

   「請說唄。」

   『這是什麼杯?』我指著他正在使用的東西。

   「這不是什麼杯,這是虹吸壺。」

   『虹吸?哪個虹?哪個吸?』

   「彩虹的虹,吸管的吸。日本人管它叫做賽風。」

   『賽風?賽車的賽,風車的風?』我開始對這些名詞感興趣。



   「其實那是翻譯名,英文是Syphon,這不一定要仔細地斟酌用什麼字才正確,不過

   ,妳說得也沒錯,確實是賽車的賽,風車的風。」

   『為什麼要叫做虹吸呢?』我繼續問著,這時整間咖啡館已經瀰漫著濃濃的咖啡香

   。

   「妳想知道?」他拿著那根像槳的東西在咖啡裡翻攪著。

   『嗯。』我點頭。

   「很好,我也不知道。」


   剛剛那群烏鴉又飛回來了。



   「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取名虹吸,取名的人早就已經做古了,而且虹吸

   其實不是這種壺的真正名字,虹吸是一種化學現象的名字。因為這個現象才發明這

   個煮法,所以這壺才會被順便叫做虹吸壺。」他一邊說,一邊把已經煮好的咖啡慢

   慢地倒進杯子裡。


   『那這煮法是誰發明的?』

   「大概是在一百六十多年前,英國人從化學實驗用的試管中發現了這種方法。」

   『那你知道原理嗎?』

   「梁小姐,妳在考我嗎?」他的表情有些無奈。



   『我只是好奇嘛。對了,還沒請問你貴姓大名?』

   「我姓關,叫做閔綠。我的名字有點怪吧。」

   『是還蠻怪的。』

   「妳怎麼沒有問我哪個閔,哪個綠?」

   『你不打算說嗎?我以為你自己會說。』

   這時他端著兩個裝滿了咖啡的杯子,從吧台裡走了出來,滿室的咖啡香依然瀰漫。



   「閔是一個門,裡面一個文的閔,綠是綠色的綠。」

   『喔?你支持民進黨?』


   那群烏鴉又回來了,只是這次是被我叫回來的。


   「梁小姐,妳冷了。」他放下杯子,移動了其中一杯到我面前。然後拉了一張椅子

   ,坐到我的對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要繼續虹吸的話題嗎?」

   『好啊!我還沒聽完呢!剛剛我的問題是你知道虹吸的原理嗎?』

   「它的原理是因為壓力不同造成液體流動的現象。當兩端高度不同,水面較高的一

   端水會自動流向水面較低的水瓶,這種現象叫虹吸現象。剛剛我在虹吸壺的下方裝

   了水,而上方沒有水,經過加熱產生壓力差,下方的水就會開始往上面跑,然後才

   能把咖啡粉煮成咖啡。」


   我聽完,腦筋有點轉不過來,『我不是很了解耶。』我說。

   他看了看我,再回頭看了看虹吸壺,然後端起他的咖啡,「反正,」他喝了一口咖

   啡之後說,「水就是會跑上來,咖啡就是會煮好。」


   『好吧,只能這樣囉。你就算再怎麼解釋,我可能還是不會懂。』

   「黑咖啡要趁熱喝,先喝喝看吧。」他指著我眼前的這杯咖啡。



   在我把視線放到那灘黑水之前,我注意到了杯子和杯盤。

   杯盤上面有一片樹葉,但不是真的樹葉。那片樹葉是紫色的,但好像拋了些金色的

   亮粉在上面,再仔細一看,那樹葉像是被織進盤子的一樣,一條條細細的線交叉結

   織成一片樹葉,那些線上面有著一片片非常非常細小的金色亮片。


   再看了看杯子,杯子上面則是一朵白花,感覺一樣像是被織進去的。把杯子稍微旋

   轉一下,那朵白花的莖部就會跟杯子上的葉子連結。


   「那是我非常喜歡的杯子之一。」他說。

   『好漂亮啊!』

   「也好貴啊!」

   『這一個多少錢呢?』我好奇的問。

   「妳先喝口咖啡吧。」他微笑著,「但是請小心,因為咖啡有油,在咖啡的最上面

   會包一層非常薄的油脂,那會蓋住大部份的熱煙,所以妳看起來那咖啡像是不太會

   冒煙,感覺沒那麼燙,其實是非常燙的。」


   我非常小心地喝了一口咖啡,苦感立刻就在嘴裡蔓延開來。


   『好苦啊。』我吐了吐舌頭,皺著臉皮說

   「妳的喝法不太正確。」他笑了一笑。

   『還有喝法?』

   「那當然,這是虹吸式咖啡的特色。」

   『那你倒是說說看,虹吸式咖啡是什麼喝法?』

   「下一集再說吧,這一集的篇幅夠多了。」他說完,又喝了一口咖啡。

   『什....什麼...你說什麼下一集?』我一頭霧水的。














   - 待續 -













                         * 六弄咖啡館,有個怪老闆。*
創作者介紹

吳子雲的橙色九月

hiya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虹吸是物理現象吧?
  • Zhang Yu Jie
  • 哈 等下一集在說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